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搬進沙漠之時,我著實為沙漠裡的辦事效率之差,國民生產力之低,感到萬分驚訝疑惑。住久了,我才知道原因為何。原來,阿拉伯人萬事託靠老天爺,自己卻萬事不做。

 

阿拉伯語裡有句由宗教而產生出的日常口頭禪──『凡事託靠真主』。阿拉伯人天天在說,時時在講,這句話出現的頻率之繁,像是台灣街頭四處林立的便利商店,很難讓人能不注意到它的存在。在我初來沙漠之際,一句阿拉伯語都還不會說的時候,『凡事託靠真主』便長駐我心了。

 

真主便是阿拉,而阿拉在阿拉伯語裡的意思是上帝,是造物主,是老天爺,是創造天地萬物的唯一主宰、唯一神明。

 

我曾聽過一個笑話,笑話的大意是說有個人遭逢洪水天災,屋子車子全被大水給淹沒了,隨波漂流當中,他好不容易抓住一棵大樹便緊緊攀附在上。眼看面前的一片洪水汪洋越漲越高,他的處境越來越危險,於是他開始向主禱告,希望上帝能來救他。一會兒,有艘船經過,伸出救援之手,這個攀附在樹枝上的人卻拒絕了對方的援救之意。『謝謝你,但上帝會來救我的!』他對來援救的人這麼說道。又過了一會兒,又有一艘船經過,這個人一樣婉拒了對方的救援,『謝謝你,但上帝會來救我的!』他對第二艘船的救援人同樣這麼說道。過不久之後,洪水淹沒了大樹,這個人便被淹死了。死後,他見到上帝,便埋怨地對上帝說:『我誠心向祢禱告,但祢卻沒來救我,害得我被淹死!』上帝回他說:『老兄,我已經派過兩艘船去救你了!』   

 

在沙漠裡上班,我對阿拉伯人『凡事託靠真主』的工作態度,常感頭痛。每件工作,每項企劃,常是一拖再拖,拖到我發火連連,對方還是一附悠哉樣地回答我一句『託靠真主,看看過個幾天後能不能完成。』連吩咐辦公室小弟倒杯咖啡給我,都得先託靠真主,才會在兩個小時後送上桌來。 

 

我著實不懂,完成一件工作,或倒杯咖啡,跟託靠真主有什麼關係?即便好奇心會殺死貓,我還是決定一探究竟託靠真主做事倒咖啡之間的關係。反正我們中國十二生肖裡沒有貓,所以應該是殺不到屬豬的我。

 

一早八點半,我如同往常到辦公室上班。放好皮包,電腦開機,我叫小弟幫我送咖啡來。

 

『幫我倒杯咖啡來,要快一點,別又讓我等個老半天。』我對辦公室小弟說。這個小弟有個詞意美好的阿拉伯名字,叫做《天使》。

『好,託靠真主,這杯咖啡會快速到來。』天使語氣輕快地回答我。

 

天使前腳一出我的辦公室,後腳我便悄悄地跟隨著他走出。

 

繞出我的辦公室後,天使走進相隔一牆的產品設計部門。『他大概是要問其他同事們想喝些什麼,一起收單。畢竟,泡咖啡和幫大家跑腿是他的職務。』我邊心裡這麼暗臆著,邊假裝跟部門主管閒聊案件的工作進度,以免天使察覺我在跟蹤他。

 

咦?天使雖然有問其他同事們想喝些什麼,但他也問了一堆跟咖啡沒關係的事情,像是設計助理昨晚出去吃飯的菜色,美工助理與女友之間的交往近況,布料助理跟他媽吵架的恩怨事……等等。一堆完完全全跟咖啡沒關係的事情,拉拉雜雜閒聊了二十分鐘後,天使才走出產品設計部門。

 

『啊,他現在終於要去泡咖啡了!』我暗暗歡呼著。拋下與部門主管間的對話,我緊緊尾隨著天使的一步一腳印。

 

走過短廊轉個彎,穿越公司大廳,廚房就在大廳門旁的隱密處。天使途經大廳內的櫃台總機處,廚房就在離他不到三尺遠的地方。突然間,天使停下腳步,跟總機小姐聊起天來。

 

……這……我該怎麼辦?大廳裡無處可躲,我總不成藏到櫃台桌下吧?對了,總務部門就在大廳旁,而且還是間裝有透明落地玻璃牆的辦公室,我可以進到總務處裡去,隔著玻璃牆,繼續監視天使的一舉一動。

