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們班上某某某開始戴牙套了。」去年起,我的大兒子豆豆便時常對我提及同學戴牙套一事。

兒子語氣裡半帶著羨慕的弦外之音,做媽的我怎會聽不出,於是回答他:「耐心點,很快就會輪到你的。而且等到輪到你時,你會很後悔自己竟需要戴牙套的!」

 

也不知是本人自幼排骨湯喝太多,還是我家阿母懷我在肚時吃太好,在我唸小學年紀開始換牙的時候,我的恆齒冒出的速度比乳牙掉落來得快。簡直就是快很多,快不用錢。也因此,我數度被我家阿母帶去牙科診所,硬生生地把好幾顆仍在位做事的乳牙給拔掉,讓位給強行逼宮的恆齒。

 

只不過,當我家阿母發現我一嘴的乳牙得提早退位時,恆齒早就已長出了一大截。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口中同時長有乳牙與恆齒的牙齒總數量,大約只能用花團錦簇欣欣向榮來形容了。這樣新舊並存的多齒現象,造成我後來大多數的恆齒排列亂七八糟,出現四處亂卡位的問題。

 

台灣目前兒童接受牙齒矯正的情形熱不熱門,我並不知道,但在我小時候,牙齒矯正是件聽也沒聽過的事情。我成人後懂得愛美,於是動了想矯正牙齒的念頭。無論大家怎麼勸說我的牙齒排列很有日本妹風,兩顆虎牙卡哇依至極,我仍執意找矯正牙醫師,開始了兩年戴牙套的日子。

 

所以,矯正牙齒前的拔牙痛苦與裝戴牙套後的酸疼經驗,我是過來人。

 

今年年初,我家兩個兒子都開始了牙齒矯正。

 

七歲的小兒子的問題較大,他有下顎突出的問題,造成牙齒咬合呈現下包上的現象,因此須提早接受顎面矯正,將下顎推進,上顎拉出。

 

十歲的大兒子的問題不大,牙齒排列與咬合算不錯,僅有牙床窄小的麻煩,需拔掉四顆牙,騰出空間來讓剩下的恆齒對號入座長出。

 

小兒子由於現階段僅接受顎面矯正,仍無需拔牙或是戴牙套,只在睡覺時配帶架在臉面上的矯正器。他對於哥哥被拔掉四顆牙一事,有點戲弄的心態,在哥哥坐在牙科躺椅上被拔牙得哀哀叫時,對他說道:「哥哥,你不是想跟同學一樣戴牙套嗎?現在你的夢想就要成真了齁?呵呵呵。」「哼,以後就會輪到你了!」被麻醉得唇齒分不清的哥哥,大舌頭般地回嗆。

 

為了能戴牙套,一向怕痛的大兒子豆豆對於拔牙一事居然頗能忍受。豆豆想與同學同步流行的心態,由他在拔完牙後傷口仍滲出血水時居然還能嘴角勾著微笑入睡這一點就可看出。我不得不承認,歲月不留人。曾幾何時,我懷中那個眼神只追著媽媽身影跑的小豆豆,早已悄悄地步入了同儕壓力大於天的少年期。

 

拔完牙後的兩個禮拜,一塊塊小小不鏽鋼的金屬片被牢固地黏上豆豆的牙齒表面。牙齒矯正醫師在金屬片間穿上鋼絲線並鎖緊,最後要在金屬片上套上塑膠圈固定鋼絲線時,他問了豆豆要選什麼顏色的塑膠圈。「我朋友他是全用深藍色的塑膠圈,可是我要一個天空藍的、一個嫩草綠的這樣間隔交替用色。」豆豆大氣不喘一聲地流暢回答。看來,這小子還真是想戴牙套想很久了,連牙套上的塑膠圈的顏色都已預先想好!

 

牙套裝上的那一天,豆豆臉上綻放的笑容簡直如同夏日豔陽般的炫可奪目,我心裡暗暗笑道:「嘿嘿,明天你就會知道痛了!」

 

果然,隔天放學後晚餐時,豆豆除了大談特談他的藍綠配色的牙套在學校引起注目之外,對於眼前桌上的餐點卻是一動也不動。

 

「為什麼不吃你的晚餐呢?」我明知故問。

……嗯……啊……」

「牙齒開始酸痛了是不是啊?戴牙套沒你想像中的那麼酷了是不是啊?」

「才不呢,還是很酷!只是……只是……」

小兒子這時猛爆大笑,隨之哼起自編歌曲,唱道:「哥哥的牙齒開始痛了!哥哥的牙齒開始痛了!」

「閉嘴啦你!」豆豆狠瞪了弟弟一眼。

「你們兩個全給我停止!」發聲斥責後,我轉向豆豆說道,「……媽媽知道你會開始牙齒酸痛,沒辦法像以前未戴牙套時那樣咬食,所以今天的晚餐準備了一些柔軟的食物,你就放心慢慢吃吧。」

