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8 Thu 2009 18:35
  • 轉換

2008年一整年我幾乎是坐在情緒雲霄飛車上頭,心情時高時低。多數的時候,是迴盪在極低的低潮點。情緒低潮為了什麼?我是知道原因的,同時間,也是不知道原因的。

 

接近2008年年末時,在我以為這一年的心情已盪到最低潮了的時候,另一些讓我揪心或是煩心的消息又陸陸續續地傳到我耳邊眼前,我暗嘆:『看來這2008年鐵定是要以比我預估中更冷冽的寒冬來做結尾了!』

 

十二月的一天,母親與我照例地在網路上說話。我知道她心情不佳,需要有人陪伴。而我在山重水複之外。母親話說到後頭哽起咽來,我在網路的另一端不知所措地靜默了。 

 

隔天,在另一個視訊上頭,我望著兩歲的小娃娃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沉睡,小小的胸口在毛毯下微微地起伏著,連接一旁的機器也規律地運作著。小娃娃的爸爸在電腦上打字跟我說他想幫孩子許願,在為重病症兒童成立的星光兒童基金會許願,一生僅一次成真機會的願望。我很慶幸那次網路連線莫名其妙地只有視訊,沒有聲訊,我不想讓小娃娃的爸爸聽見我的吸涕抽搐聲。

 

再隔天,好友們特地與我連線,讓我也能意義上與他們在耶誕聚會上同在。這個連線正常的網路視訊上,我看著好友們歡愉地提早慶祝耶誕節,一個個的禮物被打開,也聽著我的電腦螢幕旁的喇叭座筒傳來的鋼琴聲與祝賀聲。望著在視訊上那些是要給我的耶誕禮物卻無法能伸手摸著,也無法能回報一個大擁抱給好友們,在沙漠裡的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藉由電話或是網路與千里外的親友連繫,有多少年了?我不想去回想計算。但那心在身不在的滋味,是浸入骨肉中的。

 

『妳……妳是不是快要哭出來了?』兩天後,我打電話給沙漠裡的好友,幾句話後她聽出話筒另一端的不對勁。

……對啦。』臭硬脾氣的我承認後,淚水便不爭氣地嘩啦嘩啦流出。

『怎麼了?』好友柔聲問道。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負面情緒散播給妳,我也知道沒人喜歡散播負面情緒的人,所以我一向是只說搞笑俏皮話的……』

好友截斷我的話語,重聲說道:『沙非,我們認識幾年了?妳這樣說未免也太見外了吧!好朋友間本來就是會互吐心事,並給予彼此情緒上的支助的!』 

 

於是,除了淚水嘩啦嘩啦地流出,我也把情緒一股腦地嘩啦嘩啦傾倒給好友。她在話筒的另一端溫柔地接住。

 

這些,全發生在耶誕節前幾天。然後,帶著怎麼樣也依舊無法升高的低潮情緒,我跟著夫家一起出國旅遊去,做了一次跨年之旅。

 

由中東半島西北方的約旦往東南方的阿曼王國飛去,三四個鐘頭的飛行旅程跨越一整個中東半島的阿拉伯沙漠區。這放眼無邊際的荒涼平坦黃土沙漠景觀,我是熟悉的。感覺無聊,我彎身從飛機座椅底下的隨身包包裡拿出攜帶的書本來讀。過了漫長的一段時間之後,老公突然發聲對我說:『看,是山耶!』  

 

我從書本裡仰起頭來,偏身靠近機窗往外頭低看去。原來飛機早已飛過阿拉伯沙漠,已沿著波斯灣進入阿曼王國的境內,正飛在尖聳險峻又不長支綠草的石頭大山脈群上頭。原來,這就是盤據在阿曼王國西北方擁有南阿拉伯半島最高峰的哈賈爾山脈。『哈賈爾Hajjar』在阿拉伯語的意思是『石頭』,哈賈爾山脈便是石頭山脈。這名字還真是取得貼切近實。

 

著魔似的,我無法能將視線從這壯麗的山脈群景觀中挪開。『山吶!山吶!』我在心裡默默地重複著。

 

或許是,我從頭到尾並不是很想參加這次的跨年之旅。也或許是,出發前我完全沒收集任何有關阿曼王國的旅遊資訊。到達阿曼王國後停留的兩個禮拜裡,我以一種全然空白的心態去體驗這個國家與它的人文景觀,而我最終所獲得的,是一張色彩繽紛、心靈解放的美麗圖畫。

 

『馬斯開特長得好像我來自的海邊小鎮,對不對?』在阿曼王國的首都馬斯開特市旅遊的一天裡,我對老公說,『……而且,這裡的空氣飽漲著海水的鹹味與濕度,也讓我有回到家的熟悉感。』

