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北國之春(小說創作)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多數的人們的人生發展大致上是差不多的。從二十歲出頭進入社會工作,辛辛苦苦捉襟見肘地東賺一點、西存一些,總是要等到了四十歲中年以後,經濟收入才能漸漸寬裕,有些盈餘。

 

人生中年以後的金錢盈餘,可以用來購買生活上的奢侈品,可以用來供小孩出國唸書,可以用來換更更寬敞舒適的居住空間。金錢上的盈餘,讓中年後的人生有了許多的可以。

 

不過,人生中年後的男女之間的精神關係卻反而變得制式化,沒有多大的驚喜可言,不似中年後的物質生活,有那麼多的可能性與變化性。

 

結婚十四年後的佩如與建文也不例外,逐漸在經濟上日趨寬裕的他們,婚姻生活可說是溫馨美滿卻也平淡無奇。唯一的意外,是佩如在這個時候懷了第三胎。中年再得子,為佩如與建文的平穩婚姻帶來了一記大偏幅的變化球,兩夫妻半憂半喜地接受。而為了這個新生兒的未來,他們決定將金錢上的盈餘拿來用做佩如去北國待產的費用。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離開台灣的前兩天,原本攤放在主臥室裡的佩如的行李,已是收拾妥當並合起豎直。佩如除了裝滿一箱子的衣物,她的一顆心也是裝載滿滿的,對新生命到來的期盼喜悅,對丈夫孩子家人們的擔憂掛念。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幾天後,佩如的父母親到達台北。叮咚叮咚的門鈴聲響起,客廳裡傳來詠承與婷婷嘴喊『阿公阿嬤──』以及婆婆語道『親家,好久不見了。』的問候聲音。佩如正在廚房裡洗菜洗到一半,將溼答答的雙手往圍裙上來回抹擦乾後走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午餐後回到公司,佩如看見查爾斯的辦公室門仍敞開著,似乎是尚未回來。這過去幾年來跟著查爾斯工作,佩如已摸透他的習性,只要查爾斯在辦公室裡的話,那末,門便會是緊閉著。反之,查爾斯若外出,他喜歡將辦公室的門給敞開著。佩如趁著這五分鐘查爾斯不在的空檔,從手提包裡拿出手機撥打給建文。

 

建文接起電話後得知接案成功這一消息,高興得哈哈哈笑著,直說一定會請蓉兒吃頓飯,好好答謝她一番。與建文講完電話後,佩如的手機隨即鈴響了起來,彷彿來電者已撥打多次,好不容易抓住了空檔,終於電話能打通。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十二月的台北異常寒冷,數道寒流接二連三地來襲又盤踞久久不離,這一整個城市彷彿已變為冷冽徹骨的北極冰窖。路上的人們把自己緊裹在一層又一層的厚重布料裡頭,卻又還冷得縮抖著,看起來像是一顆顆凍冬中走跳的圓渾毛線球。一早上班尖峰時刻,佩如走在急匆匆的來往路人之中,孕婦樣全藏住在臃腫保暖的外衣底下,絲毫未顯露。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沒有離家過的人,不會懂得思鄉的酸苦。這種酸苦以不著痕跡的蠶食方式,日裡夜裡一毫一釐地吞噬人,等到一身的骨肉精血皆被鄉愁蟲分分寸寸啃食完後,只剩下單薄透光的皮囊與皮囊內微弱跳動的心臟,如無依無靠的遺世鬼魅般,在異風異雨的異鄉裡飄零著。幾經久久時日後,新的血肉如煙縷般從心裡一絲一縷地冒出,交纏黏附成型,漸漸地有了五臟六腑,空洞的皮囊內血液開始重新流動,鬼魅才得回復些許人樣。但,人模人樣的這當頭,鄉愁蟲又會再來,再噬盡所有新長出的骨肉精血。人,又成了鬼魅。

 

這樣的折磨,永不停息地,一遍又一遍地重覆著。

 

