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唸國中時,每個女孩子都得上家政課,學的不外乎是些有關烹飪女紅類的東西。我是個大而化之又沒耐心的人,煮個兩道菜雖然可勉強過關,但針線上的功夫可就完全不行。

 

猶記得國中一年級時,有一堂家政課是要我們利用一捲毛線來做出一隻小兔子。

 

「來,用姆指與食指抓緊毛線做為中心點,上下繞8字型的圓圈……」慈祥又和藹的家政老師,戴著她那一副老花眼鏡,輕聲細語地向我們一群小女生一步驟一步驟地解釋著做法。

 

我照著做了。

 

「要記得,上下兩個圈圈要同樣大小……」家政老師繼續說著。

 

低頭望去,看到我手上的兩個圈圈是一大一小,我只好拆掉重做。

 

「毛線要多繞幾圈,這樣小白兔才會看起來既蓬鬆又可愛……」家政老師邊說邊走下講台,看查大家的進展。

 

多繞幾圈?這有什麼問題,我不但會多繞幾圈,繞完後,我又再多加幾圈上去。

 

「好,繞完後,在8字中間繞兩圈打個結……」家政老師經過我身邊,點了點頭,顯然是對我的毛線圈感到滿意。

 

「現在,我們用同樣方法再來做另一個圈圈。這次要做大些,當成小白兔的身體……」

 

做大一點?這也絕對沒有問題,大而化之可是我的專長。

 

我一步驟一步驟地跟著老師做。8字型的毛線圈完成後得在兩側尾端剪開,然後用梳子梳開毛線,沒一會兒,毛線圈變成一個毛絨絨的毛線球。接著,把小毛線球與大毛線球縫在一起,如此一來,小白兔的初步型體便已完成。

 

呵呵呵,我的作品看起來好可愛,又蓬鬆又大又……很像一隻豬!

 

在我轉頭去看其他女同學的作品時,突然發現自己的作品跟別人的不大一樣。大家的作品是一個小毛線球縫在一個橢圓形的毛線球上,就像隻小白兔;而我的卻是一個小毛線球配上一個巨大的圓型毛線球,看起來就像隻普渡拜拜用的大神豬。原來,家政老師說做大一點的毛線球,是指8字型的長度增加,不是厚度增加。

 

那隻大白豬,老師帶有鼓勵意味地給了我一個「乙」。往後的家政課裡,我也沒拿過比「乙」更好的成績過。

 

女紅之於我,猶如男人穿裙子,怎麼看怎麼彆扭。

 

大學時,由於我主修服裝商品學,基礎縫紉課是必修學分。我埋頭苦幹,認真上課,學期末了,教授給了我一個「C」,讓我過關,並語帶幽默地跟我說:「還好妳的主修不是服裝設計!」

 

雖然對我來說擁有一雙女紅巧手,猶如天上的晶亮明月一般,可望而不可及,但基礎縫紉課確是帶給我以後工作上很大的幫助。

 

大學畢業後,我進入服裝界工作,從店員、助理開始做起,數年後,我升至高階主管的職位。又過了幾年,我退出職場,做個專職媽媽。習慣了在職場上發號士令,辭職待在家中讓我一整胸口的壯志豪情頓時無處發洩。老公小孩天天看我如困獸般地鬱鬱不歡,大家夥便事事讓著我,處處屈就著我。久了,我心想不能如此沉淪下去,便開始給自己找事做。

 

一天,我翻起唐詩三百首來看,讀著讀著,「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躍入我的眼簾。

 

啊,是了,這世上哪有任何東西能比母親一針一線縫補出的衣褲來得珍貴呢?想我當年可是唸過家政課、上過縫紉課的人,也許……我是大器晚成型,從今以後女紅或許會是我的強項。

 

我急急跑去翻弄老公小孩的衣櫃,看看有什麼需要縫補的衣服。

 

現在的紡織品做得可真堅韌,布料做得又耐洗,我找了老半天,找不到一件衣服可讓我發揮所長。眼角間,我瞧見一雙襪子腳指部位有個鬆脫處,心一喜,我把全家人的襪子都翻了出來檢查。

 

呵呵呵,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給我找著好幾雙需要修補的襪子。  

 

