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家大兒子豆豆唸小學一年級後不多久,他的班上轉來了一位新學生,名叫塔勒克。那一年,我家大兒子六歲,塔勒克也是六歲。我會注意到這個孩子,除了因為他與豆豆在學校裡走得較近之外,也是因為塔勒克表現出與同齡小孩大不相同的舉止。

 

通常六七歲的小男孩總是精力十足,整個人像是廣告裡那隻裝了長效持久電力電池的兔子玩具,怎麼跑動都還是電力十足。六七歲的小孩,眼珠子也總是好奇地東瞧西看,見了陌生人也尚未俱備警戒心,而且老是有說不完的嘰嘰喳喳的話語。但,塔勒克卻不是這個樣子,他非常的沉默少話,甚至是過份的沉默少話,一雙棕色大眼睛對周遭人們只匆匆掠撇過,逃避著與他人的眼神交會。

 

這樣的孩子,讓人感到不安。

 

另外,我也注意到塔勒克只會說英語,阿拉伯語似乎是不太懂的。一天,我才從來接塔勒克放學回家的阿拉伯祖母口中得知,原來塔勒克的爸爸雖是阿拉伯人,但媽媽卻是美國人,而塔勒克在美國出生長大,一直到最近才搬來中東。

 

我與塔勒克的祖母常在等待小孩放學時聊天,到了一年級學期近末時,兩人已相互熟識。這時,我也才知道塔勒克的家庭背景。

 

原來,塔勒克的爸媽在他三歲時離婚,塔勒克與媽媽同住,週末才與爸爸一起渡過。這樣的情況到了塔勒克六歲的時候有了重大的改變。他,在媽媽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帶離美國,由阿拉伯祖母帶離出境的。

 

妳是說,妳沒告訴塔勒克的媽媽就把小孩帶回中東?」望著眼前這位打扮雅致的貴婦人,我訝鄂地問道。

塔勒克是我們家族的血脈孩子,他爸爸要搬回中東定居,當然不能把血脈孩子留在美國,他那美國媽媽怎懂得如何教養我們阿拉伯孩子!塔勒克祖母回答得理所當然,似乎這樣做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突然間,我明白為什麼塔勒克會讓人感到不安。這股不安的感覺,是心疼孩子。

 

過了一個暑假之後,我家大兒子與塔勒克升上二年級。一天,放學前,在一群等待小孩下課的熟面孔媽媽之中,出現了一張陌生的臉孔。這張陌生臉孔的主人有著金棕色過肩的頭髮,高挑的身材,以及很明顯白種人在烈日下特有的泛紅肌膚。

 

她,宛若等不及低年級大樓的大門敞開般地貼門等站著,身後跟著一名菲傭和阿拉伯司機,監督似地跟著她。

 

下課鈴聲一響,這位陌生女士箭一般地直飛進入大門,頭部隨著眼睛四處搜尋的動作而忽一會兒地望向右又望向左。等我走到達大樓內兒子的教室門口時,這位太太也站在那兒。看來,她的小孩似乎是與豆豆同班級。

 

教室裡,所有的小朋友皆已背好書包,站在門口處排成一字形隊伍,等著被接回家。每出現一位家長,老師便叫名,讓排隊中的小朋友出列與家長會合。

 

輪到這位陌生女士時,她跟老師說了小朋友的名字,老師愣了一下後往這位陌生女士身後緊跟著的阿拉伯司機拋去詢問眼光。司機點了點頭,老師才喊塔勒克出列。

 

這位陌生女士以抖顫的聲音對塔勒克輕喚道:嗨,寶貝。

 

班上的小朋友全以好奇的眼光盯著這位陌生女士,其中有幾個小朋友拉了拉塔勒克的衣服,問說這位女士是誰。隊伍之中,塔勒克瞧見來者後並沒有馬上出列,反而直挺挺地站在原地,頭垂得低低的彷彿脖子骨斷了似的,兩隻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狀貼伏在大腿邊。轉瞬間,偌大的眼淚成串地滾啊滾的滑下塔勒克那小小的臉龐,臉上的神情是皺成一團的悲與憤。

 

這位陌生女士激動地衝進教室去,卻又怕打驚了孩子,於是便蹲低在塔勒克的身前,輕柔地撫住他那握得緊緊的小拳頭,嘴裡斷斷續續地低喃道:「寶貝,我好抱歉,好抱歉……」這一會兒,塔勒克才嚎啕地大哭出聲,緊緊擁抱住這位女士,扯痛人心肺地哭喊著:媽咪──媽咪──

