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牽到北京,也還是頭牛』,流行語裡有這麼一句形容人『死性不改』或『冥頑不靈』的話。我猜想,以牛來做譬喻,或許跟牛無論到哪兒,都還是只吃草的習性有關吧。

 

人,多半也是如此。

 

一個人的個性習性大多在成年前便已定型,成年後的經歷只能少少修改或加減地去長補短兒時的根底子。如同牛一般,個性定型後的人,到了任何地方,也是不會再有多大的改變。

 

而未成年未定型時,父母親則是塑造小孩個性雛型的最大影響源。年長一輩的人常勸說:『嫁娶前,多看看打聽對方的父母,因為結婚後,配偶多半會跟他的父母親一方很相像。』

 

那麼,是否跟我的父母之一相似度很高呢? 

 

『唉──小時候的妳多乖巧、多貼心啊……』我母親是這麼說的,『每次帶你們上街,哥哥總是會吵著要買玩具,不買給他,他便上演趴地哭鬧戲。妳呢,則是乖巧的說:「媽媽,現在我還不要買,等我長大了,再買給我。」』

 

『要是早知道妳現在這麼敢花錢買東西,當初妳還小時,物價還便宜時,便買給妳了。』母親補上這一句。

 

一如往常,我母親回答問題的答案,通常是與問題本身毫無關係。她的答案比較像是過漲的河水,無特定方向的四方漫延著。但,既然我的購物哲理遭到誤解,我理應當捍衛解釋一下。 

 

『我買的東西雖然貴了些,可是品質卻好很多。再說,我每樣東西常是一用便用一、二十年……』我極力反駁著,『平均下來,我還是沒亂花錢。』

 

有許多人以省錢心態買了一堆便宜貨,常是沒用到幾天便損壞,損壞後又再去買另一堆便宜貨。惡性循環累積下來,我覺得這才是浪費錢。在經濟能力許可的範圍內,我寧可多花些錢來買優質的產品。『一分錢一分貨』,這俗語當然是有它存在的道理。

 

『妳就愛強辯!我看妳這花錢的習慣跟我們客家人一點都不像,倒像妳爸爸閩南人的習慣。』母親把頭搖得像只波浪花鼓,反對著。

 

身為客家人與閩南人聯姻生下的孩子,我從小便在兩種文化中長大,但心態上 我比較偏頗閩南血統。原因無其,只因我自幼便生長在閩南環境中,母親在家也沒有教我們客家話。長大後,我的客家話程度差得很,不似我說閩南語時般的流利。 

 

每每隨母親回她娘家,外婆家中長輩們多不太會說國語,而我又只會幾句客家話,所以對話間常出現比手劃腳、鴨子聽雷的情形。不過,老一輩的客家人生活上的食衣住行比起閩南人來說,的確是節儉樸實了多。

 

『媽──妳別又把話題扯開,這跟我像爸爸或閩南人有啥關係?』我說。

『當然有關係!妳花錢的習慣不但跟妳爸爸一樣,而且還是妳爸爸一手養成的壞習慣。』母親繼續嘮叨著。

 

在我幼童年齡時,家中的經濟環境並不甚好,為了還債並增加收入,我們三代同堂一大家子在小鎮上開了餐廳。大人們白天上班,晚上在自家餐廳幫忙,連小孩子的我們也是如此,放學下課後跟著大人做事,真可謂之『吾少賤,故多鄙事』。

 

『又來了,什麼吾少賤故多鄙事?比起我小時候窮苦的農家生活來說,妳小時候過的日子可是好太多了!』老愛說自己小時家裡窮到沒鞋穿的母親再度提出異意,『妳爸爸在你們小時候還帶你們三兄妹去大飯店吃過飯呢!』

『不是吃飯,是吃牛肉麵!』我抓住母親的語誤,提出糾正。

 

吾少賤故多鄙事之後,知了鳴了一夏又一夏,到了我唸小學五、六年級時,家中的經濟已大幅改善,父親開始有些餘錢可帶著妻小出遊去。印象中,我最記得父親有時會帶我們上台北,不為其它事,就只是帶著我們去五星級大飯店裡吃碗牛肉麵。

 

『讓你們到台北來,看看大飯店,吃吃飯,不是要你們學會享受,而是要你們看看外面的世界、開開眼界。當你們知道外頭有更大的世界、更好的生活後,你們才會知道為什麼要努力唸書。有一天當你成功時,這一切將會是你所得到的紅利之一。』父親如此說道。

年幼的我不解地私下暗臆:『為什麼成功後的紅利,是我得花比普通麵店貴三倍的價錢來吃碗牛肉麵呢?』

 

踏進飯店的自動門後,涼涼的冷氣迎面吹來,鋪著金色希臘圖紋線條鑲邊的暗紅色地毯的寬敞大廳裡,傳來優雅的音樂聲,周遭來來往往的人多是身穿西裝華服,嘴裡夾雜著一兩句傳說中阿督仔所說的英語。這樣的行頭,這樣的場合,幼年的我的確沒見過。

 

但無論身旁如何貴人富人一堆,音樂如何悅耳高雅,裝潢如何奢華昂貴,我的眼光還是只把焦距調準在自助餐吧臺。那幾張長桌子圍成的大橢圓形覆蓋著粉紅色及地的長桌巾,上頭鮮花擺飾中呈著許許多多我從沒見過的食物,還有幾位帶著雪白高帽子的大廚師現場烹煮。

 

