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性喜低調的人,若是能當個隱形人,不引起他人任何多餘的注意,會是我最鍾意之事。也因此,在我突然如此紅燙燙的時候,眾人的眼光精準準地落在我身上,實在讓我很想穿上連身衣帽服把自己整個包起來,再戴上一附寬版粗框墨鏡,半點肌膚面容也不讓人給看到。

 

只可惜,沙漠現在的氣候已是熱到不容許我把自己當粽子包起來,我只好硬著頭皮穿短T出門,走在街上被人盯著瞧。 

 

兩天前,我還不紅的。

 

兩天後,『妳好紅喔!』每個看到我的朋友都訝嘆著,他們全沒見過我紅過,更訝異於我居然只花一天的時間便紅到如此驚人的地步。『我也不是故意的,哪知道會一不小心就紅了……』我怯怯地越說越小聲,知道自己成了眾人眼中的異象。

 

『妳為什麼會紅成這樣?』這個問題在過去的兩天以來,被問了無數次。

 

我,不但是個性喜低調的人,更也熱衷支持循序漸進的人生法則,相信並堅持無論哪件事,最好都先從底層打好基礎做起。尤其是渡過青少狂妄的年紀、爆紅慘痛的經驗之後,我的個性變得沉穩踏實,對於『人紅』背後隨之而來的麻煩深知其擾,壓根子一點兒也不願再紅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爺要我紅,我哪能不紅。   

 

兩天前,沙漠的氣候由熱轉涼,出門時得穿件薄外套。我心想,天氣沒那麼熱,氣溫沒那麼高,正是適合到死海去玩的日子,於是我們一家四口便開車出遊去了。

 

到達死海時,早上十一點鐘,踏入一處新開幕的水上樂園時,園區裡的遊客寥寥無幾。我試了試水溫,冰冰冷冷的,寒得我一身雞皮疙瘩。老公與兩個兒子似乎對水溫有點低心不在乎,迫不及待地脫光身上的衣物,只剩條泳褲便噗通下水玩去,剩我一人呆坐在池岸邊的躺椅上。

 

我點了一大杯的飲料,穿著我最鍾愛的泳裝坐躺在躺椅上悠閒地讀著古龍的武俠小說。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老公與兩個兒子游完泳又玩了一些園區裡的水上設施後回到我身邊。

 

日光溫和地照著,並不熱,我也沒流汗,兩個兒子嚷著要塗防曬乳液。我幫他們前胸塗塗,後背塗塗,臉上也順便抹上一把。塗完後,兩個兒子看起來很像沾滿白色奶油霜的蛋糕。然後我們一家吃午餐。

 

午餐完畢,老公跟兩個兒子又跑得不見人影,我繼續讀著武俠小說,一整個下午啃完一部武俠小說,連翻身趴著閱讀都沒,只躺著看。

 

日光依舊溫和地照著,並不熱,我也沒流汗,心頭暗喜著自己挑了個好日子好天氣來死海玩。下午近四點鐘時,老公跟兩個兒子再度現身於我身旁,『媽咪,妳好紅喔!』小兒子突然手指著我大聲訝異道。『兒子說的對!妳怎麼這麼紅啊?』老公也連聲回應。『我?紅?』剎那間,我還搞不清楚狀況,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哈哈,媽媽好像煮熟的蝦子喔!』大兒子笑得抱住肚子。

 

這時,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日光溫和地照著,並不熱,我也沒流汗,所以我壓根忘了自己就坐在沙漠太陽底下。一整天日曬下來,忘了塗防曬乳液,忘了翻身換邊烘曬,下場就是成了前紅後白的紅白郎君,單邊煮熟的大紅龍蝦。

 

前頭我說過了,我支持循序漸進的人生法則,相信並堅持無論哪件事,最好都先從底層打好基礎做起。每年春末時刻,進泳池曬那一年的第一場日光浴時,我都會用高度數高計量的防曬乳液,讓一身過冬轉白的肌膚能倍受保護地接受豔陽的親吻,在不曬傷的情況下,平順地、循序漸進地由蒼白色轉為健康的小麥色。

 

這套循序漸進日曬法,是我在年少輕狂時從被曬傷爆紅的慘痛經驗中所學到的。

 

時隔一二十年後,我以為自己已是日光浴老手了,沒想到居然栽在死海的太陽手裡,今年的第一場日光浴裡,而且還是個日光溫和地照著,並不熱,我也沒流汗的春末天裡。

 

我有多紅呢?又,紅到什麼程度呢?

