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06 Sun 2009 09:37
  • 公告

一年前,我開始在格子上張貼自己撰寫的長篇小說創作北國之春。這部小說最早是在2007年動筆開始寫的,後來因為電腦中毒,重灌電腦之後全部付之一炬。2008年,我趁著記憶猶新,於是提筆重寫過,並放到部落格上與大家分享。

 

這是一個有關女人的故事,可能是妳,可能是我,所經歷過的生命故事。妳我的一生或許很平凡,但這些小小的平凡累積成大大的不平凡,在人生轉捩點上適時地釋放出勇氣與力量,讓我們能在跌倒後再站起來,繼續昂著頭走在人生道路上。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記不記得,以前的妳是不婚的,只打算領養許多個小孩,湊成一個聯合國大家庭?看看現在的妳,不但結了婚,而且還有了自己的孩子。」高中三年整、早晨朝會排站在我身側的老同學,多年後對我說道。在我都忘了自己曾有過領養小孩這念頭的多年之後。

 

這位老同學,我很多年沒見過面了。我的拿手菜之一《馬鈴薯沙拉》,是二十年前,她到我家過夜時,拎了一袋食材,教我做的。現在,這位老同學落腳在南半球。她並不知道,每次我做馬鈴薯沙拉時,都會想到她,想到那一夜在廚房裡半做菜半嘻鬧的兩個小女生。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每個行業,對工作在其內的人,都會造成行為習性上的影響。我也不能免俗地,有著備受服裝業影響的習性問題

 

通常人們知道我所從事的行業後,第一句話多半是說:「那妳的衣服一定很多又很流行囉?」其實,我的衣櫥裡花色並不多,款式更是少到不能再少。從事時裝品牌代理業的關係,我的購物慾早已被工作上一季季的疲憊繁忙採購行程給消耗精光。叫我在私人閒暇時間出門逛街買衣服?我寧願在家洗衣燒飯帶小孩。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某日,好友淑美對我訴苦,夾在青春期的孩子與硬脾氣的老公的中間的她,對人生感到茫茫然,低潮不已。

 

「孩子說,我一點也不了解他。老公又說,我沒善盡妻子與母親的職責。」淑美對我說,語氣裡充滿了無奈與疲憊,「……可是卻沒有人來問我,我想要什麼!」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自從沙漠裡的夜空入圍第四屆華文部落格大獎決選之後,我家兩個兒子表現得比我這參賽者還要緊張,而且這緊張的心態是越趨近頒獎典禮日越明顯。

 

『媽咪,離頒獎日還有幾天啊?』十一月中下旬時,兒子問。

『三個多禮拜』我回答。

隔了一天後,兒子再問:『媽咪,離頒獎日還有幾天啊?

『比你昨天問時再少一天。』我回答。

 

基本上,自從入圍第四屆華文部落格大獎決選之後,我們母子間的對話常是繞在『還剩幾天?』這話題上打轉,我被迫地成了兩個兒子們的日日新又日新、天天更新距離頒獎典禮剩餘日的播報器。到了12月12日,華文部落格大獎的頒獎典禮日,老實說,我無比雀躍這一日的到來,因為我終於可以從兩個兒子的不人道日夜折磨問題裡解脫出來。

 

『自做孽不可活』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家兩個兒子會如此看重華文部落格大獎的結果,全是我一嘴之快所造成的。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若要說我寫部落格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最大的成就,應該是重拾回自己的中文書寫能力。以一個離開中文環境近二十年的人來說,中文在我的日常生活上的用途,大概僅剩於用來與親友間聯繫情感,而且是口語對話,不是文字書寫。

 

家書這個東西,早在數年前已被我停用。因為一封充滿注音符號、卻極少國字的家書,非但我爸媽讀來吃力,連我也覺得自己丟臉丟到死海彼端來了。

 

經由寫部落格,不僅讓我重拾回自己的中文書寫能力,更也讓我慢慢地體會到相逢何必曾相識,家事國事天下事的交流樂趣。不過,出來混總要還的。今天我能在中文網路上混,這出來混所用到的中文底子全是我爸媽一手堆捏出來的,因此欠債還錢欠債還字,我得償還到我爸媽身上去。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媽咪,我的鼻子流血了……』今晨,在沉沉睡夢中我忽被搖醒,吃力地張開睡眼後看到小兒子站在我的床沿邊掩著鼻子對我說道。

『哦……好,媽咪幫你看看……』我亮起床頭燈,抽了幾張衛生紙,一張捲圓起塞進小兒子的鼻孔裡止血,另幾張拿了幫他擦拭去沾在手上的溼黏鼻血。床頭櫃上的鬧鐘指在四點三十七分。清晨四點三十七分。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妳老是寫些生活化的事情……』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常看我的部落格,有天對我建議說道,『……依妳的人生經歷、工作經驗,為什麼不寫些專業化的東西出來?』

 

這位朋友並不是唯一一個如此向我建議過的人,我身邊許多友人家人都曾對我提及並建議我寫工作上的經驗。他們認為,身為華裔女性的我,曾在這充滿種族歧視且沙文主義當道的沙漠裡掙得一席之地,實為難得,若我能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寫出經驗談,應當是能提供其他女性一些成功的借鏡。

 

對於這樣的建議,我總是一概回答:『好漢不提當年勇,我已離開職場兩年了,這專業上的東西,就讓還坐在位子上的人來寫吧。』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以下的問題因為已被問過許多次,所以我乾脆整理出來一次做答,不想再一直重複回答同樣的問題。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台灣總統大選終於選完了。見到第二次政黨輪替,我是真心為台灣的民主進步感到驕傲。人民以選票喊出自己的心聲,無法帶給人民幸福的日子的現任執政黨被拉了下來。四年後,若新任執政黨做得不好的話,同樣也會被拉下來。

 

政客們終於明白,人民才是頭家。也唯有政黨輪替,才會有健康的民主。

 

這一篇文,我並不是要談政治。境外之人如我,老實說,雖然愛台灣的心與大家相同,但若對台灣政治發表意見的話,那大可不必。我對台灣生活環境現況的有限了解,全從報章雜誌新聞看來,或是家人友人口中聽來。這樣的片面了解,容易出現偏頗的思考軸路,產生不盡客觀的預設立場。所以,我不談台灣政治也罷。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