我拿出針線盒,比對襪子的顏色來用線。一針一線,我縫著補著,確定這鬆脫處經由我一雙巧手愛心修補、幾年內即便風吹雨打也絕無可能破損後,換下一雙襪子繼續縫著補著。

 

「妳在幹什麼?」臥室裡忽然傳來老公的訝問聲。

 

哎呀,我的母愛竟維持如此之久,補襪補到連時間飛逝而過,老公回了家都不自覺。

 

「我在縫補襪子。」洋溢著母愛的光芒,我回答。

「縫補襪子?幹嘛縫補襪子?這些都是菜市場六雙一百元的便宜襪子,不是一雙六百元的高級襪子耶!」

「啐,真是的,六雙一百元的襪子難道就不是襪子嗎?你真是不懂得節省,愛惜東西。」

「節省?妳少買雙鞋,我們就可以省下很多錢了……」老公搖著頭不可置信。

 

我那突來又過度溢滿的慈母心,隔了一夜,仍舊沒消退。一早,我便迫不及待地鼓勵慫恿我家小孩穿上這些縫補過的襪子,叮嚀他們要乖乖上課認真讀書,好好珍惜媽媽對他們的愛。小孩穿戴整齊正準備出門,我又給他們來個左親右抱之後才滿眶愛意閃閃發光地倚在門廊下目送小孩上學去。

 

一整天我幻想著孩子們腳穿著我親手縫補的襪子在學校裡跑來跑去,快樂地與同學們嘻戲玩耍,專心地聽老師上課。孟郊的娘,當年一定也是像我這樣母愛多多,才會讓自己的兒子感動到寫出《遊子吟》這首流傳千古的五言古詩。

 

盼呀盼地,好不容易盼到了小孩下課放學時間,我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便問:「今天學校過得如何?」

「爛透了!」老大豆豆皺著眉,說道,「……一整天,我的腳指頭都好痛!」

「對!我的腳指頭也好痛!」小兒子連珠炮地跟著抱怨,手指著自己的腳,說道,「……媽咪,我的襪子裡好像有塊硬東西,弄得我很不舒服!」

「硬東西?怎麼會有硬東西?」我不解。

 

兩個兒子連忙把鞋給脫了,露出穿著襪子的腳丫子給我看。

 

「妳看,就是這裡有塊硬團弄得我好痛!」小兒子指著大腳指頂端,在那兒,有我前一天慈母手中線縫補過的痕跡。

「呃……那只不過是媽媽縫補過的幾根線罷了,哪會弄痛你呢?」

「可是真的是會痛啊!超讓人不舒服的!」嘟著嘴,小孩嚷著。

 

唉,現在的小孩不為慈母手中線寫首流傳千古的詩詞也就罷了,居然還抱怨連連,真是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啊?

 

沒想到,那一天晚上老公下班後,也跟我抱怨同樣的事情,說他的襪子原本只有一個細小鬆脫,卻被我補成個跟顆彈珠一樣大的立體球狀物,穿在腳上,說有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你也說得太誇張了吧,這縫補過的地方哪有跟彈珠一樣大?」我辯駁著。

「也許沒彈珠那麼大,可是也差不多了。」老公說著說著,兩眼以一副臣惶恐的眼神向我瞟來,哀求道,「……老婆,我不是不感激妳補襪的心意,只不過……可不可以請妳以後不要再補襪了啊──」

 

 

 

【文末補注】

孟郊,西元751-814年,唐朝人士,代表作為《遊子吟》。

 

《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兒歌版遊子吟》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ella308
  • 這篇我大笑耶,哈哈哈!
    你們家人反應好好笑喔^^
  • 唉,我家人的反應,只讓我覺得自己的一片真心卻換來了狠心......(心頭中箭)

    saphi 於 2009/04/14 18:29 回覆

  • Jessica
  • 有時候,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已做不會的事
    像我也是裁縫白痴,國中家政做個枕頭
    有的人能做的像外面門市賣的,我做的就像被小孩玩壞的爛枕頭...
    所以還是讓我媽縫吧XDD
  • Dear Jessica

