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鎮上長大有許多好處,除了環境單純,街頭巷尾全是彼此認識的人外,周遭鄰居或同學的家境都與自己相差無幾,頂多是我家比他家多顆木瓜樹,而他家比我家多了輛腳踏車。

 

記憶中最好玩的新鮮事是,國中時的一位同學家中裝了個有保溫功能的日本馬桶座椅。一到寒冷的冬天,我們都愛央求著到她家玩,然後藉故頻上廁所,享受那暖由屁升的幸福感覺。

 

我很無憂無慮地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走路五分鐘去上學,同學們也大多住在我家附近,連火車站或菜市場都是步行十分鐘內便可到達。如果我沒出國唸書的話,這輩子大抵會是這樣悠閒單純的過一生。

 

但幾年後,我離開小鎮到倫敦去了。剛開始的頭一年也還好,畢竟我仍在適應中,第二年過半時我轉入另一所大學,而這所大學簡直就是奢華的集中營。想當然爾,我是開了另一種眼界,宛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左看右看,不是貴人便是富人。總之,與我先前認知的世界,差了有天南地北之距。

 

身為在一群大鯨魚中游走的小蝦米,能親身體驗到人生而不平。有時我也會因此而感到迷惘或自慚不如,但幸運的是我很快便能從這樣的負面情緒中脫身。因為反正不管他家多有錢米缸多大,人嘛,多吃少吃不也就是在那幾碗飯之間。過了一天,也是前門進後門出,想留住,還會造成身體不解之苦呢!

 

可是很奇怪的是,我偶而會遇到想拉我一把的富裕女友,看我是個可造之才,便想讓我踏入豪門與她做伴。

 

『沙非,我表哥來這兒玩,妳等等來我家時,我介紹給你們認識。』在我剛要出門到這位女友家時,她突然打來電話。

 

到了她住的地方,才剛進門沒多久,我就看到一個男孩子故做瀟灑頹廢樣的倚在客廳門欄邊,我心想這大慨是女友的表哥吧。看他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跟我們學校裡大多數的男孩子真沒啥不同。本想踹他一腳,叫他做人要站有站相,但看他個頭比我還小,深怕若是踹了那一腳,他不曉得會飛到哪,我便也做罷。

 

『等一下我們要出去吃飯,妳跟我們一起來吧。』女友熱心的說著,邊把我介紹給她表哥。

 

吃飯?我看著女友賊賊的笑意,又想到她最近才幫另一位女同學做媒,拉線給她自己的好友做女朋友。看著她那屌啷噹樣的表哥,我突然了解女友的意思。

 

『ㄜ……不行喔,我還有報告沒寫完,你們自己去吃吧,改天好了。』我隨便找個藉口推卸,話聊沒兩句,咖啡也沒喝完,我就落跑了。

 

回家後,我想到剛剛的事情,忍不住打了個囉嗦。對方如果基於優生學想要找位高個頭的女孩來交往,那他大可去狗仔周刊上宣傳,我想會有女孩樂意脫去高跟鞋,飛上枝頭做鳳凰的。我很愛我的三吋高跟鞋,也喜歡堂堂正正、落落大方的男孩子,一點兒也沒想要嫁給這種『屌樣』的人。

 

可這女友想我大慨是沒見過世面的人,所以一時嚇壞了,心存大人不記小人過的心態,沒多久她又想提攜我了。

 

『沙非,我有幾個朋友晚上要去唱歌,妳也一起來吧。』

腦容量有點小的我早已忘了先前的教訓,好奇的問道:『是什麼朋友?』

『我以前就認識的兩位朋友,「郝友潛」和「曾有前」。』女友在電話一頭隨意說著。

我一聽到對方的姓氏,心裡乍然記起他們是何許人家的小孩與放浪形骸的風評,我著實不想沾惹這類人物,更不想做他們的伴唱小姐,於是再度婉拒。

 

這回女友生氣了,掛斷我電話前冷冷的說:『叫妳來是看得起妳,妳不要人家賞臉還不給臉!』 

 

我遇過少數一些坐擁祖宗江山卻謙虛上進、令人讚賞的非凡人,但更常遇到口含銀湯匙出生、不知人間疾苦之混沌人。我堅決不對這樣的人攀龍附鳳、自貶身價;更不願意為了一時的物質享受,嫁給一個不成材的紈絝子弟。但這些混沌人只因自家前人創下的豐功偉業,便狂妄地認為能與他們認識或交往是我的榮幸,真是傲慢不已。

 

我雖非大宅大院出身的子弟,但我父母親也是一輩子踏實工作之人,從小教導我做人處事的道理,怎麼樣我都是個認真過活、身家清白的好女孩。對於那些自身無大本事,但卻因富而驕縱之人,《認識我是你的榮幸》這句話該由我來說。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44200710月號 by 沙非》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