終生無法返家的遊子,終生便受著這無窮盡的折磨。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台北市內的一條小巷裡靜靜地座落著一家義大利餐廳,門口綠意庭園的設計,與餐廳內明亮雅緻的桌椅,彷彿將都市裡的囂鬧煩雜全都隔離了開,留置在外頭。這家歐陸小館特有的藝文走風,乾淨霧光的大片落地玻璃窗,開放式的廚房使店裡瀰漫著濃濃的烹飪香草味,讓人在踏入時,心也跟著放鬆、寧靜了下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出國生產一事,佩如最後選擇讓步,同意了建文的提議。佩如心想,畢竟她做了留下這個孩子的決定,建文也是對她妥協,而且對待懷孕中的佩如比以往更加呵護。只是,只曾短期出國觀光旅遊過的佩如,從未留滯過國外那麼長一段時間,一想到自己將單獨待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外達三個月,她的心裡總感到一股莫名的哀哀寂寞與放不下心。 

 

『媽咪,妳真的要去外國生妹妹嗎?』晚上洗完澡後,佩如在房間裡幫婷婷梳頭髮時,婷婷問道。

『嗯。』

『妳要去很久很久嗎?』

……媽咪要去三個月,等妳跟哥哥下學期開課後,媽咪就會回來了……』

『哦,好久喔……媽咪,我會很想妳的。』

『媽咪也會很想婷婷的……』佩如把婷婷擁入懷中嘆息道,『我不在家的時候,妳跟哥哥要聽阿嬤還有爸爸的話,功課也要做,要乖乖的喔,別讓媽咪擔心。』

『嗯,好。』

 

佩如看著眼前的女兒,唸小學五年級的婷婷越來越懂事了,長像也出落得越來越像佩如。兩母女同樣有個圓圓的小鼻子與一雙溫柔含笑的大眼睛,只不過婷婷烏黑發亮的髮色跟建文比較像,不似佩如這般帶點褐、被人從小暱稱黃毛鴨頭的髮色。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下班回家後,建文在餐桌上又提起出國生產這事。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出國生產的好處,又猛提他公司王經理老婆也出國生產的實例,似乎是他已下了決定要這個新生命在異鄉裡出生。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月底的台北,天氣宜爽了起來,夏日的潮溼炎熱漸漸消去,家家戶戶陽台上的空調機也不再轟轟做響。秋天的台北,是最美的。傍晚氣溫清涼時,都市裡的人們,似乎也放慢了些腳步,悠閒地走在紅澄澄的彩霞之下。

 

孕程進入第六個月的佩如,肚子儼然可見攏起的幅度,只是四肢仍消瘦的她,看起來比較像是個中圍微微發福的女人,而不像是個孕婦。平日常穿的裙褲已穿不下了,佩如買了幾件腰頭帶有鬆緊帶設計的長褲來替代,孕婦裝對她來說還是太大件了。 

 

好不容易熬過懷孕初期的不適,如今已是懷孕中期的佩如不再孕吐或胃口不佳,蒼白的臉頰終於有了粉嫩的顏色,臉上也常隱隱帶著一抹溫柔的笑意,建文說她看起來像是帶著神秘微笑的蒙娜麗沙。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超音波檢查完後,李醫師與佩如回到診療室。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晚,等到建文下班回家後,兩夫妻一同向家人宣佈了這個好消息。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隔天早上,佩如買了驗孕劑測試。躲在公司廁所裡,佩如打開銀色錫箔真空包裝,幾分鐘後,白色扁平四方型的驗孕劑上,明顯地出現兩條藍色線,一抹苦笑爬上佩如的嘴角。收好驗孕劑,她走出廁所,回到自己的桌前。

 

接下來的一整天,佩如在懊惱中心神不寧地反覆琢磨著。過去十年來,佩如生完詠承和婷婷後,也曾再意外懷孕過兩次,但她與建文皆認為『兩個孩子恰恰好』,因此便中止了孕程。彷彿是『有一便有二,無三不成禮』的詛咒,這一次是佩如第三次的意外懷孕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寒冬過後,春天真的會來嗎?

 

打碎的心,該用什麼方式拾起黏回?

 

未嚐過『心碎』的人,總能輕鬆說出理智的大話,

而深嚐『心碎』後的人,卻寧願選擇沉默不語。

 

春天,真的會來嗎?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