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離開台灣的前兩天,原本攤放在主臥室裡的佩如的行李,已是收拾妥當並合起豎直。佩如除了裝滿一箱子的衣物,她的一顆心也是裝載滿滿的,對新生命到來的期盼喜悅,對丈夫孩子家人們的擔憂掛念。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幾天後,佩如的父母親到達台北。叮咚叮咚的門鈴聲響起,客廳裡傳來詠承與婷婷嘴喊『阿公阿嬤──』以及婆婆語道『親家,好久不見了。』的問候聲音。佩如正在廚房裡洗菜洗到一半,將溼答答的雙手往圍裙上來回抹擦乾後走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Feb 20 Fri 2009 12:00
  • 初戀

有人說,真愛一個人時,他的好,他的壞,全都毫無保留的接受並包容。

 

我同意。我的初戀對象,便是這樣愛著我的。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午餐後回到公司,佩如看見查爾斯的辦公室門仍敞開著,似乎是尚未回來。這過去幾年來跟著查爾斯工作,佩如已摸透他的習性,只要查爾斯在辦公室裡的話,那末,門便會是緊閉著。反之,查爾斯若外出,他喜歡將辦公室的門給敞開著。佩如趁著這五分鐘查爾斯不在的空檔,從手提包裡拿出手機撥打給建文。

 

建文接起電話後得知接案成功這一消息,高興得哈哈哈笑著,直說一定會請蓉兒吃頓飯,好好答謝她一番。與建文講完電話後,佩如的手機隨即鈴響了起來,彷彿來電者已撥打多次,好不容易抓住了空檔,終於電話能打通。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沙漠裡的書店買不到中文書,而若上網訂購的話,郵運費又貴得驚人,於是,我只在暑假返台時才買中文書。回到台灣的期間,我著魔似地購買中文書籍的模樣,像是長年飢腸轆轆的荒民猛然間被放到五星級大飯店的自助餐吧台前,如餓死鬼般地瘋狂進食。左手拿叉燒,右手拾蛋糕,嘴裡還咬著個大肉包,就怕自己不好好把握這一年一次的饗宴,再來的話,還得等到隔年。

 

短短六個禮拜在台期間,我常透支旅費燒破荷包在買書。一共買了幾本書?大家可以自行想像。這疊成小山般的書籍本子,最後全會被我打包進一只只的紙箱,走海陸運寄往沙漠。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 Feb 06 Fri 2009 20:00
  • 虧欠

 

機緣之故,很久前,我在網路部落格上,讀到過一篇感人的親情文章。文章裡附有幾張照片,內容記述著一位不諳英文的老媽媽,為了替遠嫁國外的女兒做月子,於是她帶著女兒幫她寫的中外語對照的紙抄,大老遠地,三十幾個小時地,坐飛機,轉飛機,往異鄉飛去。  

 

讀著那篇文章時,我不禁回想起自身相似的經驗,而這經驗是我心底處裡最深最重的虧欠。一個任性的孩子,對自己母親的深深虧欠。讀完了那篇文章後,我難過了很久,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我心頭突湧上的深沉感觸。直到現在,告解般地,我才開始下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今年十二月的台北異常寒冷,數道寒流接二連三地來襲又盤踞久久不離,這一整個城市彷彿已變為冷冽徹骨的北極冰窖。路上的人們把自己緊裹在一層又一層的厚重布料裡頭,卻又還冷得縮抖著,看起來像是一顆顆凍冬中走跳的圓渾毛線球。一早上班尖峰時刻,佩如走在急匆匆的來往路人之中,孕婦樣全藏住在臃腫保暖的外衣底下,絲毫未顯露。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沒有離家過的人,不會懂得思鄉的酸苦。這種酸苦以不著痕跡的蠶食方式,日裡夜裡一毫一釐地吞噬人,等到一身的骨肉精血皆被鄉愁蟲分分寸寸啃食完後,只剩下單薄透光的皮囊與皮囊內微弱跳動的心臟,如無依無靠的遺世鬼魅般,在異風異雨的異鄉裡飄零著。幾經久久時日後,新的血肉如煙縷般從心裡一絲一縷地冒出,交纏黏附成型,漸漸地有了五臟六腑,空洞的皮囊內血液開始重新流動,鬼魅才得回復些許人樣。但,人模人樣的這當頭,鄉愁蟲又會再來,再噬盡所有新長出的骨肉精血。人,又成了鬼魅。

 

這樣的折磨,永不停息地,一遍又一遍地重覆著。

 

終生無法返家的遊子,終生便受著這無窮盡的折磨。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