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人相互認識了一輩子,卻毫不契合,真要聊上兩句都嫌過多了。有些人一輩子不認識,一旦碰頭了,那契合度有如一正一反一凹一凸磨出的版型,像是天生就該組裝在一起的。這樣的朋友,求不來的,是天定的。

 

『我早早便知道我們兩人會很合得來的!』一回,與朋友閒聊時,我說道,『……即便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在妳故做客氣的痞樣之下,我還是能看透妳的!』

『屁啦!那時我們根本還不怎麼認識,妳又怎能看透我?』朋友說。

『哦──妳說髒話──妳媽是這樣教妳的喔?真是沒家教!』

『喂,沙非,妳很沒禮貌耶,居然罵我媽!而且,我不亂說髒話的,我是刻意降低層次來配合妳的水準的!懂不懂啊?妳這個外國人!』

『刻意降低層次來配合我?我看妳跟我一樣也是低窪帝國的賤民吧?』

 

賤賤相報何時了,是我們兩人之間常用的談話模式。

 

若要說我們兩個女人是否曾認真談過話,說些對個人對社會對國家對世界對全宇宙有造益的話題?對不起,好像只有一次?或是兩次?不過話題只延續了五秒,我們便又開始賤賤相報何時了了。

 

只不過,莫名其妙的,互嗆互嘲互戲互弄之中,她心底裡不言的憂思,我心底裡不語的愁想,彼此又能清楚的讀到,深知是對方的痛點,因而不觸不碰不喧不嚷。有些人,是老天爺送來的恩典,讓我們體驗友誼的真滋味。

 

最初認識這位朋友是起源於網路善事一樁。我轉貼了一篇文章提及有人急需幫助,朋友看到後留了言給我,表達願意廣為宣傳以增加社會大眾互助之力。我們兩人因為這件事,漸漸地熟悉了起來,最後由網友變為朋友。真也可說是美事一樁。

 

朋友的文筆通暢流順,幽默風趣。但,她讓我傾心之處不是信手拈來便能寫出篇篇好文章的功力。她讓我傾心之處,是她的味。

 

藏在何處不閒聊何人不家常的外表下的我,其實對人是很慢熟的。從小到大,轉換幾所學校之後,轉換幾個國家之後,新舊朋友來來去去,我心裡頭的客房有人住進,有人搬出。清掃整理客房多次後,累了,即便有些客房空了出來,我也不願再開放住房了。

 

今年回台前,朋友主動提供導遊服務,甚至連自己的家都提供了出來。而在這之前,我們其實只見過一次面,那次見面由於現場人多,彼此間說不到五句話。

 

我回說:『住妳家?妳……妳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啦?』

『拜託──我這可是日行一善,不想妳這外國人在台北找不到棲身之處,結果流落到街上去製造社會問題。』

…………到時再看看吧。』這年頭,人防人的警戒線早已提高到紅色警報,連親人都防了,更何況是像我這樣只見過一次面的人。朋友對我敞開自家大門的善意與心意,讓我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

 

回到台灣後造訪台北,我並沒有住在朋友家裡。不敢住,也不想住。我早已被所謂的先進國家的文明禮儀洗腦成認為現世社會裡,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該是客氣的禮貌性的有段距離的、鄰居死了也不關我事的。於是,兩個孩子與我住進了旅館。

 

『妳是錢太多喔?還是太寵小孩了?居然小孩想住旅館,妳就真的花錢去住旅館!』朋友與她老公開車來旅館載我與兒子們出遊時說道。

『嗯……哦……我家小孩很少住旅館,所以我想說讓他們過過癮嘛。』

『沙非,妳真是很寵小孩耶!算了,隨便妳啦,我們還是來決定這兩天要怎麼安排吧!』

 

那兩天,在台北,我們去了許多地方。從一地到另一地之間,朋友的老公開車,朋友坐在前座,我與兩個兒子坐在後座。車行中,開車的他,每遇無需雙手操控方向盤的時候,即便只是短短的幾秒鐘,他必也往她方向伸出右手,溫柔地握住她的左手。看著這執子之手的一幕,我想到朋友心深處最大的願望,無法說出口的情緒哽在我的喉頭間……

 

願你們兩人能與子偕老,白頭不相離啊!我悄悄地在心底裡祝福著。

 

『喂,沙非,妳下午要不要來我家坐坐?妳的兩個兒子還可以來我家玩Wii喔。』第二天早上,朋友再度來旅館接我時問道。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怕小孩玩壞妳的Wii嘛,他們兩個很皮的!』

『玩壞了沒關係啊,我找小孩的媽媽負責賠錢!嘻嘻!』

『吼──妳居然這麼說!交到妳這個朋友,算我眼睛沾到蛤仔肉!』

『哎──呦,妳到底要不要來啦?之前請妳來我家住,妳又不要,跑去住旅館,那現在最起碼要來我家坐坐吧?』

 

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我什麼都不怕,不怕被人欺,不怕被人騙,就單單只怕欠了人家,尤其是欠人人情債。人情債這東西,說重又不重,對有些人來說比鴻毛還不值得在意。說它不重,可卻又很重,可以沉沉的壓在人心頭,壓一輩子。  

