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斯蘭教國家裡,同性戀也能如同在其他國家裡一樣地公開嗎?」第一次,當我在保守的沙漠裡看到兩個男人親秘地肩並肩,尾指勾著尾指,搖啊搖地在街上行走時,我不由得驚呼出來,問道身旁的老公。

「他們不是同性戀啦,只是好朋友罷了。」老公說。

「好朋友?一般男人間哪會好到這樣親蜜地手勾手遊街啊?」我刻意加重親蜜兩個字的語音。

沙漠老公白了我這海島小民一眼後,說:「這是阿拉伯男人間表達情誼的方式,妳是外國人,妳不會懂的啦!」

 

我當然不懂。在我的成長環境裡,更或是其他非阿拉伯國家裡,男人,絕對不會在大街上,與另一個男人,狀似親蜜地勾著手指頭,搖啊搖地行走踩馬路。除非,他是出櫃的男同志。

 

「那他們好友這樣手勾手遊街時,嘴裡會哼著歌兒嗎?」我又再問老公,取笑意味濃厚地說道,「……以前我唸小學時,跟好友手勾手走路時,都會開心地大唱『當我們同在一起』!」

…………」老公默不作聲。

「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我大聲地哼唱著,隨手勾起老公的手,用力搖晃起圈圈來。

老公趕緊甩開我的手,對我說道:「別這樣,路人會瞧見的!」

「路人瞧見就瞧見,我是你老婆,牽個手又不會怎麼樣!」

「這裡不時興跟老婆牽手遊街的。」

「什麼叫做不時興跟老婆牽手遊街?那末,跟男人牽手遊街就時興啦?」

「我就說妳是外國人,妳不會懂的!」

 

沙漠文化還真是奇怪!丈夫與妻子在光天化日下居然羞於肌膚之親,而男人與男人間卻可大喇喇地勾著手,表現友誼親蜜。

 

「好吧,那,為什麼阿拉伯男人間會手牽手地逛街?」我這人的好奇心只要被撩

起,便會打破沙鍋問到底,於是再問老公。

老公回答:「因為男女從小被分隔的清清楚楚,造成同性間的友誼因此變相地加深。」

「那又為什麼牽手的舉動常是未婚的年輕男人才有呢?已婚的男人反而少見?」

「動物對於肢體上的接觸的需求是種天性,人類也不例外。已婚的男人有妻子有小孩,他能得到肢體接觸互動所帶來的撫慰,但未婚的男人就沒有這慰藉來源了。」老公想了一會兒後說道,「……阿拉伯社會又非常的男女授授不親,未婚的人只能朝同性間去尋求肢體接觸。」

 

華人文化以孔孟思想、中庸之道為底子,凡事以「禮」為準,不違規,不違矩,因此也養成了華人含蓄內歛的個性本質。肢體接觸一事,大約只發生在夫婦戀人之間,或父母對子女的疼愛舉動,或同性間拍拍肩膀鼓勵,或長輩對待幼齡晚輩的摸摸頭讚賞。除此之外,華人並不習慣與他人有肢體接觸,更也不把肢體接觸當做情感交流的方式之一。

 

阿拉伯人不是像華人這樣含蓄內歛的一支民族,阿拉伯人是非常的情感豐富,熱愛肢體接觸。同性間不但交換諸多甜言蜜語,還常以勒緊式的擁抱和三次臉頰親吻來表達感情。我剛搬進沙漠裡時,面對這樣的熱情舉動,實感吃不消。除了胸肺差點被擠乾空氣缺氧之外,女友一個接一個的右左右三次式親吻,將口紅轉印到我的臉頰上,讓我頓時成了紅臉關公。最糟糕的是,如此臉貼臉近距離又連啄三次的親吻,我連女友午餐吃了些什麼,都聞的出來。而阿拉伯食物裡,常是放滿大蒜的。 

 

「可是……再要好過命的男性朋友,也不必連逛街都得牽著手吧?看起來很娘耶。」我說。

「外國人看阿拉伯人手牽手逛街覺得很奇怪,那是因為全球文化都以歐美習俗為重……」老公很有耐心繼續解釋給我聽,「不然的話,妳去問歐美人,看看他們對中國人抱拳作揖的樣子覺不覺得奇怪?」

「哼,不管奇不奇怪,最起碼,我們中國人抱拳作揖的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娘!」

「這不是娘不娘的問題,而是各地文化習俗不同罷了。」老公對我的死纏爛打感到搖頭。

 

今日世界各地以西方現代習俗為主流,人們見了面是互相握手問好,可這握手問好的習俗在以前並非各國通用。百年前,各國各地有各自的情感交流表示方式,各有各的特色。但曾幾何時,全球各地的習俗一窩蜂地被同化,人們見了面,若是不以握手問好的方式來表達,便會被人當成不懂國際禮儀的鄉巴佬。可是否有人想過,這「國際化」的背後,有多少當地文化傳統被摒棄而消失在歷史裡了?   

