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人天生鬈髮,且多數是又小又密的捲度頭髮,看起來像是還沒泡過水的乾燥的新竹細米粉。有時,我若盯看著阿拉伯人的鬈髮太久,腦子裡不免憶起台灣的家鄉食物,肚子也似乎會跟著咕咕叫了起來。

 

人性裡有一項特點,沒能擁有的,總是最好的。當我在沙漠裡整天空想著吃炒米粉的同時,阿拉伯女人也花很多的時間在美髮店裡洗頭吹髮,硬是把一頭細米粉鬈髮,拉直成陽春麵直髮。但,吹直後的頭髮若一遇雨水或濕氣,便會如同灰姑娘在午夜十二點鐘響時化回原形。因此,一遇到下雨天,我便邀不到女友願意出門來與我喝咖啡了。

 

遠東女性的天生直髮,無論是泡水游泳,或是三溫暖蒸氣,更或是強烈颱風刮雨時,仍是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捲就是不捲,直挺挺的長在頭上,讓天生捲髮的阿拉伯女人羨慕嫉妒死了。

 

除了一頭直髮讓阿拉伯女人羨慕嘆氣之外,遠東女性體質基因裡還有一項優點,也是讓阿拉伯女人或任何一位外國女人羨慕的地方。那便是體毛少。

 

西方社會裡,常可見到男人穿著襯衫時故意解低一個鈕扣,露出少許的胸毛,以表示自己的濃厚男人味。男性體毛在外國人的文化中所象徵的意義,便是性感與成熟。每個小男孩一長大到青少年年紀時,最關心的一件事,無非是臉面上鬍毛的發育程度。鬍毛少,面上無光。鬍毛多,走起路來都有風。

 

但,體毛面毛這檔事,在東方人的社會裡,重視度連前十名都排不上。東方人天生毛髮稀少,歷史文化又崇尚書香禮儀,因此,溫文儒雅的無毛男比起毛毛肌肉男,來得更為受到女性心儀。有些東方男人面毛稀少到一個禮拜只需刮一次鬍子,一支刮鬍刀可以用上一整年,這看在毛髮茂盛的外國人眼中 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於是,西方人愛戲稱東方人為無毛雞。

 

外國人種裡,有幾個民族的體毛數量之多與濃密茂盛之旺的程度,常讓我聯想到叢林裡的黑猩猩。阿拉伯人種便是其中之一。我有位女友,私底下曾對我抱怨過,她的阿拉伯老公只要一洗完澡,那末,整浴缸裡便會佈滿細細黑黑的體毛,讓她清理起來作噁連連。

 

阿拉伯男人的體毛之多,是包括了眉毛鬍毛頭毛手毛腳毛腋毛胸毛背毛頸毛鼻毛耳毛皆多到令人瞪眼咋舌。總之,人體肌膚上有毛細孔存在能長毛的地方,全都長了毛。無怪乎有一學說認為現代人類的遠祖,在約莫十五萬年前,從非洲大陸向外拓展遷移之初,首先到達的地方,便是隔了個紅海的中東半島。  

 

當然,一個人種裡不會單單只出現男性毛髮旺盛,阿拉伯女性同樣也是全身都是毛。精挑細選找個眾人眼中多毛的東方男人,與路上隨便拉個阿拉伯女人,來比賽誰的毛髮多的話,阿拉伯女人鐵定勝出。

 

這話,我可不是隨便說說的玩笑話。我真是曾被阿拉伯女人的多毛給嚇著過。

 

在我嫁來沙漠的頭一年,有一回,好友邀我客串婚紗秀的模特兒。於是乎,我得到廠商的婚紗店裡試穿走秀的禮服。這家婚紗店裡有一間牆面裝置了大片落地鏡的更衣室,空間寬敞足以容納十人同時更衣。我拿了廠商給我的禮服後,便往更衣室走進。當時,更衣室裡空無一人,我自在地站在鏡子前開始卸下身上的衣褲。

 

不多久,有人走進來更衣室裡。我瞄見是個女人便不在意,繼續脫衣的動作。  

 

就在我彎低身子除去牛仔褲時,鏡子裡反映出一雙長滿密密麻麻捲曲黑毛的腿。這雙腿當然不是我的,是我背後之人的腿。我當下的反應是,有個男人就在更衣室裡,而我身上只剩穿貼身內衣!驚呼一聲後,我趕緊一把抓起地上的衣物遮掩住身子,轉頭去面對那個闖入更衣室的色狼。      

 

當我轉過頭去後,我看到另一個面露驚恐的女人。被我的尖叫聲嚇壞的女人。她也抓著衣物掩蓋自己的身體。原來,那雙毛毛腿是她的。更衣室裡並沒有任何男人,也沒有色狼。更衣室裡有的,只是一個無毛雞的我,跟一個毛猩猩的阿拉伯女人。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女人也可以長那麼多毛在身上的。

 

