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佩如買了驗孕劑測試。躲在公司廁所裡,佩如打開銀色錫箔真空包裝,幾分鐘後,白色扁平四方型的驗孕劑上,明顯地出現兩條藍色線,一抹苦笑爬上佩如的嘴角。收好驗孕劑,她走出廁所,回到自己的桌前。

 

接下來的一整天,佩如在懊惱中心神不寧地反覆琢磨著。過去十年來,佩如生完詠承和婷婷後,也曾再意外懷孕過兩次,但她與建文皆認為『兩個孩子恰恰好』,因此便中止了孕程。彷彿是『有一便有二,無三不成禮』的詛咒,這一次是佩如第三次的意外懷孕了。

 

『詠承與婷婷都十歲多了,現在再生老三,年齡差距太大,對孩子也不公平……』

『若決定生,等這孩子長大到適婚年齡,我跟建文都快七十歲了……』

『可是,若再拿掉孩子……唉……真不想再經歷一次這道德上的掙扎了!』

『任誰也不想做那揮動幽冥鐮刀的死神啊……』 

『我該怎麼辦呢……該怎麼辦呢……該怎麼辦呢……』

 

查爾斯今天出差,佩如得以有個工作量輕鬆的一天。好幾次,她站在辦公室落地的玻璃窗前,俯瞰著數層樓下的往來忙碌人群,心裡劇烈交戰著。墮胎這件事,決定權其實是主宰在女人的手上,而墮胎所帶來的生理上,心理上,種種的道德壓力與健康危險,也全是女人在承受。

 

下午四點時,佩如隨便找個藉口,跟同事交代一聲便提早下班,踏出辦公室。大街馬路上,佩如攔下一輛計程車,告知司機地址後,她沉入後座的座位中。

 

計程車座椅的海綿有點硬,保裹在上頭的透明塑膠膜隨著身體的移動,發出吱吱的刺耳聲響。車裡汽車芳香劑的人造甘香味濃烈地充斥四處,但仍無法壓住長久沾伏在座椅蕾絲罩上的香煙餘味,一陣噁意湧上佩如的喉頭。

 

『呵,有個生命正在我肚裡努力地活著呢!而我……將是那個決定他的心能否繼續跳動的人……』佩如按著下腹部,確切地意識到這早幾個鐘頭前便已知道的事實。淚水開始沿著兩頰滴落,啪咑、啪咑地落在置於大腿的皮包上。

 

計程車司機在後照鏡裡看到這一幕,他識相地不問話,只往後座遞出一包面紙,待佩如接過後,他保持沉默地將車子開到地址處。

 

車子抵達佩如的目的地,她付錢後拉開門把正要下車時,計程車司機突然說:『這位太太,我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哭,但有句話我想跟妳說,「人生沒有渡不過的寒冬,春天終會來臨的」。』

佩如聽了這句話,眼淚很不爭氣地又流了出來,『謝謝你……』。

 

步出計程車,走進騎樓裡的一扇自動門,佩如往櫃台遞出自己的健保卡辦理掛號手續。十幾分鐘後,護士在診療室前喚佩如的名字。

 

『佩如,好久不見了,今天來是有什麼問題嗎?』李醫師是佩如多年來固定看診的婦產科醫生,詠承與婷婷兩個孩子當年也是李醫師接生的。

佩如以苦笑代替打招呼,從皮包裡拿出今天早上在公司廁所裡測試過的驗孕劑。

李醫師接過驗孕劑,看了一眼:『妳懷孕了?……沒關係,我們先照超音波檢查一下。』

 

護士招呼佩如進診療室旁的超音波室,等她躺下退低褲頭後,護士拿起一只白色塑膠軟瓶往她下腹部擠去一團透明凝膠。

李醫師走了進來,拿起電腦螢幕前的超音波掃瞄器:『來,我們來看一下。』

 

幾秒鐘後,暗黑色的超音波螢幕上出現一只淡白色粗線勾勒出的圓型胚胎胞囊。李醫師熟練地操作著儀器,測量胚胎的尺寸。

『約六個星期大了……』他邊說,邊拿出紙巾抹去佩如腹部的凝膠,『等妳衣服穿好出來,我們再談。』

 

李醫師走了出去,佩如起身僵硬地拉上褲子,扣好褲頭鈕扣,隨著走出這間小小的超音波室。

 

『妳的決定是什麼呢?』李醫師等佩如在桌前的問診椅子坐下後問道。

……我還沒做下決定……我想……回家後跟先生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好吧,那在你們決定前,我們還是得先推算一下預產期。』

