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喜歡上另一個人時,會出現什麼樣的行為舉動呢?當你喜歡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你會如何反應呢?

 

有人會心跳加速言語混亂,無法保持平時一般的待人態度。有人會口氣不佳態度冷漠,事後又猛拉扯頭髮斥罵自己的裝酷樣。我,則是會傻傻一直盯著對方看,然後吐出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句話。有時是好話,有時是無意義的話,更多時候,是蠢話。

 

不只是對喜歡暗戀之人,我會傻傻地盯著對方,任何我感到好奇的人事物,我的反應皆是傻傻直盯著看,像似狗兒貓兒瞧見好奇不解之物時,偏著頭雙眼目不轉睛盯著瞧的模樣。彷彿我的眼眸是台觀察紀錄器,將收到的影象源源不絕地傳回大腦,大腦再將收到的影像分析判論,歸檔在記憶體裡,成為知識檔案。

 

我這傻盯著人的習慣,偶而,也會給我帶來不必要的誤會。

 

高中畢業後,進入大學唸書前,我曾待過倫敦市內的一家語言學校。語言學校裡,大多數的學生進修短期課程,也就是遊學,觀光遊玩體驗國外生活為主,唸書學英文為副。唯有極少數學生跟我一樣是唸一年密集課程,為將來入英國大學在做準備。

 

語言學校的學生來自各個國家,各色人種,各樣文化,各層年齡。一個班上,有十幾歲的青少年,也有八十歲的老阿公老阿婆,大家各自帶著自己母語的腔調在說英語,雞同鴨講之中,吵吵雜雜卻也熱鬧有趣。

 

我進語言學校的時候才十七歲,一個海邊小鎮來的單純女孩,沒見過多少世面,更不懂成人世界裡的錯綜複雜愛情。我只暗戀過,卻沒愛戀過,我以為愛情該是唯美的、專一的,對方該是掛在自己心頭上每分每秒,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溶入我生命裡的每個角落、每個空隙。

 

每隔一個月,我所唸的語言班上便會出現幾位新進遊學生,他們或是停留一個月,或是三個月,然後他們會消失,回到自己的國家去。與遊學生做朋友,雖是短暫友誼交往,但我十分享受其中過程。而且這些遊學生們大多年紀比我長,已步入社會工作,思想成熟度上帶予我益多於弊。 

 

有一回,班上又來了一批新遊學生,他們全是唸三個月的課程,主要國籍為日本、法國與瑞士。我們一群人很快便混熟,常課後聚在一起,整晚在日本人租屋處煮飯開趴踢。這幾位同學裡,我最喜歡的是來自日本的洋子。二十五歲的她,在我眼中,簡直有如仙女下凡,或是童話故事裡的公主步出書頁,活了過來。

 

洋子有著日本社會崇尚的溫柔典雅女人特質,一頭烏黑及腰的長髮,簡單又端莊的彩妝化在白瓷般的肌膚上,嘴角時時拎著淡淡客氣的微笑,高挑修長卻又有起伏曲線的身材。多一分,便太胖,少一分,則太瘦。把日本傳統瓷器古典娃娃,換上現代服飾,洋子便是長那個樣子。

 

我常不自主地傻盯著洋子看,心裡暗咐,造物主在創造女人時,想著的,應該就是像洋子這樣的女人。

 

洋子據說是日本某商社社長的獨生女,她有個派駐在紐約上班的日本精英男友。每個月,洋子會從倫敦飛到紐約去探視男友,停留一周。回來後,她會私下把照片分給日本同學看,並談論紐約之行與男友共享的美妙時光。

 

我會知道,是一位日本同學告訴我的。 

 

只是,班上那時有個瑞士同學也在追洋子。這瑞士同學有著淡金色的短髮,淡藍色的眼珠子,蒼白帶粉紅的膚色,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片『淡』。若把他放到一面白牆前站著,又身穿白衣服,我想我會錯過他的存在。 

 

這位瑞士同學的名字,發音聽起來像『風速蛙』。

 

