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首先跑到了左翼機尾,很成功地把機門打開,可想而之,接著下一個景象應是逃生滑梯順利打開,乘客們一一迅速地從逃生滑梯撤離飛機。咦?怎麼滑梯打不開呢?那試試飛機中間的逃生門吧。哎呦──逃生滑梯也是壞掉的!嗯……沒關係,我坐前排,只要前排的逃生滑梯能打開,讓我搶頭標出去就好了。呵呵……誰叫我是孕婦,理應有所禮遇的啊!

 

結果居然連前排的逃生滑梯也是卡住打不開的!這…………你們這家航空公司平常是沒做飛機保養測試的嗎?在這人命關天的時候給我出鎚,我肚子裡的小孩,可是很想出生,開開眼界,不想那麼快又回閻王育幼院啊!

 

就在所有旅客的咒罵聲中,機長告知大家此機場並未配備符合此機型的大型登機梯,所以無法以正常管道疏散旅客。望著仍在燃燒的引擎,那把火可真是燒在大夥兒的屁股上啊,坐也不是,站也還真是走道上也擠滿了人。Jump!跳下去,跌斷腿總比燒死在飛機裡好!,不知是哪個激動的乘客突然冒出這句話蠱動人心,而群眾裡竟也有人回應,JumpJumpJump便如春風裡盛開的花朵,機頭機尾到處綻放。 

 

跳下去?開玩笑,雖說高度不至跌死人,但也有一兩層樓高呀!我可是身懷六甲,這一跳,若活了命,肚裡的小孩大慨也不保了。就在我考慮是否拋棄理智,加入周遭群起的跳機蠢動時,機長傳來了撫平人心的廣播:各位旅客,機場已找到一個建築用鐵梯,並焊接成我們所需要的高度,請大家遵守次序,迅速從機頭逃生門下機。

 

這真是太好了!我馬上提起那重如巨石,塞滿東西的隨身旅行包,擠進人群中等著下機逃難。請大家在雙腳著地時,以最快速度往機場大廳方向跑去。空服員站在飛機機門口大聲地吼著。終於輪到我要下機時,咦?眼前看不到任何梯子的影子,低頭一望,原來鐵梯是架在機身上,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得九十度攀爬下機。急於逃離現場的我顧不得女人應有的端莊,像隻大肚猴般地,一手勾著手提包,另一手扛著旅行包,在踩著他人之頭與手,而自己的頭跟手也被隨後下機的旅客踐踩之下,終於雙腳著地,下機成功。 

 

接下來,我很本能地以自認破奧運百米速度,往遠方機場大廳方向跑去其實根本不知道大廳在哪裡,我只是傻傻地跟著人群奔跑罷了。跑著跑著,一個接著一個旅客超越過我,越跑越遠。當我回頭望去時,只見飛機引擎的火已被撲滅,黑煙縷縷衝天,外加幾個跑不快的老阿婆跟在我後頭慢跑逃命。

 

強忍住心中與飛機機艙裡仍裝著從台灣帶回來的貢丸的離別之痛,數分鐘後,我也緩緩抵達機場大廳,展開為期兩天兩夜,護照被強制沒收,由航空公司免費招待的印度中部小城之旅……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41期2007年7月號 by 沙非》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