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一個影集系列叫做假面超人,英文叫做Power Ranger。我家兩個兒子以前迷得很,收集了一大堆DVD跟相關玩具。假面的意思,是面具。假面超人也就是帶了面具的超人。

 

很奇怪,無論東洋或西洋,身具超能力的人一向是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出場時,超人們多半身穿繃緊的連身肌肉服,肩披一條足夠做成單人被套的超大披風,頭上再帶著可能是穿了三天沒洗的三角內褲來做面具,說話時還會配合誇張的手勢與腿姿,一副地球沒他會死的正義凜然樣

 

惡妻,顧名思義就是兇惡的妻子,跟悍妻差不多。我在老公的男性友人群裡,就被冠上惡妻的抬頭。關於這一點,我實在很冤。

 

我家男人娶我進門後,頭幾年,遇到朋友邀約若是不想參一腳,便用『我老婆會不高興』這一句話來做擋箭牌。朋友們不願夫妻吵架,當然是放他一馬,讓他回家陪老婆。再過個幾年,我家男人食髓知味,『我老婆會不高興』越說越順口之外,還會自己加油添醋上去,於是一堆『我老婆不準』『我老婆說不行』便全部都出籠了。更有時,他會一副妻管嚴協會會長的模樣說道:『我……我先問我老婆看看……』讓友人們誤以為我們家穿褲子的人是老婆。

 

我不介意老公偶爾用我當擋箭牌,反正夫妻是一體的。可是,當擋箭牌也得享有公定假期與年休吧?我可不想當個終年無休的人身箭靶!

 

這整件事情要怪誰的話,真只能怪我自己,誰叫我是那種『有話堪說直需說』的人,絕不會心裡想的跟嘴上說的不一樣。所以啦,我的直截了當,很容易便被男人想像成是惡妻的前奏曲。再來,為了顧全老公的面子,我從沒當眾拆穿過他的自導自演戲,結果他越演越入戲,活像我們家門口貼有『內有惡妻,生人勿近』標語似的。而老公的友人們,也是這麼相信著。我成了電視劇裡擰著老公耳朵、逼他跪算盤的兇婆娘。

 

我的心直口快萬事說不,老公的心軟嘴緩萬事說好,搭配上友人們的想像力,一齣惡妻交響曲便三簧演奏了起來。

 

所以說,我這惡妻並不是真惡妻,充其量不過是個假面惡妻。而這惡妻面具,還是被我老公架上的。

 

男人也真奇怪,不想做的事就直接了當拒絕,幹嘛把老婆抬出來當擋箭牌啊?虧男人還是長屌的動物。

 

『我老公想找妳老公這週末一群男人聚會,可以嗎?』有天,老公友人的老婆打電話來找我。

『幹嘛問我可不可以?又不干我的事。還有,幹嘛妳打電話來給我?妳老公跟我老公這兩個男人不會自己去聯絡喔?』我疑問著。

『我老公說他問了妳老公,結果妳老公說要先問妳才可以。』

%7$#@......(以下消音五十字)』我的國罵程度好到可以中英台三語同時連珠砲發射,外加阿拉伯語做插花陪襯。

『妳不要生氣啦,我只是傳個話而已……妳真的不要生氣喔,更不要拿此事來對妳老公發脾氣……』友人的老婆以為我對男人聚會一事在發火,『……其實,給予男人一些空間,對婚姻比較健康良好……』

 

我喀喳一聲便把電話給掛了。

 

冷著一張臉,我本想一通電話打到老公辦公室去對他尖聲發作,警告他勿再把我當擋箭牌來用,把我的形象搞爛成生人迴避的鬼嫁娘。深呼吸幾次後,我覺得單只是對老公發作,根本不足以宣洩我的怒火,該是讓老公學到教訓的時候了。

 

閩南俗語裡有句『惹熊惹虎,別惹到恰查某』,以此俗語映照,尤其更別惹到像我這種以強烈報復心掛帥的天蠍恰查某。 

 

拿起電話,我回call了友人的老婆:『歹勢喔,我剛才一不小心電話滑落,結果斷線,真是不好意思。關於妳剛說的女人該給男人多一些空間,我覺得妳說的很有道理,我也很願意洗心革面做個好妻子。請幫我跟妳老公說,不但這週末歡迎他邀約我老公,連以後的每個大週末小週末都歡迎他邀約我老公出去玩,愛怎麼玩就怎麼玩,玩到幾點回家都沒關係。』

 

友人的老婆聽到我的回答愣了一下,我再三跟她保證自己絕不是在說氣話,是真心希望自己能做個好老婆,之後,她才笑開稱讚我一句孺子可教也。 

 

接下來,我主動出擊,對老公的友人們虔誠懺悔,希望他們男人不計女人過,歡迎他們邀約我家老公一同嘻戲玩耍,而且我.絕.不.會.再梗在中間阻撓了!

 

友人們有了我的保證後,對老公開始擅無顧忌地邀約。『不用問你老婆啦,她都已經同意了!』只要老公抬我出來當藉口,友人便會如此回道。『哎,你們不了解她啦。她只是嘴上說說而已,不是當真的。』老公企圖繼續誤導眾人。

 

我只要一發現老公又打出老婆牌的情況,馬上一通電話打給友人:『你們放心邀約,我說過的話絕對當真,絕對不回收!』

 

然後,我一旁陰笑著,冷眼旁觀老公很心不甘情不願地出席一堆他根本不想參加、卻又無法再拿老婆當擋箭牌的聚會。那幾個夜晚,小孩睡著後,老公出門後,我很心快神爽地在家無限上網。啊!給予男人空間,真是件好事啊!

 

直到數次後,老公的體力無法再支撐這種熬夜聚會隔天頹廢的情況,我聽到他在電話裡婉拒了友人的邀約,說道:『我不想去……跟我老婆沒關係,是我自己不想參加的。』

 

真是的,之前叫老公別把我當擋箭牌抬出來,老是屢勸不聽,非得等到我出賤招後他才會懂得自己說『不』。

 

這種把不相干的第三者當擋箭牌抬出來的情形,我發現在人與人之間是個非常普遍的現象。面對不想參加的邀約,或是不想做的事情時,『我不想去/做』跟『我爸媽/我老公/我老婆/我家小狗/我家馬桶/……說不行』兩個答案之間,居然有很多人會選擇後者。

 

如同永遠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超人們,我們是否也是不願誠實表態的假面人?

全站熱搜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