豆豆猶豫了一會兒,切了一小塊漢堡肉放進嘴裡。才剛咬下第一口,卻急急哀道:「啊──好痛!這漢堡肉好硬!」

「好硬?怎可能?你的這份漢堡肉媽媽混了碎豆腐進去,特別為你做的……」聽到大兒子的抱怨,我往他盤中拿了一小塊漢堡肉試吃,然後說道,「不會硬啊,很軟的。」

「好硬,咬不動……」豆豆仍堅持著。

 

壓下怒火,極力告誡我自己要有母愛,要有同理心,畢竟那是我懷胎十月生下的腹中肉,畢竟我也曾做過鋼牙人。深呼吸一口氣後,我從餐桌站起,走進廚房開火另外熬粥。

 

接下來的好幾天的晚餐當中,我一直在做深呼吸……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lioness
  • 嘩,沙非好溫柔,我也要吃粥!!我記得我的學生也是,把戴牙套當大事,他們也愛自己配顏色,好好玩,像萬聖節就是橘子色和黑色,聖誕節是綠配紅了。最可愛的是卡拉,畫自己的自畫像,咧嘴一個好大的微笑,張口看到的盡是牙齒上的牙套,一個個黏在牙齒上,還塗成了綠色。我看了大笑。(耶,頭香!!)
  • 親愛的獅子

    你確定你是要吃粥,不是要吃菜粽或是楓糖漿?(眨眼)

    我跟豆豆提了你的學生的”經驗談”,他對於萬聖節的橘黑配和聖誕節的紅配綠的點子可是非常欣賞,直說到時候也要來試試呢!

    saphi 於 2009/03/18 03:40 回覆

  • gloriachang
  • 忍住忍住...
  • 我很認真的在忍住,而且都快變成忍者了。XD

    saphi 於 2009/03/18 03:41 回覆

  • fish
  • 辛苦你了!!
  • 不辛苦,只是很挑戰我的烹飪技巧罷了,我都快變不出新菜來了!

    saphi 於 2009/03/18 03:43 回覆

  • Sisi
  • 可憐的小孩﹐好體貼的媽媽﹗
    我的老大是上初中那年戴矯正器﹐剛戴上﹐晚上都睡不好﹐也像豆豆食不知味﹐
    算是人生的新體驗﹗- 吃軟飯!
    也讓我稍稍能體會到古時候女孩子纏足的動機和忍受的痛苦。
  • Dear Sisi

    哈,你怎麼會去把帶牙套跟纏足聯想在一起?(驚訝+佩服)
    Have I ever told you that your brain works quite different from others?! XD

    saphi 於 2009/03/18 03:46 回覆

  • catherina
  • 沙非辛苦啦~
    ㄏㄏ 好個吃軟飯的日子啊
  • 我不辛苦啦,因為帶牙套的人不是我,哈!
    不過ㄋㄟ,我現在已經技窮,變不出新菜色來給吃軟飯的小孩吃了。

    saphi 於 2009/03/18 03:48 回覆

  • gina
  • 妳們那可以買到豆腐,真好啊..
    不好意思,離題了,因在土很難找到豆製的東西,呵呵呵
  • Dear Gina

    咦?土國沒人在賣豆腐嗎?
    我們這裡有一家大陸人專作豆腐在賣,連豆花或豆乾都能訂到呢!(呵呵,沙漠裡終於也有我可以炫耀的東西)而且我們這兒的台灣太太們超能幹的,很多人都會自己做豆漿,Gina要不要搬來沙漠一起住呢?(笑) 

    saphi 於 2009/03/18 03:53 回覆

  • Timmy3586
  • 大笑了...這我完全能體會,戴牙套那段時間,吃是惡夢,可偏偏我又貪吃的要死,真得很要命,大多只能"吞"麵、"含"麵包、"喝"粥,至於吃肉這回事....幾乎等到快拆下來時候才能咬 囧,一咬就痛呀T^T

    痛得不能吃、不能睡,碰巧又大考壓力,那陣子我和一顆炸彈沒兩樣 0.0|||
  • 原來你也帶過牙套,做過鋼牙妹?辛苦你了......