自助餐區的遠端有一小區看來是甜點區,各式雕刻切好的水果拼盤外,另有巧克力蛋糕、泡芙金字塔、豔紅草莓果凍、冰淇淋筒一類的西洋甜點,對於只吃過小美鑽石冰淇淋的我來說,這是外國影集裡才看得到的美食。不過,那個時候,父親的餘錢並不是那麼豐裕,我們只供得起在飯店裡吃碗牛肉麵。想吃五星級飯店裡的自助餐?那是夢裡才有的事。  

 

這會兒,我忽然明瞭成年後的我,為什麼老愛吃大飯店裡的自助餐了。

 

『妳看,妳看,我就說妳跟妳爸爸花錢的樣子一模一樣!』母親抓到證據,急忙驗證她的理論,『而且不只如此,妳連個性都是他的翻版!』

『哪有?我的個性是像阿嬤!』

『妳的個性像阿嬤就是像到妳爸爸,因為他是阿嬤的兒子,也是阿嬤的翻版。你們一家三代全是頑固剛強得令人搖頭!』母親的這番話堵得我無法反嘴。

 

母親說得真是一針見血,阿嬤頑固剛強的個性在父親身上表露無疑,而這一脈『牛性』血統也很肥水不漏外人田的流竄在我的體內。

 

由理可證,不但『牛牽到北京,也還是頭牛』,基本上,『牛生出來的下一代,也會是頭牛』。我阿嬤跟我爸是我們家裡的老牛,我則是那頭小牛。

 

『好吧,關於固執這一點,我承認確是有的。不過,跟爸爸的固執不太一樣,我的固執是改良版的。』想了一會兒後,我說。

『固執還有分改不改良版的?』我媽說。

『當然有!我的固執是依情況而定,要是對方的說法或方法比較好,我會捨去己見,接受對方的意見的。』

『笑死人了,妳有過什麼時候接受過我給妳的意見了?』

『當然有啊!妳說包水餃前,先把肉餡混些水凍起來,這樣水餃包起來煮過後會比較多湯汁,我就照著妳的方法去做啊!』

翻了翻白眼,母親說:『我不是在說這樣的意見!妳自己想想看,妳從小到大每逢遇人生重大決定時,有哪一次聽過或接受過我的意見?』

『因為那是我自己的人生啊,當然以我自己的意見為主。再說,不照著妳的意見去做,並不代表我沒把妳的話聽進耳朵裡去啊!』

『妳若真有聽進去,就會照著媽媽的意見去做決定了!』母親重聲說道。

 

原來,我們家固執的人並不是只有我父親跟我,連我母親也是個固執的人。只是,我父親是以帶有強迫力的威嚴來使人聽從,而我母親是以碎碎唸,不斷的唸,不停的唸,來讓人受不了舉白旗投降屈服。看來,無論是遺傳到父系血統、或是母系血統,我都必然會有如頑石般的固執個性。

 

『唉,妳怎麼就沒半點好的像到我啊……』母親忽然惋歎著,『要是像到我的話,妳就會愛讀書。我小時候可是領校長獎第一名畢業的呦!』

『我有愛讀書啊,像是什麼《飄》啦、《白鯨記》啦、《紅樓夢》啦,這些不全都是妳買給我讀的?』

『妳看妳,又在胡扯了!我是在說讀學校裡的教科書,不是讀課外書!』

『哎呦──其實,我還是有像到妳的地方啦……』我故做懸疑地說。

母親好奇地問:『妳像到我什麼地方了?』

噘笑著,我說:『我老公總是說我嘮叨得像個老太婆似的,整天就愛毫不針對主題地碎碎唸。這一點……應該就是像到妳吧?』

『真是沒大沒小,生妳這女兒就只會開自己媽媽的玩笑。可惜妳老公娶妳前,沒事先打聽清楚妳的本性,現在即便他要退貨,我也不回收了!』母親丟下這句話,狠瞪了我一眼後,起身離開。

 

我牛嗎?鐵定是的,誰叫我是隻百分百的純種牛呢!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ohlala
  • 我也喜歡可以用很久還是有質感的東西

    但是你真的是純種牛~沒錯XDDD
  • 哈哈,我知道我是純種牛的!ohlala也是嗎?

    saphi 於 2008/03/16 19:46 回覆

  • lovejie2005
  • 我是那種"浪費的人"...= =
    不過長大了解了,有省一點了!
  • 小城綾子
  • 哈哈,美麗的沙非純種牛,我同意妳的話,
    買品質好一點的東西,勝過買一堆便宜貨卻用不久就不能用或不想用~^^
  • 哈哈,綾子該不會也是跟我一樣,從買便宜貨裡學到經驗的?^0^

    saphi 於 2008/03/16 19:53 回覆

  • frank2820580
  • 有時候要看你買的是什麼東西啦~~
  • 比如說呢?什麼東西?^^

    saphi 於 2008/03/16 19:52 回覆

  • muffinlo
  • 來握手一下~~~我也是"台客"混血喔!只是跟妳相反,我爸是客家人,從小家裡能省則省,我媽結果也被染上此惡習;不過我從小能花就不省,能省的還是沒省耶!呵呵
  • ”不過我從小能花就不省,能省的還是沒省”

    哈哈哈,被妳這段話給笑爆了!^0^

    P.S.原來妳我都是混”台客幫”的啊!

    saphi 於 2008/03/31 16:30 回覆

  • Timmy3586
  • 讓我思考一下.....

    我好像真的也遺傳了我爸媽,雖然外表上看不出來到底是不是她們生的X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