 

那是我唯一一次見到塔勒克的美國媽媽,塔勒克的阿拉伯家人同意讓她飛來中東探視孩子。二年級下學期,塔勒克被阿拉伯家人轉學到別的學校就讀,我再也沒見過這孩子了。

 

從塔勒克被無預警地帶離開母親身邊,到終於再看到母親時,大約是一年多的時間。年幼的他不懂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他被帶離原居住國,為什麼他不能再與媽媽同住,為什麼大人這樣替他做決定……許多又許多個的為什麼,充斥在塔勒克的心中。而這些得不到解答的為什麼,也在一個孩子的年幼心靈裡深深地劃下一道道悲憤交加的刀疤。

 

塔勒克,不是我在中東所見到過的第一個被親人綁架的兒童,更也不是最後一個。這些被親人綁架的兒童之中,也包括了台灣女人與阿拉伯男人聯姻所生的孩子。

 

搶奪小孩事件,在地球的每個角落,不斷上演著。兩個月前,一名台灣男子與瑞典妻子在美國離婚後失去小孩的監護權,於是綁架了自己的兒子,目前他與小孩皆行蹤不明。而台灣某女藝人與夫家也發生搶小孩事件,女藝人開記者會哭訴先生帶走女兒,先生的家庭友人則反爆料女藝人以前也做過搶小孩的事情。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成人的感情世界本就錯綜複雜,只不過,單純的孩子卻得承受這份錯綜複雜之中的不堪與絕裂。成年人們自私地把孩子佔為己有物,或是談判籌碼,口裡聲聲說是愛孩子,可是卻不惜讓孩子的稚幼心靈與自己的破碎婚姻一起玉石俱焚。

 

塔勒克臉上偌大的淚珠與緊握成拳的小手,一直到今天,仍抹不去地刻印在我的腦海裡。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麥斯
  • 有點像是巴西小男孩吳憶樺的翻版,讀來讓人鼻酸!
  • 若我沒記錯的話,吳憶樺是在巴西外婆知情之下跟隨爸爸回台灣探親旅遊的,原本好像只待一兩個月。後來爸爸意外(心臟病發?)身亡,台灣的家人們才決定留下吳憶樺,因為他是爸爸身後唯一的香火。此一舉動,引發了台巴兩國搶小孩的風波。

    中東的案例與吳憶樺不同之處在於,小孩的父母親都健在,有些甚至也沒離婚,但中東爸爸在沒告知外籍媽媽(連小孩也不知道自己要離開)的情形下,將小孩偷帶走搬回中東。而中東的法令明文規定,小孩為父親的財產,未成年的小孩在未經父親同意之下不得出國,以至於這些混血孩子只要一旦被父親帶進中東,外籍母親便無法將他們帶回原居住國了。

    saphi 於 2009/04/11 16:22 回覆

  • lovejie2005
  • 好可憐的小孩,為什麼人都要這麼自私的去以自以為是對孩子好的方式去傷害他們?
    難怪這些小孩成人後大都有心理偏差,誰的錯?!
  • 香火這兩個字,讓父親自認為有權利去為孩子做決定。而懷胎十月,也讓母親覺得只有她才知道什麼是對小孩最好。

    可是,父母親很少有人明白,小孩一旦出生後便是個擁有自我生命的獨立個體。而這個獨立的生命個體,是不屬於任何人,只屬於他/她自己的。

    saphi 於 2009/04/11 16:28 回覆

  • Juliana
  • 好難過喔!
    特別是最近看到名人夫妻又藉著媒體吵架的新聞, 更是感觸良多。
    說到底,這些人其實才是最自私的,什麼都只想到自己,
    萬分自以為是!
  • 姑且不論眼前搶小孩的舉動對孩子所造成的影響,光是藉由互揭瘡疤來顯示自己比配偶更適合擁有小孩的扶養權,等到將來孩子長大成人得知父母的這些內幕瘡疤後,他/她對自己的父母親還能有多少的尊重呢?

    saphi 於 2009/04/11 16:35 回覆

  • Bangla Mela
  • 知道嘛~我也曾經把二個孩子偷偷帶回台灣過~臨上飛機前才讓孩子打電話和爸爸說。
  • Dear Bangla Mela

    除非是你自身或小孩人身安危遭逢危險顧慮,不然的話,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好嗎?