    帶牙套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玉米。因我本來是吃炭烤玉米的人,可是帶了牙套後就完全啃不動,只能整整兩年雙眼含淚地站在炭烤玉米小販攤前聞香......><"

    saphi 於 2009/03/18 04:02 回覆

  • Randyma
  • 一定要忍住...因為妳是個好媽媽...^_^
  • Dear Randyma

    我覺得我已經快變成蠟筆小新裡那個妮妮的媽媽了,
    很想躲進廁所裡去捶打布娃娃發洩 XD

    saphi 於 2009/03/18 04:05 回覆

  • 吉姆
  • 阿姊:你可能肉和豆腐的比例要再調整下了. :-)
  • 吉姆弟,再調整比例的話,那漢堡就會變成素豆腐堡了。哈。

    saphi 於 2009/03/18 04:07 回覆

  • Jessie
  • Soon will be my turn to have this kind of 'soft rice' dishes, as I am getting older and older. I wonder if my girl will cook for me when I am 80? Never mind, I will start to cook my 'soft rice' with chicken broth now ... Bon appeitit!
  • Dear Jessie

    呵,你想太多也想太遠了啦。
    不過,我也是愛吃粥的人,無論是清粥加小菜,或是廣東粥,我都愛。最愛的尤其是皮蛋瘦肉粥,以前學生時代常煮來當消夜吃,只可惜了那時在英國買不到油條來搭配。

    saphi 於 2009/03/18 04:14 回覆

  • 悄悄話
  • gina
  • 妳那裏怎麼這麼幸福啊..我們這裏連要找個豆腐都相當難,沒想到妳還有豆花、豆乾,超羨慕妳,我也有認識的土媳都是自己作豆漿,我也很想學,但沒有紗布就作罷了..
    至於搬去沙漠的話,就指望老公下個工作可以外派,或許就可以跟妳去吃豆花了..呵呵呵
  • Dear Gina

    呵呵,好啊,等妳搬來這兒時,我再帶妳去吃豆花^^

    saphi 於 2009/03/22 15:16 回覆

  • bubblesea
  • 泡以前戴牙套的時候,每月絞緊一次鋼絲都會被迫過一個禮拜的流質減肥生活~
    反正就只能拿著吸管把關,任何不能用喝的泡就自動放棄,省得又要痛上好久~
    不過也有朋友是愛吃,忍不住看美食從眼前溜走,即使是鐵蛋都要剁的碎碎的堅持要吃^^
    不過牙套這種事情會流行嘛?? 還真是第一次聽說耶~ 泡現在想起來根本就是沒完沒了的折磨阿~
    弟弟加油!! 版主也辛苦囉~
  • 兒童牙齒矯正在台灣好像不是挺流行的(我不清楚),但在國外卻是很普遍。一般來說,外國小孩到了國小升國中的階段便會開始帶牙套,所以外國小孩長大後多有一口整齊的牙齒。

    雖然說帶牙套的日子看似沒完沒了,但矯正完後,現在回想起來,也是人生中一個有趣難得的經驗,不是嗎?

    saphi 於 2009/03/22 15:15 回覆

  • lijiahui
  • 很貴吧@@
  • Dear SPQR

    嗯,的確是不便宜。

    saphi 於 2009/04/01 17:23 回覆

  • pei
  • 現在台灣小朋友牙齒矯正越來越多了喔!
    因為家長越來越重視小朋友牙齒咬合、美觀的問題
    而且小學的牙齒檢查也多了「咬合」這個項目
    所以家長很容易注意到
  • Dear pei

    謝謝你留言告知ㄋㄟ,原來現在台灣的小學有了牙齒檢查這一項目,而且還包含檢查牙齒咬合在內,這表示台灣對兒童健檢做得越來越好了。以前我小時候,學校好像只有打預防針以及視力與身高體重檢查。(我不太記得了 XD)

    saphi 於 2009/04/02 17:18 回覆

  • lijiahui
  • 好像有別種方法,比如開刀,似乎比較省時的樣子(不確定)
    這與套子的差別在哪裡呢?

    thanks ^^
  • 這個問題應該要請教牙齒矯正醫師喔,我並不清楚。

    saphi 於 2009/04/08 15:54 回覆

  • CHING
  • 恩...雖然說這樣說有點晚了
    不過,我也有矯正過的經驗
    建議是太早用不太好
    我第一次用是在9歲
    但是因為牙齒還沒發育完全
    所以後來失敗了
    直到國中才重新弄過一次

    臺灣有很多小孩矯正牙齒
    不過,我覺得小六之後矯正成功機率較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