 

我與朋友認識的時間其實並不那麼長,可是這一兩天下來,卻麻煩了朋友與她老公許多,大大的超出了友誼的配額限度。我心裡頭著實不好意思,因此遲遲不敢答應再去叨擾。

 

『啊,不管啦,反正下午的行程就是安排去我家玩啦!』朋友說。

 

我們最後去了。

 

到達朋友家不久後,她便閃進廚房裡洗切水果,而朋友的老公很有耐心的陪著我的小孩玩Wii Fit。一時間,我不知該做些什麼,只是一直接受著這兩夫妻的款待心意。

 

『這是我媽做的排骨肉,妳帶兩盒回家去。』朋友忽然進廚房打開冷凍庫,拿了兩個方盒子出來遞給我,說道,『……不是我自誇,我媽做的排骨好吃到讓人連舌頭都會吞掉!』

『不要啦,那是妳媽特地做給妳吃的,我不能拿。』

『沒關係,我下次回南部時,我媽又會再做給我。妳這外國人難得回台灣一趟,一定要試試這全台灣最好吃的排骨!』

拿著那兩盒排骨,心裡頭有些東西已滿溢到了眼眶,再不走不行了,我說道:『……我想我跟小孩該走了,打擾麻煩你們太久也太多了。』

『幹嘛那麼早走?都快吃晚飯的時間了,我下廚請妳,讓妳嚐嚐我的手藝!』

『真的不要麻煩了,謝謝妳的好意……但我想趕在天全黑前開車回家。』

『那我叫我老公開車送妳去拿車。』

『也不用啦,我搭計程車就好了,不要麻煩妳老公啦。』

 

我拿了包包與那兩盒排骨,拉著兩個孩子,慌慌亂亂的起身離開。朋友陪同我站在路邊攔計程車。不一會兒,計程車便來了。

 

『很不好意思麻煩了妳跟妳老公兩天,真的很謝謝你們兩夫妻。』臨上計程車前我對朋友說。

『不用跟我說謝謝,我們是朋友啊!應該的,應該的。等你們明年回台灣時,我們再一起去玩!』朋友說。

 

上了計程車,我跟司機說了目的地後,轉頭跟朋友揮手道別。司機踩下油門,朋友的身影一下子落在好遠之後。

 

放置在我腿上的排骨盒子冷冰冰的涼意滲透進牛仔褲下的肌膚,猛然地,另一股暖烘烘的感覺由喉頭湧上我的眼眶。『媽咪,妳怎麼了?』小兒子不知所措地問。大兒子打了一下弟弟的頭,低斥道:『你不要囉嗦啦。』擤了擤鼻,我說:『沒什麼,媽媽只是眼睛不舒服……對了,你們覺得Wii Fit好玩嗎?』兩個孩子爭著回答:『好玩極了!我們回沙漠後也買來玩好嗎?明年我們再來阿姨叔叔家,跟他們挑戰!』

 

有些朋友是求不來的,只能是天定的。這樣的朋友,是老天爺送來的恩典,讓我們體驗友誼的真滋味的。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vivi
  • 看來她的另一半也待人不錯呢!!
    真好...有這樣的朋友,沙非真的要好好珍惜呢~~
    看來她的另一半也待人不錯呢!!
  • 是啊,朋友的老公不只人好,更還是個幽默又天才型的人物呢!
    有他們兩夫妻這樣的朋友,我鐵定是會好好珍惜的。

    saphi 於 2008/09/08 02:45 回覆

  • closetoyou
  • 沙非的朋友好可愛:)能遇到君子之交的好友真是難得,更可貴的是朋友的另一半也願意尊重並珍惜對方的友誼。
  • 的確是,我發現有些配偶並不太願意去了解另一半的朋友群,更別說是參與另一半的社交生活了。我這位朋友與她老公兩人實在是很搭當得宜的夫妻檔,對彼此的朋友都也熱情款待呢!

    saphi 於 2008/09/08 02:48 回覆

  • Sisi
  • 厚﹐這麼可愛的朋友﹐我好像也很熟悉說﹐她怎麼可以沒有請我吃排骨呢?
    不過我有去旁聽哦!!!
  • 哦~我有聽說了”去見老師”這一回事喔!

    哼,她怎麼沒帶我去見老師啊?是嫌我知識差水準低嗎?XD
    不過啊,真要比較起來的話,我還是寧願要吃排骨耶!^0^

    saphi 於 2008/09/08 02:50 回覆

  • Juliana
  • 好感動!
    邊吃小籠包邊看,害我差點ㄍ一ㄥ不住...
  • 我已經回到吃不到小籠包的沙漠裡了,
    看到妳寫自己正在吃小籠包,害我也差點ㄍ一ㄥ不住耶!XD

    saphi 於 2008/09/08 02:52 回覆

  • 小咪
  • 呵呵~~
    那張相片,
    什麼都沒看到啊~~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muffinlo
  • 人情債難還~可是真的就是有這樣的朋友,讓你能感受到他們全心全意的溫暖耶!
    但是也遇過...真的超現實計較付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