『嗯,這裡靠山臨海,景觀很像妳的家鄉,只除了這裡的山是不長樹不長草,不像妳家鄉裡樹蔓長到到處都是。哈哈。』老公回答。

 

在約旦住了十一二年,我一直無法喜歡上那種乾燥零溼度的沙漠高地氣候,而約旦唯一臨海的海港處,更是距離首都安曼市有三百多公里之遠。對於我這樣一個來自於年年吹襲著潮濕南風的海邊的人而言,無海的乾燥沙漠成了禁錮心靈的苦牢。當養份水份無法灌輸濕潤心靈,原本綠蔭蔥蘢的心靈漸漸地成了黃沙漫延的荒漠。這樣的荒漠不但自身死氣沉沉,更也長不出能讓其他人暫歇的遮陽大樹。

 

我知道自己在這過去一年來情緒為何在低潮點徘徊不斷也知道自己為何無法接收他人傾倒情緒給我。在旅行中所感受到的體會,讓我重新評估了自己該採取的解決方法。現在,我知道,我雖然不能完完全全解決引起我情緒低潮的問題根本,但我已是可以消除一大半的低潮引因了。

 

2008年跨越至2009年的那一晚,我們在旅居阿曼王國的大姑家中辦了一場跨年小趴踢,並讓孩子們也同歡參加。收音機裡傳來告別2008年的倒數計時與步入2009年的狂歡音樂,孩子們全圍在客廳裡的收音機前隨著音樂手足舞蹈起來。這幾個說是少年也行說是兒童也成的孩子們各自使出獨門舞技,比舞之中又相互叫好,啪啦啪啦的鼓掌聲與歡噪聲,將原本聚在花園裡的所有大人們都惹得心癢腳癢的,索性全進入客廳一同加入起舞。

 

這一趟的跨年之旅,我在靠山臨海的異地,用力地吸飽我逐漸流失並需要補充的養份與水份。我很開心,我的2008年是在阿曼王國結束的。我也很開心,我的2009年是在阿曼王國開始的。『妳似乎是有了一趟很棒的假期。』回到約旦後,好友在電話裡問道,『對,超棒的!』我回答。

出海賞鯨看豚去(1)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新的
  • 新年快樂

    Dear 沙非:
    過完年我也即將去旅行呢
    我打算去趟巴黎蘇黎世最後繞道倫敦回台北
    聽說歐洲最近超冷的最近都在準備禦寒衣物
    旅行是奇妙的過程可以從日常生活中抽離多了觀察體會的機會
    也經常帶回來意外的驚喜與回憶呢
    因此我喜歡三不五時的旅形呢
    祝福妳與家人在新的一年裡平安幸福健康快樂
  • Dear 新的

    謝謝你的新年祝賀。

    以前工作的時候,我常常得出國,
    那個時候,因為家有幼兒,出國出差成了一件帶有罪惡感之事,
    我從沒能好好享受出國出差中偶爾帶來的生活新鮮感。

    這一次的跨年之旅,出乎意外地,讓我想起了許多舊事,
    有工作上的,有家庭生活的,也有我個人或親友的。
    隔了一段距離,去看本已知道的事情,但多了份置身事外的眼光,
    這樣的角度,反而容易剝絲解蠶去看到一些人生中的盲點。
    旅行,真好!

    也祝福你們一家人有個平安喜樂的2009年。

    saphi 於 2009/01/10 16:02 回覆

  • Wen
  • 新年快樂!

    留言只是想為妳打氣一下
    我也一直希望沮喪的2008年快過去 但好像沒全然準備好在2009裡大揮色筆...
    看到妳能收拾好心情 開心的展開新年 很為妳開心:)

    對了,一個同事聖誕新年假期去了約旦 跟我們分享照片 加上精闢的介紹
    聽起來是個能有一天去玩得國家呢(我一直擔心語言不通、旅遊能力不足等無法踏上阿拉伯國度...):)

  • Dear Wen

    你的同事聖誕新年假期來了約旦玩?是參加旅行團的行程嗎?去了哪裡呢?

    中東大多數的國家都是英語能通的,而且....老實說,阿拉伯國家的人民普遍英語程度比台灣高 XD,所以你到中東玩不必擔心語言不通啦,反正就算遇到不通英語的阿拉伯人,還可以使出比手畫腳這一招啊!

