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記不記得,以前的妳是不婚的,只打算領養許多個小孩,湊成一個聯合國大家庭?看看現在的妳,不但結了婚,而且還有了自己的孩子。」高中三年整、早晨朝會排站在我身側的老同學,多年後對我說道。在我都忘了自己曾有過領養小孩這念頭的多年之後。

 

這位老同學,我很多年沒見過面了。我的拿手菜之一《馬鈴薯沙拉》,是二十年前,她到我家過夜時,拎了一袋食材,教我做的。現在,這位老同學落腳在南半球。她並不知道,每次我做馬鈴薯沙拉時,都會想到她,想到那一夜在廚房裡半做菜半嘻鬧的兩個小女生。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溫柔和善之於我,有如巴掌瓜子臉之於我,全都是自小學後就沒再見過的東西。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懷疑自己是否曾經溫柔和善過。

 

有日,我家父親大人突然對我說道,說是我雖然跟阿嬤個性很像,但有幸地(沒錯,我老爸就是用這個字眼)我身上也流有外婆溫柔的血統,因而才不至於成為剛硬阿嬤的百分百翻版。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沙非,妳怎麼如此見外呢?連郵寄地址都不肯給人,只給個郵政信箱而已?」搬住到沙漠裡後,朋友們時常這麼向我抱怨。

沙漠裡沒有郵差到府送信的服務,這兒的居民都是在郵局裡租個信箱來收領信件的。無論我解釋多少次這個郵政怪象給朋友聽,他們還是以帶著狐疑的表情,來懷疑我是否故意不給住家地址的。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