 

「好吧……你這樣解釋,我好像有點聽懂了……」我說,「只不過,阿拉伯男人以大男人風評出了名,乍然看到阿拉伯男人這樣親蜜牽手的小男人模樣,還真讓人不習慣。」

老公回說道:「其實也不是每個阿拉伯男人都有這牽手的習慣。會這麼做的人,多是很純樸的鄉下人。他們認識女孩子的機會不多,甚至婚前,連女孩子的手指頭都沒碰過。」

 

在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教國家裡,男女間的婚前交往,常是在雙方父母嚴厲緊盯之下,先簽了訂婚合約書後,才有的事情。雖然在大都市裡,父母家庭較為西化洋化,允許年輕一輩的男女雙方自由戀愛,但主流社會傳統,仍是男女授授不親。若想碰女孩子一根手指頭的話,先讓家裡長輩來提親,女方家庭與女孩本人同意,婚約生效後,才可進行交往。

 

不單單男女婚前被分隔開來,即便是一般的公開聚會或婚喪禮,已婚的男賓女賓也是分區隔開。我所居住的沙漠國家已是中東半島上較為開放的社會,有些阿拉伯國家,例如沙烏地阿拉伯,連餐廳飯店之類的公共場所,都是區分男賓女賓區,丈夫與妻子同行也得分開坐不同區吃飯。

 

「那……你有沒有跟男人牽手逛街過啊?」女人只要一張開嘴來問問題,常是沒完沒了,我也不例外。

「當然沒有!」老公重聲回答。

「如果你沒跟男人牽手逛街過的話,那……你從哪裡去尋找肢體接觸所帶來的撫慰?」女人沒完沒了的問題裡,也常是暗藏著陷阱的。

「我有交女朋友啊!」老公這話一說出口,便後悔了。他知道自己已不小心跌入黏密的蜘蛛網裡,成了待宰的獵物。 

「哦──你有交女朋友啊?」冷笑浮上了我的嘴角,佈下天羅地網的蜘蛛正朝受困獵物緩緩走近,「……你不是跟我說,你只在英國唸書時交過一個女友,以前在沙漠唸書時都沒交過?現在你老實跟我說,婚前你到底交過幾個女朋友?」

……這個……那個……」

「你今天若是不把話說清楚,把過去情史一並交代乾淨,你看我會怎麼懲治你!」蜘蛛張開血盆大口,即將把獵物一口吃下。

……妳看!那邊又有兩個男人手牽著手在逛街!」

「喔?在哪裡?」獵物拋出替代品落在蜘蛛網上的另一端,引起振動漣漪,蜘蛛的注意力轉往新方向,「……好娘喔,那兩個男人居然還十指緊緊相扣著耶!」

「嗯,他們應該是很要好的朋友。」

「你們沙漠文化真是很奇怪,這樣的場景看在外國人眼裡,真的會以為那兩個男人是同性戀的!」

 

除了阿拉伯人以外,任何其他人看到兩個男人肩並肩手牽手的走在街上,第一假想多是同我一般,誤以為對方是同性戀。但,阿拉伯男人間的手牽手,或親蜜的肢體接觸,其實只是他們表達友誼的一種方式。

 

在阿拉伯傳統舞蹈裡,最常見到的,不是舞孃所表演的肚皮舞,而是一群男人拉著手圍圈歡唱歡跳。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文化,造成家族朋友間長期四處分散的情形。也因此,當彼此見到面時,心中的歡喜不是三言兩語或拍拍肩膀便足以表達。除了升起營火宰羊烤肉、喝咖啡抽水煙之外,阿拉伯男人們還會群起圍圈歡唱歡跳。這跳舞之間的牽手動作,不但是歡喜見到對方的表示,更也是堅定彼此間友誼的象徵。   

 

「我很高興妳對我們的文化,越來越了解了。」老公說。

「哎呦,也沒什麼啦。誰叫我嫁了個沙漠人,也只好入境隨俗去認識沙漠習俗了。」

「謝謝妳。我真是娶了個好老婆!」老公甜蜜蜜地對我說。

……喂,老公,我怎麼忽然有種什麼重要事情忘了去做的感覺?」蜘蛛站在蜘蛛網上偏著頭努力回想著,「可是我又想不起來,到底那件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表示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妳就不用再去想了啦!」獵物狡猾奸詐地回答道。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61期2009年3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