    saphi 於 2009/04/11 16:37 回覆

  • suzujam
  • 看了真是令人眼紅鼻子酸
  • 只能在爸媽之中選一個的小孩,真的是非常的讓人心疼他們的遭遇。 

    saphi 於 2009/04/11 16:39 回覆

  • virechild
  • 好喜歡你的文筆~
    這社會很多很無奈的事情
    看到這種我真的會很鼻酸
    大人老是用自己的價值觀架在別人身上
    孩子們都很無奈的
  • Dear virechild

    成年人對於不相干的陌生人都會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與觀點了,對於出自己身的孩子更是會做得理所當然,毫無顧忌。唉,孩子們的無奈,是多得數不清啊.....

    saphi 於 2009/04/11 16:47 回覆

  • YY
  • 反正哦.夫妻離婚最可憐的就是小孩子.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夫妻願意繼續維持假象婚姻的原因吧.不過好像在阿拉伯世界裡.外國媽媽永遠是弱者.那阿拉伯媽媽會比較有利嗎?
  • Dear YY

    阿拉伯媽媽不會比較有利,因為中東關於國籍法以及小孩的相關法令是建構在保護父親的權利之上,法令明文規定小孩是父親的財產(若父親在小孩未成年前過世,則小孩的監護權是給予父親家的祖父母與叔叔伯伯)。除非阿拉伯媽媽的娘家在當地是財大氣粗,不然的話,也是不比外籍媽媽有利。

    saphi 於 2009/04/11 16:55 回覆

  • Bangla cookie
  • 可否請這些搶小孩的父母,看看這篇文章;
    大人的自私,要心愛的孩子們來承擔!
  • Dear Bangla cookie

    有些人覺得不為孩子著想便離婚的人是自私的,但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覺得離婚並不是個自私的行為,因為夫妻若平和離婚,小孩仍然可以擁有雙親的關愛。自私的是褫奪小孩擁有雙親關愛的權利的吵鬧離婚夫妻,強迫小孩接受只有爸爸或是媽媽的情況。

    saphi 於 2009/04/11 17:10 回覆

  • Sophie from Poland
  • 真另人心疼。
  • Dear Sophie

    是啊,連我們外人都心疼孩子的遭遇,我真想不通為什麼身為小孩父母的人,反倒不心疼他們自己的孩子得遭遇這樣的事呢?

    saphi 於 2009/04/11 17:12 回覆

  • tssang
  • ai...but usually i think it's better for kids to be with mother....
  • Dear tssang

    一般而言,母親似乎是比父親更適合照顧小孩,尤其是尚年幼的小孩。但每件事也都有例外,有些爸爸身兼母職反而做得比媽媽還好。所以說,應該是依人而定。

    saphi 於 2009/04/11 17:50 回覆

  • roycesmom
  • how sad~
  • It is very sad indeed, especially we are parents now so that we felt even more for these kids.

    saphi 於 2009/04/11 17:52 回覆

  • yuanxu
  • 從做了媽咪之後,每每看到這類文章就忍不住的軟弱.要拆散母子真是天下最殘忍的事,
  • 嗯,做了父母後,看到被大人”摧殘”的小孩的案例,心裡都特別有感觸。

    saphi 於 2009/04/11 17:54 回覆

  • ohlala
  • 把小孩子當成籌碼或物品

    真是糟糕哩>"<
  • 是啊,也不過就是懷胎十月或是五分鐘(or 五秒鐘? XD)的精子捐贈行為,怎麼會讓父母親認為自己有權利替小孩做下影響孩子一生的決定呢?(嘆)

    saphi 於 2009/04/11 18:11 回覆

  • yulunanabaicu
  • 小孩是無辜的....
    大人應該要好好反省~~~~
  • 做出這樣事情的大人真的應該要好好反省..........不過,會反省的大人有幾個呢?(嘆)

    saphi 於 2009/04/11 18:14 回覆

  • Randyma
  • 妳又害我鼻子酸.眼睛泛紅...
    不過.我還是比較同情媽媽...
    但.到現在比較能體會妳說的.要嫁給阿拉伯人之前.一定要考慮清楚...