 

讓我來告訴你們吧………紅極一時的紅龍魚都沒我紅!我若站在一群麋鹿邊,你們會以為我是身穿紅衣的聖誕老人!兔子看到我,會以為我是可被食用的紅蘿蔔!我若等在十字路口旁,來往車輛全會停住,駕駛人以為是亮紅燈!我若現在回台灣,會被路人吐槽:『免啦,再幾天阿扁就下台了,你們紅衫軍不用再出來遊街了啦!』

 

我,現在就是這麼紅!紅到穿衣時,肌膚會痛。紅到洗澡水噴灑,肌膚也會痛。紅到不能被人摸,肌膚更會痛。紅到連頭皮都是紅的,堪稱為紅頂異人。紅到走在街上被人盯著瞧。紅到每個人看到我都驚嘆道:『妳好紅喔!You are so RED!』

 

唉,前頭我也說過了,我曾經歷過『人紅』背後隨之而來的麻煩,深知其擾,壓根子一點兒也不願再紅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爺要我紅,我哪能不紅吶……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ohlala
  • 最後那照片真可愛^V^
    曬的紅紅還蠻痛的哩~真可憐>"<
  • 對啊,曬傷真是一整個痛啊,而且還持續痛了三四天......這一次曬傷實在是我太大意了! 

    saphi 於 2008/05/08 02:54 回覆

  • Kate
  • 想必一定很痛!要多補充液體,還有這幾天就別熊抱啦~
  • 呵呵,是啊,有幾天我都沒辦法熊抱人或是被熊抱......~>_<~

    Kate,妳似乎對曬傷也有經驗吼?^0^

    saphi 於 2008/05/08 02:56 回覆

  • Sisi
  • 妳晒傷了﹐還搞笑﹐怎麼能不紅呢﹖
    要不要喝點清涼補啊﹖
  • 清涼補?是什麼啊?像台灣民間的青草茶嗎?

    植物是妳的專門之一,妳得教教我了,不然我怕我學神農氏嚐百草學不成,結果一命嗚呼~@@

    saphi 於 2008/05/08 02:59 回覆

  • closetoyou
  • 看到紅頂藝人那句讓我笑了。

    拜台北天氣之賜加上台灣海域污染嚴重,我已經久沒曬傷了。
  • closetoyou很久沒去海水浴場了嗎?我還以為台灣的大學生常跑海邊玩耶......看來我已脫離大雄生年代過久,都不知道現在的大學生玩些什麼休閒活動了。

    saphi 於 2008/05/08 03:13 回覆

  • Wendy
  • 請儘量保濕

    我只去過死海一次﹐是從以色列那邊去的﹐漂在水上好好玩﹐要沉還沉不下去唉﹗
    幾年前跟學校的 summer study 去以色列。也有進去約旦﹐從以色列的Eilat過去約旦的Aqaba。因為是夏天去﹐熱到不行﹐去約旦只有一天的行程﹐只有去到Petra﹐真希望那次可以多留幾天﹐走馬看花的根本就覺得看不夠﹐很佩服幾千年前的Nabatean 在峭壁上刻進去那麼壯觀的建築。

    看了你的網站﹐真佩服你在沙漠中這麼保守的國家﹐尤其是面臨種族歧視也不退縮。
    我老公是羅馬尼亞人﹐就是去以色列的時候認識的﹐不過我沒有嫁到羅馬尼亞的勇氣﹐就乾脆把老公枴來美國了。

    不好意思寫太多了﹐希望你好好保養﹐如果能的話儘量保濕﹐脫皮的話會很痛。

    p.s. 你的兩個孩子都好可愛喔!
  • Wendy到過約旦啊?不過真是可惜,只待了一天,不然的話,還可以到約旦有名的WadiRum去來趟沙漠露營呢!在滿佈星星的寂靜沙漠裡沉沉睡去,會是個永生難忘的經驗喔!

    妳真是個聰明人呢!還把老公拐到妳的居住地去!(^0^)妳老公一定是很愛妳才會為了妳搬離自己的國家的。

    謝謝妳的問候,我現在有很努力的做保溼。雖然遲了一步,皮膚變成無光澤又暗沉不一的咖啡色,但我還是繼續在亡羊補牢.....~>_<~

    saphi 於 2008/05/08 03:23 回覆

  • Sisi
  • 我找了一帖﹐試試看吧﹕

    http://xyscyxs.mofcom.gov.cn/news.do?cmd=show&id=17464

    南方人有热的体质,多适合的还是清凉补,即清润补益,虽然补的效果来得慢一些,但性平和不伤身。

    我们所说“清凉补”只是一种习惯叫法,它不是固定一个方,最常用沙参、玉竹、莲子、百合这四味药,沙参、玉竹性甘润,具有滋润养阴的功效,而莲子可健脾、敛精(遗精的人应多吃莲子),百合则养心安神,这四味药在饮食中广泛使用,有经验的人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加减淮山、党参等,但总的原则是清润补益。

    中医讲究“药食同源”,可以用清凉补煲瘦肉、番鸭、水鱼等。夏季也有不少人爱过嘴瘾,想吃麻辣火锅、水煮鱼,又怕上火,所以川菜中就有了清补凉的锅底,来制约火锅的燥性。
  • 小城綾子
  • 原來....爆紅也不全然是好事...^^
    沙非被死海的太陽騙了,可憐了一身細皮嫩肉~
    只是...到底有多紅呀?
    有種蘆薈嗎?「聽說」曬傷後可以塗蘆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