 

『沙非,早啊,妳需要什麼文具用品嗎?』總務先生見我閃進門來,好奇地問我。

……嗯……啊……對了,我需要原子筆!最近字寫太多,原子筆全沒水了!』我支支吾吾了兩聲後,吞吞吐吐地找到藉口。

『好,那這一盒原子筆給妳。』總務先生遞來一盒新原子筆,面帶笑容地問我,『……妳還需要什麼嗎?』 

……嗯……嗯……好像沒再需要什麼了。』隔著玻璃牆,我看到天使仍然跟總機小姐聊天聊得很愉快,全然沒有打住的跡象,我腦子裡飛快地轉著能讓我繼續留在總務部門的藉口,『……總務先生,你最近好嗎?老婆好嗎?小孩呢?也都好嗎?』 

『都很好,感謝真主。』總務先生的回答總共只有七個字。

『喔……那就好……』得到這樣簡單利落又明瞭的答案,我雖失望卻也十分清楚,想要逼這個平常木訥少言的總務開口多說兩句話,簡直比要男人生小孩還難得多。

 

既然無法在總務處繼續打屁下去,我乾脆走到大廳櫃台處,直接跟天使攤牌,嚴令他不準再聊天,速速給我泡咖啡去。

 

看著聊天不成、垂頭喪氣走進廚房裡的天使,我這才心滿意足地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就等著熱騰騰的咖啡送上來。

 

坐在電腦前開始工作,我很快地便沉溺於工作所帶來的樂趣。也不知坐了多久,我忽然才又想起咖啡一事。轉頭往桌上望去,咖啡根本還沒送來,再低頭一看手錶,已是近十點了,這距離我吩咐天使送咖啡來的時間,相差了一個半小時,怒火漸漸在我胸口燃燒起來。我站起身離座,決定去尋找那杯天使擔保會託靠真主而快速到來的咖啡。

 

走出辦公室,經過產品設計部門,步過短廊轉個彎,穿越公司大廳,我走進廚房裡去。 

 

廚房裡,空無一人,空氣中也毫無咖啡的香味。我傻傻地愣住了。然後,怒火驟然間從溫慢小火轉為蓬然大火。『天使呢?這傢伙到哪裡去了?』我對著廚房外大廳櫃台處的總機小姐吼去,沒幾秒鐘,我就看到天使快步地從財務部門跑出來。

 

『沙非女士,妳在叫我嗎?』天使面帶純真無邪的表情說道。

『我的咖啡呢?』

『喔,馬上來,馬上來!』

『你還敢說馬上來?我早上八點半鐘就跟你說的咖啡,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我……我沒手錶。』天使很無辜地回答我。

 

我看得出來,在那一霎那間,天使是邪惡的,他對於自己說出的俏皮話能堵住我,感到無比的快感。

 

『哼!你最好在五分鐘之內把咖啡送到我桌上,不然我就讓你回家吃自己!』

『好好好,託靠真主,這杯咖啡會在五分鐘內送達給妳。』天使依舊嘻皮笑臉,把泡送咖啡的責任再度丟還給真主。

 

如果像泡咖啡這種小事,都是一拖再拖,託靠真主後才會完成,更何況是其他的事情呢!原來,阿拉伯人是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的民族。我這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在沙漠裡工作發展得不錯,全是由於我這台灣人的謀事在人信念與阿拉伯人的成事在天哲理相比較之下,老闆才注意到我的一枝獨秀。

 

『你們台灣人工作起來,全都是像妳這麼拼命三郎的嗎?』老闆問。

『那當然!台灣的經濟奇蹟就是全民打拼出來的!』我驕傲地說。

老闆聽了後興奮地搓著雙手,彷彿挖到一座大金礦:『如果妳有認識其他台灣人在找工作,妳可得介紹他們來公司上班呦。』

 

我低頭暗想,阿拉伯老闆對待員工以盛氣凌人的跋扈態度出了名,加上非人性化的壓搾管理制度,天天超時加班又不給加班費,更有時還會拖欠薪水。我若是介紹其他台灣人來上班,豈不是會被陷入汪洋苦海的台灣人吐出的埋怨口水給淹死。

 

抬起頭來,我如天使般地微笑著,看進老闆雙眼,回答說:『若是有的話,託靠真主,我會向你推荐的。』並不是只有阿拉伯人會把真主抬出來做藉口,連我也老早都學會了。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57期2008年11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