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做什麼名字?』在航空公司訂位組人員對我吼叫不要再打電話之後,我問他。

……阿悍瑪。』愣了一下,他遲疑地回答了我,又很不放心地回問,『為什麼問我叫什麼名字?』

『因為我的行程要是出了錯,你家老總就會從我嘴裡聽到你的名字!』我說。

 

賽駱駝航空公司從空中到地上,所有員工的制服,是以前我所就職的公司所設計並製作的。也因為如此,我認識了賽駱駝航空裡的高層人員。

 

阿悍瑪聽到我的回答後,不再那麼悍了,聲調轉而低柔,說道:『我跟妳保證,妳的行程絕不會出錯的。』

 

沙漠裡依然過著傳統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彪悍勇猛但熱情好客,不拘小節但一言九鼎。諷刺的是,大多數已現代化的阿拉伯人說的話是虛多於實,而且他們的保證但書跟已下櫃公司的股紙一樣的不值錢。這是這幾年來我住在沙漠裡所切身體會到的。

 

當天半夜,我與小孩再度包袱捆捆,老公開車,前往機場。

 

如同阿悍瑪所言,我與小孩的訂位全沒問題,我們母子三人很順利地辦理好飛往曼谷的Check In手續,就等著飛機起飛而已。

 

只是,這一次,班機再度延誤,機場內班機起飛資訊的螢幕上顯示將延誤一個小時。我原定的轉機時間是兩個小時,現在前段班機延誤了一個小時,我便只剩一個小時可辦理轉機手續,由曼谷轉飛台北。

 

就在我遊逛機場裡的免稅商店時,廣播傳來『Final Call』,『耶!我們要去坐飛機了!』兩個孩子興奮地叫喊,央著我趕快帶他們進登機室。

 

然後,我們進了登機室。

 

然後,我們等了一個小時才登機。在登機室裡枯等著。

 

算起來,這班班機總共延誤了兩個小時。

 

從『雖然趕了些,不過還是能接上後段飛機。』到『完了,現在根本接不上後段班機了!』我的肚中火燃燒得正旺時,機長歡迎旅客的廣播中說道:『很抱歉讓大家等了這麼久,我們會盡力以加快飛行速度來縮短延誤的時間,預計可以比預定的飛行時間減少半個小時。』

 

我只聽說過地上可以飆車,還真不知道連空中都可以飆機?現在看來,我能轉機搭上後段班機的機會又出現了,即便只是短短的半個小時。機長大哥,為了我的轉機,你就全力飆吧!

 

~~~~~~這是飛機狂飆了八個小時後的分格線~~~~~~

 

飛機真的提早半個小時到達曼谷機場。

 

『趕快!我們只有半個小時可以辦理轉機手續,要用跑的!』飛機停穩後,機門一打開,我手抓著兩個孩子交代他們。

 

這不是我第一次帶著兩個小孩在曼谷機場以百米速度狂奔,兩個小孩也很有經驗了,不但跑得比我快,還頻頻催促我加快腳步。

 

『小……小……小姐,我……我要轉……轉……轉機……機到台北。』媽的,想當年學生時代我還是運動健將,現在跑個幾百公尺後居然氣喘得說不出話來,差點暴斃在航空公司轉機櫃台前。

『請問妳是要搭泰航的飛機嗎?』地勤小姐問。

『是的。』真是廢話,若不是要搭泰航的飛機,我幹嘛冒著暴斃的危險,狂奔到泰航的轉機櫃台前

『請給我機票跟護照。』地勤小姐將手橫越櫃台向我伸來。

 

我將自己與小孩的機票跟護照遞過後,地勤小姐翻看著,然後眉毛皺了起來,說道:『妳這是轉搭華航的機票,不是我們泰航的喔,而且妳的機票上顯示妳應該是搭華航昨天的班機。』

 

於是,我只好跟她解釋,昨天賽駱駝航空到曼谷的班機延誤,所以我改搭今天的,後段原本應該是搭華航到台北的班機,但賽駱駝航空也已幫我改訂今天的泰航了。 

 

『嗯……』地勤小姐聽了我的解釋後,開始在電腦上操作著,『……咦?有問題喔……』

『什麼問題?』我的轉機時間只有半個小時,在如此緊迫的時候,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問題了。

『妳這是電子機票,賽駱駝航空幫妳從華航改訂泰航時有沒有給妳什麼證明或文件?』

……ㄜ……沒有。』

『這位太太,從我們的電腦系統裡可以看到妳的確是已訂位了,但賽駱駝航空並沒有做轉票的作業,所以妳跟孩子不能搭泰航的飛機喔!』

『蝦米?蝦米是轉票的作業?』

『妳的機票是賽駱駝航空發出的,後段接華航的班機。若要轉搭泰航,除了要訂位之外,賽駱駝航空還要將後段機票轉讓給泰航。簡而言之,就是後段機票的票價收入要由華航轉歸我們泰航。若沒這轉票的動作,妳便不能搭泰航。』

…………只能搭華航,不能搭泰航?』我歪著頭越聽越聽不懂,只聽得懂『不能搭泰航』這一句。

『現在華航的櫃台已經關了,他們今天最後一班往台北的班機早已飛走了……這樣好了,我幫妳找賽駱駝航空的負責人員來問問看為什麼會發生沒轉票這樣的錯誤。』

『等賽駱駝航空的負責人員來,要等多久啊?我怕會趕不上這班泰航的飛機!』

『太太,沒有轉票,妳是無法搭乘泰航的飛機的,妳只能搭華航的飛機。』地勤小姐面帶歉意地說道。

 

我跟兩個小孩站在曼谷機場內,泰航櫃台前,等待賽駱駝航空的負責人員。曼谷機場的建築風格十分新穎,到處裝設有挑高落地的玻璃窗牆,讓來往的旅客能隨意瀏覽窗外的停機坪風景與停機坪上各國各地的飛機。而每面玻璃窗牆也都擦拭得很乾淨,我能清楚地看到飛往台北的末班泰航班機緩緩離開停機坪,往跑道方向駛去,準備起飛。

 

我以為,換搭今天的班機,便能免去在曼谷機場過夜的麻煩。看來,我錯了。人算,不如天算。

 

我以為,拱出賽駱駝航空總經理的名字,阿悍瑪便會好好處理我的訂位事項。看來,我又錯了。阿拉伯人講的話,真的不能信。 

 

那一晚,在曼谷機場,賽駱駝航空的負責人員幫我們改訂了隔天早上的華航班機,然後領著我跟兩個兒子,往機場旅館方向走去,打算將我們安置在那裡過一夜。

 

行經機場內的馬殺雞店家時,我認識的那位夜班小姐剛好站在店門口,『妳又來啦!兩個兒子也是一起來啊?』她看到我大呼了一聲。『是啊,我們又來了……』我苦笑地回答。

 

 

【沙非的文後語】

l          呼──終於寫完這個故事了。 

l          唉,每年我都說以後再也不搭乘賽駱駝航空了,但又還是別無選擇。別家航空公司若不是票價太貴,就是轉機點過多或是需要中途過夜。雖然搭乘賽駱駝航空偶而也是得過夜,但這過夜的發生率並非是百分百。而且就算發生了,還可以將故事寫成文章與大家分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自我催眠安慰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