    謝謝你的新年祝賀,也祝你有個平安喜樂的2009年。

    saphi 於 2009/01/10 16:27 回覆

  • Kate
  • 我也是離家去跨年,雖説我只把北京當暫時的停靠站,但離開八天後再回來,心情和心態卻有轉換 ~~原來沒有所想的這麼down~
    旅行總有意外的收穫,想到這裡我就又開始要攢錢了:p
    祝妳這一年開開心心、順順利利^^
  • Dear Kate

    呵呵,是啊,出了一趟門後,發現好像也沒這麼down嘛~

    唉,經濟蕭條,大家都得認真攢錢吶,我們相互加油吧!
    祝福你有個財源滾滾來的2009年。

    saphi 於 2009/01/10 16:35 回覆

  • YY
  • 加油吧
    關關難過關關過
    我相信不管遇到哪種低潮
    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這樣就會過去的

    2009年一定會比2008年更棒
    新年快樂
  • Dear YY

    關關難過關關過?
    呵呵呵,我以為這一句話是某人專用呢!(狂笑中)

    謝謝你的打氣與祝福(親親+擁抱),
    也希望你的2009年會是平安喜樂的一年。

    saphi 於 2009/01/10 16:37 回覆

  • Bechild
  • Dear 沙非:

    嗯,心情低潮期誰都會有,這很正常的啦!
    倒是妳那個阿曼王國之旅真是令人羨慕哪,好想看看那壯麗的山脈。
    讓我不禁想到我今年裝青春(還是莊孝維?)的看台北的101跨年,
    昏昏欲睡的我觀望之處不但逆風,驚嘆不知還有哪裡可以看到這麼疲軟無力的煙火,
    也因此重感冒,好好的一個元旦就在比煙火更無力的度過……(這樣有安慰到妳吧!)
  • Dear 太陽花

    我知道心情低潮期很正常啊,人家我雖然學生時代功課不好,但我是非常喜歡生物學的,也有學到生物本能與週期循環這一章節喔,本人可是情感與理智兼備的一代圓仔花呢!(這句話若引起反胃嘔吐感,本人概不負責)

    希望你的重感冒已好,也希望你的2009年會是個平安喜樂的一年。 

    saphi 於 2009/01/10 17:01 回覆

  • bettered12
  • 海豚在跳躍前
    都會先沉淺到最低處
    然後再給一個
    觀眾鼓掌的完美跳躍~~
    共勉啦~~
  • 海豚這例子真是一個好說法呢!

    謝謝你的鼓勵,也祝福你有個平安喜樂的2009年。

    saphi 於 2009/01/10 17:08 回覆

  • 圓仔花二號
  • Big Hugs!!

    Dear Saphi:
    I think I understand your feelings, maybe not all of it, but some of it. That night, I prepared a Chopin Impromptu Fantacy for you, but due to your duty call picking up kids from school, I didn't get to present it to you. That picec reminds me of you, one day, I hope I can play it for you in person! And I can get all the hugs and kisses in person as well! :)

    Happy New Year, dear friend, and wish you all the very best!!

    p.s. 那海真是美,可是你這輩子看過最美的??!!
  • 親愛的圓仔花二號

    喔,多麼可惜啊,我居然錯過了聽妳演奏幻想即興曲的寶貴機會(很抱歉,我用中文譯名。但我想妳是知道的,只剩小蜜蜂實力的我,是配不上用外語原文的。On the other hand,看,我多有自知之明吶,一點也不像某位學生。哈!)但,同時間,我也很高興我錯過了那次聆聽的機會,因為換來的是耳聽眼見的現場演奏。這,可是更難得啊!Can't wait!And, of course, giving you hugs and kisses in person!

    P.S. 那海,美雖美,卻不是我見過最美的。最美的海,當然來自於我心所嚮往之的家鄉囉。

    saphi 於 2009/01/15 15:19 回覆

  • Jenny
  • hihi
    I just want to say HAppy new year.
    I know sometime we will have homesick but just think our next generation is geowing up now ....then be happy !!!!
    Smile !!!!
  • Dear Jenny

    謝謝妳的新年祝賀。

    一個異鄉遊子的低潮,大抵也只有另一個異鄉遊子能懂。謝謝妳的打氣,我會繼續微笑(搞笑?)的過日子的,也祝福你們一家人,有個平安喜樂的2009年。

    saphi 於 2009/01/15 15:24 回覆

  • 痞子孔他牽手
  • 本來我也是要彈的!
    但我怕你會從2008的耶誕笑到2009的耶誕...
    早知道你那時情緒不好,
    我就豁出去了!
  • 親愛的痞子婆

    妳會彈鋼琴?!(驚)
    這是蝦米時候發生的事情?!是我有漏讀了妳的文章嘛?怎麼我會不知妳身藏絕技呢?

    saphi 於 2009/01/19 16:56 回覆

  • fleur
  • Dear Saphi,

    特別喜歡你的這篇文章,也高興能讀到你的文章。

    在異鄉生活,真須要學習堅強:祝福你一切順心。

  • Dear Fleur

    謝謝你的祝福,也歡迎你常來玩^_^

    saphi 於 2009/05/31 17: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