    我也記得有做枕頭這件事耶......是說以前的家政課是全國統一規定都要做枕頭的嗎?(傻眼)為什麼要教女生做枕頭啊?當陪嫁的嫁妝嗎?(笑)

    saphi 於 2009/04/14 18:33 回覆

  • Sisi
  • 呵呵﹐沙非的兔子像大神豬還不錯耶﹐我的簡直就是個可憐的瘌痢頭。
    我去買衣服時﹐一向都會很小心的看標籤﹐要燙的或是要乾洗的衣物﹐就是當然的拒絕往來貨。如果衣服脫線了﹐釦子鬆了﹐那衣服就報銷啦。
    我的表妹還教我怎麼在學校和辦公室用訂書機和透明膠帶做危機處理﹐訂書機和透明膠帶都招呼不了的緊急狀況﹐就是搭計程車提早回家嘍﹗
    上次老阿媽過世後﹐大家清點她的遺物﹐有一台織毛衣機﹐可以織各種美麗繁複的花紋﹐我看簡直比超級電腦還複雜﹐又看到一個木製的針線盒﹐古典的造型和豐富的內容﹐我的妯娌們每個人都已經有了比較現代的版本﹐大家都看我﹐要讓給我﹐我﹐我﹐我﹐如果當年考完大學沒有上過裁縫課﹐說不定就比較有勇氣接下來呢﹗
  • Dear Sisi

    喔哇,織毛衣機?是家庭用的小型織毛衣機嗎?
    這倒新鮮,我第一次聽到!
    那機器長什麼樣子?像縫紉機的長相嗎?(好奇)

    saphi 於 2009/04/14 18:37 回覆

  • iamj
  • 哈哈哈,感同身受耶。看到釦子掉只想拿瞬間膠黏上去,反正效果會和我縫的差不多^^。
  • 瞬間膠?...............(非常認真在考慮採用此法的宅妻人母低思中 XD)

    saphi 於 2009/04/14 18:40 回覆

  • Randyma
  • 哈哈哈哈哈......
    我對女紅這類的是一竅不通...不過.我也懶的去試..
  • Dear Randyma

    我也懶得去試,但我夫家婆婆與大姑都愛好此道且手巧工細,時常激發起我輸人不輸陣的鬥志!(夫家婆婆OS:誰在跟你比這個啊?!)

    saphi 於 2009/04/14 18:45 回覆

  • 加菲貓
  • 你好:
    自從你從 yahoo 搬來後,我有繼續訂閱你的文章,但是從你寫 "吃軟飯的日子" 這篇
    開始,我的 yahoo 信箱就再也收不到你的新文章通知了,想請問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 Dear 加菲貓

    請問你是以Feedburner新文章通知信的方式訂閱嗎?
    你若願意的話,給我你的信箱(可以用私密留言方式),我來查查看能不能找出問題在哪裡。

    saphi 於 2009/04/14 18:50 回覆

  • 馬蹄印子
  • 哈哈哈哈
    太可愛了!
    好想看你做的大白豬的可愛樣。
  • Dear 馬蹄印子

    早幾年前,我在返台探親之旅中有次整理自己的舊房間,在衣櫃抽屜裡還找到這隻應該是小白兔的大白豬!現在......卻不知道又給我丟到哪裡去了 XD

    saphi 於 2009/04/14 19:11 回覆

  • Wendy
  • 我跟老公開始在一起之後﹐他每天上班的襯衫都是我燙得平平整整才穿出門。後來開始發現身邊男的同事﹐如果是已婚的都是穿燙過的﹐而直接穿酸菜上班(皺得像壓很久了的酸菜)的男生幾乎都是單身﹐或者有女朋友但是女朋友也不管的。很少單身男生會穿燙過的襯衫上班﹐除非是勤勞一點還肯把衣服拿到乾洗店的。

    我應該也是傳統式的婆婆媽媽﹐絕對自己老公衣服有洞了穿出去我會丟臉﹐不過如果是襪子破洞了... 我倒沒那麼勤勞還去縫補啦﹐直接就丟了。呵呵~
  • Dear Wendy