『喔……』

『妳最後一次月經是什麼時候來的?』

……嗯……五月二十六日左右。』

李醫師轉動著手上的預產期轉盤,一會兒後說:『預產期是明年的三月二號……不錯喔,是個春天寶寶!』

『春天……春天……春天……』佩如喃喃自語,忽然想起了計程車司機對她說的話,『人生沒有渡不過的寒冬,春天終會來臨的……』

『李醫師,我決定了!我要留下這個孩子!』佩如突然冒出這句話來。

 

做下決定後,懷孕的喜悅才真正地躍上佩如的面容。突然間,她覺得自己很快樂,

打心底暖暖地柔柔地快樂起來。街上的人潮走了過來,又走了過去,彷彿每個人

都面帶祝福的微笑。坐在幼兒推車上的小娃娃們也咯咯地笑著,一旁照顧的阿公

阿嬤享受天倫親情地逗弄著。人生的美好,原來是可以以這麼簡簡單單、平平凡

凡的方式便能感受到。一股恨不得能大聲昭告天下的衝動猛然地襲上佩如,於是

踏出婦產科診所後,她撥了手機給建文。

 

響鈴幾聲後,電話被接起,『老公,我真的懷孕了!預產期是明年三月初,我們將有個春天寶寶,有個春天寶寶耶!』佩如興奮地說著。

……什麼?妳說什麼?該不會妳的意思是……』

佩如打斷建文的話,興奮沖上天的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將再有一個寶寶,一個在春風吹起時,花蕊盛開中誕生的寶寶!』   

『妳確定?我是說妳確定要留下這個孩子?』

『再確定不過了。這輩子,我從沒如此確定過!』

『妳……要不要等我下班回家後,我們面對面時再討論商量一下?』

『不,不,我已經決定了!老公,我真的想留下這個孩子,而且……我現在真的好快樂!好快樂!』

『小如,妳考慮清楚了?依我們現在這個年紀,再重頭開始養育一個嬰兒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說,妳都快四十歲了,高齡產婦比一般年輕產婦多了許多危險性,我可不願有任何事發生在妳或胎兒身上啊!』

『老公,我知道你的擔憂,但讓我做這次的決定好嗎?』

……小如……』

『拜託啦──老公……』

……好!妳若真想留下這個孩子,我會陪著妳再重頭開始!再重頭複習換尿布的清潔工作!再重頭苦熬半夜搖哄嬰兒的無眠日子!』

『哈哈哈──謝謝你,老公,我好愛你。』

『妳愛我?咦?昨晚是誰說不再跟我做那檔事的?』建文捉頡地說,『沒有我做那檔事,妳現在會懷有一個春天寶寶嗎?』

『討厭啦──』

 

這一通電話將佩如與建文兩人昨夜吵僵了的陰霾一掃而空,現在,迎接新生命到來的歡愉充滿在兩人心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rrie
  • 很期待續集的來臨~

    偷偷潛水了好一陣子,覺得你的文筆真的很好:)
  • Dear Carrie

    呵呵,潛水太久,總是要浮上來換口氣的嘛,不然有礙健康喔~

    謝謝妳的稱讚,讓我很不敢當。
    寫作不是我的專長,寫小說更是筆拙,
    妳的讚美,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呢! 

    saphi 於 2009/01/14 15:31 回覆

  • 紀雅
  • 春天寶寶,
    雙魚座的,英文名字可取名叫March,
    產婦超過36歲,
    記得提醒佩如要做羊膜穿刺。

    最近忙到MC一個月來3次或3個月來一次,懷疑自己到底是懷孕還是更年期的 紀雅 留
  • Dear 紀雅

    據我上次調查,妳跟我好像是同一年齡層的啊,
    我都還沒到更年期,妳哪可能會步入更年期?!(傻眼)

    會不會是工作勞累造成的MC週期不規律?
    要是問題繼續的話,妳要去看醫生檢查檢查,OK?!

    saphi 於 2009/01/14 15:34 回覆

  • orangemama
  • 不能就這樣變極短篇嗎???

    這樣比較開心溜....
  • Dear 橘子媽

    這小說,等我掰不出章節來時,會把它截短的,哈哈哈!(懶人先知的預告XD)

    saphi 於 2009/01/14 15:37 回覆

  • Jenny
  • 怎麼感覺是你在告訴大家你懷孕了???
  • Dear Jenny

    沒啦,我在寫小說而已,不要胡思亂想呦~

    saphi 於 2009/01/14 15: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