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父親並不是個天生斷掌之人,但在他壯年之時,卻有了斷掌紋。這之中的由來,有個讓我敬佩不已的故事。

 

如同大多數老一輩深受日本文化影響的台灣男人,我的父親也是個感情深藏不露外表嚴肅讓孩子見了便敬畏害怕的爸爸。他,很愛他的孩子們,但又對孩子們說不出好聽的溫柔話。他,很愛他的妻子,卻也從未送過花給她。在他的觀念裡,一個男人對家庭的責任,便是努力賺錢,供給家人們安穩的生活。說溫柔話,送花朵,任何一切感情外露之舉,並不包括在內。

 

他認為,身為男人,便應該剛強。我以為,我的父親,不懂得表達愛意。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在自己生長的國家裡卻無法享有任何權利,妳知道這是件多麼令人難受的事情嗎?』一位認識多年的朋友沉重地對我說道。

 

朋友訴道的,並非是她自身的問題,而是她的巴勒斯坦裔老公的問題。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寫部落格,可以很輕鬆,可以很隨意,也可以是很無聊或是很認真,全憑寫的那個人對於書寫部落格所抱持的心態。

 

心態上的不同,讓書寫人也分成了好幾種不同的類型。有人是日日新又日新派的,天天更新部落格,時時都有話題可說可寫。有人是有空才寫派,白天老闆操,晚上小孩鬧,因此難得有空才張貼一篇新文章出來。有人是『定時定量』派,無論繁忙閒暇,無論春夏秋冬,無論阿扁小馬,他就是固定時間固定貼文,風雨不變。更也有許多人,同我一般,屬於『逍遙海太郎』派,有時遠洋捕魚久久回家一次,有時近海打撈當天來回,部落格的發文量與發文時間總是很隨性的。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媽咪,我的鼻子流血了……』今晨,在沉沉睡夢中我忽被搖醒,吃力地張開睡眼後看到小兒子站在我的床沿邊掩著鼻子對我說道。

『哦……好,媽咪幫你看看……』我亮起床頭燈,抽了幾張衛生紙,一張捲圓起塞進小兒子的鼻孔裡止血,另幾張拿了幫他擦拭去沾在手上的溼黏鼻血。床頭櫃上的鬧鐘指在四點三十七分。清晨四點三十七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月一日在澳洲發生一起駭人新聞,一名七歲大的小男孩在晚間時分偷爬進入一所當地的動物園內,他拿石頭砸死幾隻蜥蝪並將屍體餵食給鱷魚,除此之外,還另將幾隻蜥蝪與一隻烏龜活生生地丟給鱷魚吃。這一段三十分鐘的過程,全被動物園的監視器給拍了下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不知道別人家的小孩是否也同我家那兩個兒子一般。

 

老二馬克常仗著他是么子的地位,做盡所有嘴甜撒嬌的行為,硬是處處要與哥哥一比高下,看誰在爸媽面前比較吃香。

 

他現在最常說的口頭禪是我比哥哥可愛,對不對?』或是『我比哥哥還棒,對不對?』這些話裡的含意並非問答句,而是肯定句。之所以是肯定句,也是因為他仗著自己是么子,暗咐大家都理應當比較疼他的自負想法。

 

老大豆豆已經十歲大了,對於弟弟的行為是見怪不怪,對他的挑釁舉動更是不削一顧,因為他深知爸媽對他們兩兄弟的愛是同等的多。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妳老是寫些生活化的事情……』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常看我的部落格,有天對我建議說道,『……依妳的人生經歷、工作經驗,為什麼不寫些專業化的東西出來?』

 

這位朋友並不是唯一一個如此向我建議過的人,我身邊許多友人家人都曾對我提及並建議我寫工作上的經驗。他們認為,身為華裔女性的我,曾在這充滿種族歧視且沙文主義當道的沙漠裡掙得一席之地,實為難得,若我能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寫出經驗談,應當是能提供其他女性一些成功的借鏡。

 

對於這樣的建議,我總是一概回答:『好漢不提當年勇,我已離開職場兩年了,這專業上的東西,就讓還坐在位子上的人來寫吧。』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