沙漠國家的中上層社會流行無毛美感。這一點,是跟隨西方社會的流行。多毛的阿拉伯女人,在無毛這項流行上頭,很是吃虧。因為她們要除毛的地方不僅太多,也因毛髮生長過速,得頻繁地定時除毛。難怪沙漠裡的美容沙龍店如春雨般的四處林立,每三五小步,便有一家。 

 

台灣的美容沙龍店賺的是做臉護膚的錢。沙漠裡,做臉護膚是美容沙龍店的副業,他們主要的賺錢營業項目,是指甲美容與除毛兩大項。

 

沙漠的美容沙龍店裡,指甲美容區與身體護膚區是分開獨立的空間。阿拉伯女人把修指甲當做喝咖啡八卦閒聊的娛樂活動,每個禮拜一次,偕伴固定報到。身體護膚區代表的是與肌膚有關的美容項目,但實際上,除了一間房是用來做為做臉護膚按摩之外,其餘的小房間全是除毛專用。

 

只要無毛美感的流行繼續存在,這些除毛小房間,就會是阿拉伯女人從青春期開始,一直陪伴她們到老死的美麗與哀愁。

 

除毛的方法有許多,依照除毛部位的不同來使用不同的方法,可以是棉線挽臉式,也可以是蜜蠟或熱蠟。阿拉伯女人喜愛用棉線來挽臉或修眉毛,蜜蠟則用來除去唇上細毛或身體毛髮。但毛髮若又粗又濃密的話,便得要用熱蠟才拔除得了。

 

除毛有多痛?大家來想像一下,把一根鼻毛強力拔下的痛感,依據欲除去的毛髮數量乘上同倍數,就是那麼的痛!

 

除毛室裡,接連傳出的高聲哀嚎,聽在我的耳中,讓我聯想到好萊塢驚悸電影裡,女主角被恐怖鬼怪追殺時,所發出的慘叫聲。因此,搬到沙漠後有好多年,即便我對蜜蠟熱蠟除毛感到好奇,也提不起那個膽敢去嘗試。

 

我對蜜蠟熱蠟除毛的膽小,在阿拉伯女友間被傳為笑話。「妳連小孩都生了兩個,生產的劇痛都能熬過來,居然會怕蜜蠟或熱蠟除毛的痛?」阿拉伯女友們常這麼譏笑我。久了,我自己也心想,對啊,生小孩那麼痛的大痛我都能熬過,何必去怕蜜蠟熱蠟除毛這種小痛呢?  

 

於是,我拜託一位阿拉伯女友,在她下次要去做熱蠟除毛的時候,讓我跟著見識學習一番,為我將來要做除毛時先墊點經驗底子。

 

女友告訴我,若要達到除毛後肌膚光滑的最佳效果,應該等毛髮數量長得濃密些長度長些,再去做除毛。我心想,依照我用刮鬍刀剃毛的經驗,要等毛髮長得長些濃密些,那可是要等好一陣子的。

 

但看來,我對阿拉伯女人的毛髮的生長速度太不夠了解了。因為,我等了不到七天,女友便說她的毛髮已達到除毛的標準,可以去美容沙龍店了。

 

七天?七天能長出什麼濃密長毛出來?我心想。結果又證明,我對阿拉伯女人的毛髮的生長速度真是太不夠了解了。在美容沙龍店內的除毛小房間裡,望著女友卸下外衣後茂密的毛毛腋下與蓬勃的毛毛雙腿,我簡直不敢相信,差點脫口問道女友是否有用快速生髮水日夜噴灑,才得來如此佳績。 

 

「嗯……啊──好痛!嗯……啊──好痛!」隨著美容師塗抹熱臘,接著在熱蠟上鋪黏一張棉紙,然後刷一聲地抽高拔除紙張,女友跟著發出規律性的配合哀嚎聲。

耳聽著女友的哀嚎聲,又眼看著她臉上痛楚的表情,我對於嘗試熱蠟除毛的好奇度瞬間退去一大半。我轉向美容師問道:「除毛都這麼痛的嗎?」

「妳們東方女人毛少,所以不會痛的啦。」美容師的回答隱隱帶著除過千人毛的大師口吻,「……有些阿拉伯女人可是體毛多到得全身都做除毛呢!」 

 

體毛多到得全身都做除毛?這麼說來,我的女友還不算是個毛猩猩?在更衣室裡被我誤當色狼的那個女人,也稱不上是個毛猩猩?我不由自主地開始想像著一個需要做全身除毛的女人的裸體的畫面……    

 

雖然我的東方蘿蔔腿比不上阿拉伯女人的修長筷子腿,我的東方杏仁眼也沒有阿拉伯女人的核桃眼那麼大而深邃,但最起碼,我的美麗與哀愁,不像沙漠裡的阿拉伯女人那樣,全是跟毛有關的。想像許久後,我暗暗慶幸著。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60期2009年2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