  • Dear Randyma

    無論嫁娶的對象是何人,結婚前都要考慮清楚的。只是嫁給像阿拉伯人這樣不單單是文化風俗與我們大不相同,而且連法律都差異極大的國家,更是要三思許多。

    saphi 於 2009/04/11 18:21 回覆

  • chingjin
  • 大人們的事 為什麼要小孩子來承擔??
    這是我一直納悶的事...我們也都昰從小孩子變成大人,應該懂得少了爸爸或是媽媽在身旁 昰不幸福的 ! 大人們就是不懂得將心比心!!!
  • Dear chingjin

    是啊,大人也是由小孩長成的,可是怎麼有許多的人一旦長大了便忘了自己做孩子時的感受呢?好似這些人是沒做過小孩,因此無法對孩童將心比心,戀童或是虐童的人就是一個例子!(怒)

    saphi 於 2009/04/13 15:52 回覆

  • Chinyen
  • 清官難判家務事!!!...大人將自我認定何為最好的給其孩童, 但錯誤的婚姻下, 小孩永遠為直接
    受害者, 離與不離跟爸或媽???小孩永遠無法得到完整的愛與擁著一缺陷的心
  • Dear Chinyen

    離婚一事,只要處理得好,便能將對小孩的傷害減到最低點。只可惜,大多數的人在離婚的當頭都被自己的悲憤感受沖昏頭,根本無法去細思與保護小孩的感受與處境。

    saphi 於 2009/04/13 15:56 回覆

  • Sisi
  • 那個文化視婦女孩童為財產﹐都是弱勢﹐如果家族勢力龐大﹐經濟條件優沃﹐那就更加不堪﹐可憐啊﹐可憐﹗唉﹗這是連乾一杯也不能解的愁啊﹗
  • Dear Sisi

    關於綁架小孩這件事,我與朋友們曾討論過台灣在這方面應針對一些特定國家來做出入境管制修法。因為這些特定國家的父親能輕鬆容易的把孩子帶出台灣,無需經過台灣母親同意,而孩子一旦被帶離台灣帶進這些特定國家後便無法再出境了,除非孩子長大成年或是父親允許。

    saphi 於 2009/04/13 16:05 回覆

  • 飄浮的流雲
  • 比較ok的情況
    就像你說的~ 孩子被其中一方搶走
    然後心碎委屈的過著日子

    更慘的是
    最近有個新聞是
    一對男女要分手
    男方把兩個孩子帶走~ 還疾速飆車
    離家不久就撞死了
    小男孩飛出車外...受了皮肉傷
    但小女孩就成了爸爸的陪葬品
  • Dear 飄浮的流雲

    那則新聞我有看到,當場三字經全部飆出籠。父母,該是孩子生命的啟始者,絕不該是孩子生命的終結者!

    saphi 於 2009/04/13 16:08 回覆

  • 馬蹄印子
  • 真是哭死我了
    文化的不同真是讓我們揪心,尤其是無辜孩子成了犧牲品,憂心他門長大後容易被憤怒侵蝕的心
  • Dear 馬蹄印子

    孩子像白紙般的純真心靈,原本該是被渲染上亮麗豐富的美妙人生色彩,但卻被父母無端加入悲與憤。若不好好開導的話,的確很讓人憂心他們長大後所抱持的人生態度。

    saphi 於 2009/04/13 17:09 回覆

  • Lattefa
  • saphi,想連結你這篇在我下篇文章內容裡,應該沒問題吧!
  • 沒問題,歡迎你引用與放連結。

    saphi 於 2009/04/13 17:15 回覆

  • 凱拉
  • 嗨我住荷蘭,最近也剛讀了一篇類似的報導,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荷蘭母親與土耳其回教父親搶小孩的新聞.

    這位媽媽與先生離異,協議共同照顧小孩.有一年的夏天,先生說要帶小孩回土耳其見家人,預計待四星期,但自此一去不回.荷蘭媽媽想盡辦法,透過法律與外交部,一年半後先生同意小孩跟著荷蘭母親會比較好,才將小孩要回來.

    小孩在土耳其很受寵,但是當他剛回到荷蘭,每天都黏在媽媽身邊,害怕自己又跟媽媽分開,非常沒安全感.媽媽也不好過,整整一年多沒睡好覺,靠著毅力撐過無數漫長的夜.

