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為何,當我糾正訓導自己的孩子時,我常猛然地憶起兒時事。

 

打從小,我一直是很天真。這份天真中也隱隱帶著一絲敏感。因為敏感,當我被大人長輩責罵時,我雖難過或沮喪,但我也能自省。長久自省下的結果,依據孩童天真的腦瓜子分析,我總認為等我長大後,我將會完美,我將會『無所不知』,我將『不再犯錯』。

 

成年人在孩童時的我的想像中,該是『完人』,因為他們吃過的鹽巴比我多,他們走過橋比我走過的路多,他們總能老神在在的指出我的錯誤,並自信滿滿的給予建議。幼年的我,景仰崇拜著成年人。

 

現在,我已是成年人,吃過很多鹽巴,倫敦橋也走過幾回,但我依然重重複複地犯著愚蠢的錯誤,那些在我小時便被指出糾正的錯誤。不過,成年後的我也學會擺出『我鹽巴吃得比你多』的姿態來教導我的下一代,即便低鹽低鈉的二十一世紀研究證明,鹽份攝取過量,有害健康。

 

我像機關槍似的連連舉證,把道理說得滿嘴是泡,從孩子們望著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似曾相識的『景仰與崇拜』。霎那間,心虛』像條波濤洶湧的大河,一下子便沖垮了我用鹽巴和倫敦橋築起的成年人城堡,我無法再像以前那麼自以為是地,理所當然地,教訓自己的孩子。

 

『生氣時,先冷靜下來,不要莽撞地亂發怒火。』我這麼對小孩說。同一天裡,我因為老公的一句無心話,對他發飆了許久。

『對人說話,不要傷人的心。』我這麼對小孩說。同一天裡,我與好友聊天時,卻嘲笑她曾愚蠢地相信前男友的謊言。她被我的話語給傷害了。我知道。因為她沉默了下來。

 

一天之中,我便犯了兩項錯誤,兩項我對自己孩子耳提面命做人處事該避免的錯誤。心虛地,我做為一個成年人。

 

許多成年人挑剔著自己的上司,如同我們學生時代厭惡著自己的班導。成年人聚成一個個小圈圈團體,排斥著非圈內的其他人;我記得唸小學時,自己也曾開口制止好友阿惠跟討人厭的小美來往做朋友。年少時候,好友間流行交換日記,或是在畢業紀念冊上互相簽名留言;長大後,我們在部落格上寫日記分享心情,在彼此的格子裡留言回應。

 

小時候,長輩們告訴我們愛吃糖不刷牙的後果,便是蛀牙滿口,可是我們無法不愛吃糖,也老是忘記去刷牙。長大後,專家們提醒常吃消夜的後果,便是肥肉叢生體重上升,可是吃大腸麵線的囌!囌!聲依舊出現在半夜上網時,減肥也總是屬於明天再來做的事。

 

身為成年人,我們持續地做著與兒時相似的事情,操著相似的行為,犯著相似的錯誤,做著相似的白日夢。

 

說穿了,成年人,其實只不過是一群身體外觀長大的小孩子罷了。鹽巴,最好還是別吃太多,而過橋的數量,誰比得過威尼斯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