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的鼻子流血了……』今晨,在沉沉睡夢中我忽被搖醒,吃力地張開睡眼後看到小兒子站在我的床沿邊掩著鼻子對我說道。

『哦……好,媽咪幫你看看……』我亮起床頭燈,抽了幾張衛生紙,一張捲圓起塞進小兒子的鼻孔裡止血,另幾張拿了幫他擦拭去沾在手上的溼黏鼻血。床頭櫃上的鬧鐘指在四點三十七分。清晨四點三十七分。 

 

小兒子自娃娃幼兒時期開始便有經常性流鼻血的問題,一則因為沙漠裡氣候過於乾旱熱燥,二則因為他的鼻孔內有條微血管太靠近黏膜表面。耳鼻喉科醫生說沒啥大礙,等他再長大些,這經常性流鼻血的問題應該就會消失。

 

止住小兒子的鼻血後,我對他說:『你該回自己床上睡覺囉,不久後還得去上學呢!』

『我想跟媽咪一起睡……讓我留在妳床上睡覺好嗎?』小兒子央求著。

 

其實,小兒子根本無須問我同意與否。這小子把我的床當做他的床自由來去,常常半夜裡醒來鑽進我的被窩裡,讓我在早晨起床時發現床上多了一個打鼾的小人兒。小手小腿環繞在我身上的打鼾小人兒。 

 

我挪了挪身子騰出空間來後,說道:『躺進來吧!』

『耶!』小兒子雀躍地歡呼著,能得到媽媽的同意當然比自己夜夜偷爬上床來得讓人高興。 

『噓──爸爸在睡覺呢,別吵醒他了!』

『喔……好,沒問題!』小兒子嘴巴上這麼說著,但音量依然未減低,『……媽咪,妳比較喜歡獅子還是老虎?』

『現在是睡覺的時候,不是聊天的時候,趕快睡覺吧。』

『妳回答我的問題後我就睡覺。』

……我比較喜歡老虎。好了,我回答你的問題了,現在睡覺去吧!』

『妳為什麼比較喜歡老虎呢?』

『不準再問問題了,現在是睡覺時間!』

 

等到我的小兒子在清晨近五點鐘時問完所有他想問的問題後,他終於沉沉睡去,而我的睡意卻早已消失無蹤。

 

離開被窩,我披上睡袍悄悄走出臥室,走進廚房裡給自己泡一杯咖啡,然後拿著飄散香郁咖啡味的陶瓷杯,我邊小口吮啄著邊行走到客廳的書桌前開啟電腦。幾分鐘後,『已有新郵件』的訊息閃現,於是我開啟信箱查看。原來是獅子老師在格子裡留了言祝賀我入圍決選,南國公子Solo也留言祝賀,接著是卡謬佬Kris都留言了。

 

『我入圍決選了?真的假的?』就在我心裡頭疑惑著的時候,信箱裡又收到了一封來信,由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主辦單位寄來的決選入圍通知信。『我入圍了!我真的入圍了!』靜寂的客廳裡,我興奮地低呼著。

 

在確認自己真是入圍決選之後,我第一個想告知的人,便是我那兩個兒子。他們從最早時不懂部落格是用來做什麼的,到今日成為我部落格的幕後軍師與幕前人物,我想,許多媽媽寫手與我一樣,都是親子同樂一起在部落格裡成長著學習著。所以,這次『沙漠裡的夜空』能入圍決選,我知道,我的兩個兒子會與我一樣的歡喜

 

低思許久後,我看看時間六點半不到,雖比平時早了些,但孩子們應該是不會介意被這麼棒的消息給喚醒的,於是我走進臥室裡去。

『媽咪,我還好想睡覺……』小兒子懶懶緩緩地伸展著身子,嘴裡嘟嚷著。

輕輕地,我靠近小兒子趴睡在枕頭上的臉頰,對他耳語:『我入圍決選了喔!』

『嗯……嗚……入圍什麼決選?』揉揉眼睛,小兒子睡意迷糊地喃喃道。

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

兒子原本睡意濃厚的眼睛剎那間如花蕊綻放般地由小轉大,驚喜地問道:『真的?』

『嗯,真的!』我點了點頭,笑容滿面地回答。

『耶──』小兒子興奮地從床上跳起來,奔向大兒子的床去,用力地搖晃著仍在熟睡的他,嘴裡喊道,『哥哥,起床了,起床了,媽媽入圍決選了!』

 

不遠處,在大兒子的床上,我看到另一雙睡意朦朧的眼睛也如花蕊般地綻放了。

 

 

全站熱搜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