    這種事總是讓當母親的我很難過,實在明白回教國家是憑甚麼,認為小孩可以這樣用偷用搶的硬要他們當回教徒,每次這種新聞一出來,除了回教徒會同情自己人,有誰會同情這種偷小孩的父親?!
  • Dear 凱拉

    綁架小孩這種事是每個國家都有發生,並非回教國家的專利。只不過,回教國家的文化是以父系色彩濃厚出了名,再加上法律也是建構在鞏固男人權利之上,因此會讓人產生”綁架小孩=回教國家”的錯覺。

    當一個國家的風俗習慣是將孩童視為家族血脈財產的時候,父母親搶奪或是綁架小孩的發生率便會大幅提高。

    至於你所提到的”除了回教徒會同情自己人,有誰會同情這種偷小孩的父親?!”,我認為這句話應該要擴大範圍,改成”除了將孩童視為家族血脈財產的風俗習慣的民族會同情自己人之外,有誰會同情這種偷小孩的父親?!”。

    我要不諱言的說句話,當初台灣巴西兩國在爭小孩(吳憶樺)的時候,台灣社會出現很大的一股支持風浪,認為小孩應該留在台灣而不是回巴西去。而支持的原因只是基於小孩有一半台灣人血統又是台灣爸爸身後遺留的孤子,並沒有考慮到小孩是在巴西出生長大的,對小孩而言巴西是他的祖國,他的外婆也是他最熟悉的親人。雖然後續發展,巴西的外婆無法繼續扶養小孩而將他給了德國家庭領養,讓人感嘆。

    但事件一開始時,支持者僅憑著”小孩是我們台灣人的子孫”的這一論調,不也是跟回教國家所持的論調一樣嗎?

    saphi 於 2009/04/16 03:54 回覆

  • 親麻
  • 看了心就酸了
    捨不得~~
    我不懂回教教義
    也不明白各國法律怎麼訂
    為什麼就沒有問問孩子要什麼呢
    唉~~
  • Dear 親麻

    其實不單單是回教國家,這地球上所有把小孩視為家族血脈財產的習俗文化的國家,都有不以小孩最大利益為考量的法令律法。而且這些把小孩視為家族血脈財產的國家,也都有嚴重的男女不平等的社會現象.........

    saphi 於 2009/04/18 16:01 回覆

  • 凱拉
  • 看這則俄法搶小孩的新聞,我腦中略過的就是東歐女子的強悍模樣,這位俄國媽媽果真是貨真價實的俄國人.

  • Dear 凱拉

    嗯,共產社會文化出身的女人,一般來說,都非常強悍,我所遇到的前蘇聯國家的女人也是如此。不知道是共產文化讓她們變得強悍,亦或是原本的民族性便是如此,真讓人好奇原因為何?

    saphi 於 2009/04/18 16:05 回覆

  • Delphine
  • Dear 沙非
    這是「not without my daughter」電影的翻版嘛......
  • Dear Delphine

    我沒看過「not without my daughter」這部電影,但我看過另一部電影(名字一時想不起來)也是類似情節。我記得初次看這樣的電影時,訝異之際卻又不太相信,認為這不過是萬中獨偶的例子。一直到我搬到中東定居後,隨著一年一年的過去,遇到的實例越來越多,我才發現綁架小孩的事情雖不普遍,但也絕不是稀奇少見之事。

    saphi 於 2009/04/18 16:35 回覆

  • Jessie傑西
  • 很少有離婚的父母是站在孩子的立場想的
  • Dear Jessie

    是啊,離婚時,成年人太專注在自己的感受上頭,很少會顧及到孩子。(嘆)

    saphi 於 2009/04/25 16:36 回覆

  • 凱拉
  • 我先生的新助理,純荷蘭人,她的姐姐嫁給土耳其回教徒,婚後幾年老公決定娶第二個,荷蘭女人當然不願意,想離婚.土耳其老公威脅不准離,因為事關家族的榮譽,要是她敢單方面申請離婚,土耳其老公威脅將殺了她娘家全家.

    因此,這位荷蘭太太進了家暴中心,躲在那裡很久了...

    唯一幸運的一件事:他們沒小孩.
  • Dear 凱拉

    你先生助理的姐姐是嫁給土耳其人又住在土耳其嗎?我覺得她是嫁到不好的男人,又剛好是屬於思想偏激的那種男人。雖然說,中東男人非常的大男人主義,且又好面子到死,但真會為了家族門風而動手殺人的男人,絕對是社會裡的少數份子,不是大多數。只可惜,這樣的男人,確實是存在的。

    saphi 於 2009/05/05 15:24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