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大選終於選完了。見到第二次政黨輪替,我是真心為台灣的民主進步感到驕傲。人民以選票喊出自己的心聲,無法帶給人民幸福的日子的現任執政黨被拉了下來。四年後,若新任執政黨做得不好的話,同樣也會被拉下來。

 

政客們終於明白,人民才是頭家。也唯有政黨輪替,才會有健康的民主。

 

這一篇文,我並不是要談政治。境外之人如我,老實說,雖然愛台灣的心與大家相同,但若對台灣政治發表意見的話,那大可不必。我對台灣生活環境現況的有限了解,全從報章雜誌新聞看來,或是家人友人口中聽來。這樣的片面了解,容易出現偏頗的思考軸路,產生不盡客觀的預設立場。所以,我不談台灣政治也罷。

 

春天的腳步是完完全全到來了,我那避寒一季去的花粉症老友也隨著春風回來了。這花粉症與我認識做伴已有十數年之久。一年四季裡,唯有冬天時,花粉兄會出門遠遊,還我正常的淚腺與涕腺,此外,其他三季,春夏秋,則是日夜做伴,朝夕相處。

 

其實,讓我過敏的不只是花粉,舉凡空間中的任何微小漂浮份子,或是溫差過大,都能讓我流淚打噴嚏,鼻塞到頭痛耳鳴,擤鼻涕擤到鼻血都冒出來了。吃了抗過敏的藥物,人又會變得昏沉嗜睡,口乾舌燥,一整天難受的要命。

 

『春神來了怎知道?鼻涕眼淚報到。』我們一家人,每年冬末時,只要見我突然天天從睡夢中連打數個噴嚏,又咳咳咳淚流滿面的醒來,便知道春天到了。

 

唉,問世間春為何物,直叫人淚涕相許。我對春天的愛與憎,盡在這兩淌清淚兩管鼻水之間。 

 

 

 

【沙非的文後語】

這篇瑣碎文,大家就別回應了,我只是報告近況,也謝謝關心慰問的朋友們。現在我上網時間很少,擤鼻涕時間很多,頭痛昏沈的時間更多,沒能盡快回覆你們的留言,敬請原諒。希望再過個幾天後,我能調整適應好一年一度的過敏戰況,然後回來繼續上網做宅女。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