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一日在澳洲發生一起駭人新聞,一名七歲大的小男孩在晚間時分偷爬進入一所當地的動物園內,他拿石頭砸死幾隻蜥蝪並將屍體餵食給鱷魚,除此之外,還另將幾隻蜥蝪與一隻烏龜活生生地丟給鱷魚吃。這一段三十分鐘的過程,全被動物園的監視器給拍了下來。

 

 

讀完這則新聞後,我對這位小男孩的行為感到非常驚恐,而令我更驚恐的是,這名小男孩才年僅七歲,跟我家唸小學二年級的小兒子同齡!

 

我上網在youtube找到了這則新聞報導的影片

 

看完影片後,我的心裡浮起了幾個問題,有關這名七歲男孩為何會出現如此駭人行為的問題。但我的問題是無法得到答案的,因為我對這名男孩的家庭背景並不了解,我只能猜,他大概出身於一個問題家庭。

 

於是,我閱讀了影片網頁裡網民們所寫的回應留言。讀完後,我更為驚恐了。

 

『把這孩子餵給鱷魚吃!』這一句話重重複複地出現了好多次!

 

我相信,寫下這些回應留言的網民們,應該多數是成年人。當這群成年人譴責著這個七歲小男孩砸死弱小的蜥蝪並餵食給巨大的鱷魚吃是項殘忍變態的行為時,他們自己卻也提議著同等驚駭的暴力。

 

未成年的孩子們,由於大腦尚未建立完整的認知判別系統,非常容易受到周遭環境人事物的影響。七歲,不但未達成年年齡,而且是極度的幼小,正處於大量吸收與消化周遭環境所提供的資訊的年齡。這名小男孩,很顯然的,吸收了錯誤的資訊,將之消化成錯誤的認知判別,以至於出現了與社會主流價值觀不同的異常行為。

 

但,已是成年人的網民們,很明顯的,知道這名男孩的行為是錯誤的,並給予譴責,這表示這些網民們有合乎社會主流價值觀的認知判別系統。只不過,在譴責殘暴行為的同時,他們也贊同鼓譟了殘暴行為。我很好奇,人性的暴力本質,是否並沒有因為幾萬年來的進化而有所改變?

 

『這男孩長大後必是個殺人狂!』這一句話也重重複複地出現了好多次。

 

沒錯,根據犯罪學專家的研究,每個殺人狂皆來自於問題家庭,且多數在幼年時期便已出現情緒與行為障礙上的問題。但,專家的研究也指出,並不是每個有情緒與行為障礙問題的小孩,長大後都會成為殺人狂。

 

這名男孩,很有可能,原本這一生所犯下的最大惡行,便是這樁新聞事件。但,在眾所皆知也皆眾矢之的情況下,這名已有情緒與行為障礙問題的男孩有可能病情加劇,自暴自棄地越變越可怕,終成為大家預言中的殺人狂。而將來,他殺的人,可能是你、可能是我、可能是你我的家人朋友。但,造成這最後悲慘結果的協助原罪人,其實,是我們。  

 

一個七歲小男孩所犯下的罪行,我們都不肯原諒,並給予他一個專業醫療上的輔助機會,讓這個孩子能從岔路上走回正道。我很好奇,人性是否並非我想像中的那麼寬恕?

 

當然,這整件事裡,我最最好奇的,便是這名男孩的父母與家庭背景。一個七歲的孩子不會無緣無故便乍然地出現如此異常的行為,他的異常行為應該是有跡可尋的、由小轉大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異常應該是由周遭環境所引發的漸進行為,而能影響小孩的最大周遭環境因素,是他的父母與家人。

 

動物園的發言人無奈地表示,由於澳洲法律規定十歲以下的兒童不能被起訴,所以他們打算轉而控告這名男孩的父母,並要求賠償。

 

我倒認為,這起事件,動物園本身除了該加強園區的防護措施之外,若將賠償金改捐給兒童保護或輔導之類的基金會,更能藉此事件來喚起社會大眾對情緒與行為障礙問題小孩的關心。而且我也認為,澳洲社會局兒童保護人員該介入並長期輔導這名男孩與他的家庭。  

 

能多救助一個孩子,便是增加未來一份希望。這是你我都做得到的事情。

 

 

【延伸閱讀】

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有關孩童出現暴力或虐待動物行為與家庭父母教養的關係,有興趣閱讀的人,可以看這篇《怕孩子成虐待狂?暴力語言與行為罪在家長》。

 

全站熱搜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