風速蛙追了洋子一陣子後,居然給他追到,真是大大跌破我的眼鏡。雖然童話故事裡,公主親吻青蛙後,青蛙便變成王子。但現實生活裡,風速蛙還是風速蛙,他並沒有變成王子。洋子坐在他身旁,仍然看起來是公主與青蛙並排坐。

 

奇怪的是,所有的日本同學裡,沒人告訴風速蛙有關洋子的日本精英男友的事,洋子似乎也沒對風速蛙提及。就這樣,洋子周遊於兩個男人之間,其樂融融。 

 

青少年的我,真的很好奇,對成人世界裡的愛情感到好奇,對洋子如何收服人心、讓所有的日本同學為她護航遮掩感到好奇。而我最好奇的是,洋子到底看上風速蛙哪一點了?

 

在我眼中,洋子是個有如童話裡走出來的日本公主,而風速蛙像個泡水過久而發白的尋常男人。我真的是好奇心被撩起了。 

 

但,我腦袋裡一直轉想,洋子的眼光應該沒這麼尋常。或許,風速蛙是塊和氏璧,只有高人才能隱見他那藏在一片淡白外型下的五顏六色。我想,我得好好觀察,以增長見聞。

 

於是,我開始盯起風速蛙來。

 

這一盯,可不得了了。我發現風速蛙除了外型色素淡白之外,個性也是平淡無奇,還會在上課時偷挖鼻孔,然後用手指把鼻屎揉成一小團,彈到牆上去。他根本就是尋常白蛙一隻,跟和氏璧八竿子打不上關係。這一盯,可不得了了。大家都以為我暗戀上風速蛙,連風速蛙都翹起屁股來,自認是化身為迷死人不償命的夢幻王子了。

 

無論我怎麼解釋自己只是因為好奇,才盯著風速蛙看的,大家都還是力勸年幼的我不要愛上心有所屬的成年男人,以免心碎。『等妳長大後,妳將會找到一個愛妳的男人。但現在,妳還只是個孩子,不要遐想過多。』日本同學這樣勸我。

 

我的確是在長大後,找到了一個愛我的男人,也嫁給了他。但……遐想?我對風速蛙唯一的遐想,僅止於我想把這隻白蛙放到一面白牆前去做實驗。

 

直至今日,仍與我保持聯絡的日本同學,老愛取笑我盯著風速蛙目不轉睛瞧著、暗戀他的舊事。『要我說幾百次啊?本姑娘從來沒喜歡過那隻白蛙,只是對他與洋子之間的交往感到好奇罷了!』我解釋的話,朋友也從來沒聽信過。因為,他們從沒遇過跟貓有一樣好奇行為的女人。

 

下次,如果你發現我傻盯著你時,請不要誤會,我不是愛上你了,我只是對你感到好奇。就像狗兒貓兒瞧見好奇不解之物時,會偏著頭雙眼目不轉睛盯著瞧一樣。 

 

 

【沙非的碎碎唸】

我喜歡的男人一直都是帶有深色頭髮綠眼珠子,唉,《尼羅河女兒》漫畫看太多的餘毒,連挑暗戀的對象,也得找個跟曼菲士長得像的男人。今日想來,我會嫁給一個黑髮綠眼的阿拉伯男人,真是冥冥之中已註定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si
  • 浪漫春風

    François 這麼菜市場名也被妳的魔術棒點化成可以變成王子的風速蛙﹐佩服﹐佩服﹗當然嘍﹐這風該是輕拂楊柳的浪漫春風吧。
  • Oh No no no~~~~~~這不是春風,更也不是浪漫春風,比較像是夏天熱浪來襲時的焚風啊......^0^

    saphi 於 2008/03/04 02:42 回覆

  • ohlala
  • Francois~也是我剛認為的哈
    形容的真有趣^^
  • 是的,風速蛙就是François
    嘻嘻,發音真的很像,是吧?^0^

    saphi 於 2008/03/03 19:51 回覆

  • lf
  • that's so funny, what a shame you're not writing anymore :(,you writings are so funny,and touching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