    沒錯!沒錯!單身男跟已婚男可由日常衣著是否燙整過這一點來看出!
    所以說,即便男人抱怨結婚後被老婆東管西管,但是有老婆的男人的外表一般都是整齊乾淨的,像是有主人照顧的寵物,不同於街上那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

    saphi 於 2009/04/15 16:22 回覆

  • roycesmom
  • 整個笑翻 我也是女紅門外漢 每次扣子掉被我縫回去後 扣子又掉就會有個大洞在我補過的地方 之後都用安全別針了事 儘可能不買有扣子的衣服給先生 叫他別別針他可不幹
  • 哈哈哈,我也是補過扣子的地方會有洞!(狂笑握手)

    saphi 於 2009/04/15 16:32 回覆

  • YY
  • 我的家政也很爛
    記得初中要做一條圍裙
    結果是我爸幫我上縫紉機上車出來的
    老師還說我手藝不錯呢
    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
  • Dear YY

    你家父親大人真是太能幹了,居然還會用縫紉機幫你做圍裙!(敬佩)

    saphi 於 2009/04/15 16:33 回覆

  • liaomeow
  • 我也是連扣子都不會縫的人,所以我跟我家樓下專門幫人修改衣服的太太成了好朋友...
  • 請問你家樓下專門幫人修改衣服的太太還需要好朋友嗎?(自我推薦中)

    saphi 於 2009/04/15 16:34 回覆

  • Tracy
  • 我知道為啥了
    因為我以前也幫我弟補過
    那是因為我們太認真補了
    要打結的時候 就一陀啦
    所以當他們一穿的結果 可想而知啦
    不過妳們一家大小的反應到是很可愛說 哈哈
  • Dear Tracy

    問題不單單是打結的地方太大一坨,而是一整個修補的地方被我補成了立體球型.......(羞愧)

    saphi 於 2009/04/15 16:36 回覆

  • catherina
  • 沙非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跟你那麼契合了.....
    我是念服裝設計的...當然縫紉、手工藝等等是主修
    每次見到我同學一針一線逢的那樣仔細又小心翼翼的
    而我都是大剌剌的 隨便潦草就完成一件作品
    我都很佩服他們真的太有耐心了!!
    不就迅速縫一下完成就好了幹麻那麼累啊
    大而化之適合我的啦 哈哈
    尤其每次遇到衣服整件要拆掉重來
    我都快哭了 隨便拆兩下
    又隨便車兩下 應付了事 ><
    生平最討厭拆線~
    所以當畢業後 我就沒再繼續走服裝這行了 ㄎㄎㄎ
    報告完畢
  • 咦?你是輔大畢業的嗎?

    saphi 於 2009/04/16 19:15 回覆

  • 悄悄話
  • 沙非
  • TO 加菲貓

    你的新文章通知訂閱是屬於active,沒有問題的。(看來是Feedburner有bug的問題)
    要不要我幫你刪除訂閱,然後你再重新訂閱一次呢?
    亦或是你也可以改用別的信箱來訂閱? 

  • sheba1900
  • 呵呵
    我第一次打毛線貓也是這樣
    人家的貓頭跟身體比例嘟嘟好
    我的貓頭硬是比別人大了一倍
    只好改口說:我做的是機器貓小叮噹啦......
  • Dear sheba

    哈哈,你轉得真快,將作品改口說是成機器貓小叮噹。(其實Hello Kitty的頭也很大,你也可以把作品掰成是Hello Kitty的說 XD)

    saphi 於 2009/04/25 16:45 回覆

  • 飄浮的流雲
  • 我記得以前家政課成績都不怎樣
    至今還不會打毛線.....開頭和結尾都不會
    只會最簡單的棒針打法

    但高中時被老姐騙去讀了服裝設計
    那三年的日子....只能讓我體會到
    自己沒那個天份和努力阿....
    衣著打扮更是沒有任何進步
    只懂得.....把自己包得更緊...不要讓缺點外露......
  • Dear 流雲

    哦,原來你曾唸過服裝設計?(驚)
    台灣的高中就有服裝設計科?哇,我真是孤陋寡聞耶。(羞)

    saphi 於 2009/04/27 15:07 回覆

  • emily01005h
  • 哈哈哈人不可以不認份拉...想不到還真的有這麼多對家政不行的人唸服裝科,包括我,哈哈哈
  • 咦,原來Emily也是服裝科畢業的?你以前好像沒提到?(回想中)

    saphi 於 2009/05/13 20:09 回覆

  • PITCH
  • 真的耶!有些人的手指就不是用來做女紅的!

    而且服裝設計科不會基礎縫紉的大有人在...(這個我了解)

    難為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