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十二月的台北異常寒冷,數道寒流接二連三地來襲又盤踞久久不離,這一整個城市彷彿已變為冷冽徹骨的北極冰窖。路上的人們把自己緊裹在一層又一層的厚重布料裡頭,卻又還冷得縮抖著,看起來像是一顆顆凍冬中走跳的圓渾毛線球。一早上班尖峰時刻,佩如走在急匆匆的來往路人之中,孕婦樣全藏住在臃腫保暖的外衣底下,絲毫未顯露。


到達公司後,佩如脫下手套,卸下大衣,又拿下圍巾,僅剩套頭的厚棉上衣與長及小腿肚的毛料孕婦裙裝,懷孕六個多月的肚子像個小球似的高高攏起,藏也藏不住。穿著舒適防滑的橡膠平底鞋,佩如安靜無聲地在辦公室裡穿梭遊走,做著查爾斯交代的工作。大著一個肚子並沒有拖累佩如的辦事效率,認真負責一直是佩如的個性,也是她唯一知道的人生態度。而忙碌的工作,更能暫時讓佩如忘記自己心裡隨著出國日期的接近而越發生出的離情依依。  

 

『佩如姐,妳最好穿像今天這樣的深色厚重衣服入境北國,一來可以禦寒,二來可以遮住妳的肚子。』午休時間,蓉兒與佩如相偕一同用餐。

『嗯……』

『對了,別忘了還要穿件羽毛衣……』蓉兒繼續耳提面命地說,『以前我曾在冬天時去過那兒旅遊,簡直是冷斃了!』

『喔……』

『其實,妳也不必帶太多東西,反正所有的必需品在國外都可以買到。』

『好……』

……佩如姐,妳還好吧?看妳一副心神恍惚的樣子。』

午餐時刻,暫卸工作的佩如深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已經開始想家了……』

『想家?妳都還沒離開台灣,怎麼會想家?』

『大概是不習慣吧,婚後到現在,十幾年了,我從未離家過這麼長一段時間,而且又是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除此之外,對於詠承跟婷婷,我也掛心……』

『哎,妳就放心去待產吧,妳婆婆會把孩子照顧好來的。』

『我知道她會的。』佩如擠出一個似笑似愁的表情,改口說道,『……蓉兒,我不在公司的這段期間裡,一切都要麻煩妳了。』

『別跟我客氣啦,都怪我自己的工作能力太高了,查爾斯才會叫我代妳的職務。唉,能者多勞,這就是身為強人的無奈宿命啊!』蓉兒誇張地開玩笑。

 

蓉兒與佩如在同一間外商公司上班已近六年,三十四歲的她擁有名校畢業的企管碩士學位,論工作能力與學經歷的話,在公司裡,蓉兒是被上司倚重的人才。但若是論交際手腕的話,蓉兒不予人留情面的犀利行事作風,又常讓上司頭痛,導致蓉兒進了公司近六年,職位一直卡在行銷部門主管的副手階級,上不上、下不下的。

 

這一次佩如即將出國待產,她向查爾斯推薦蓉兒做為自己的職務代理人,查爾斯欣然認同也接受佩如的建議。或許是西方人喜好公事公辦不拖泥帶水,查爾斯反倒是公司裡唯一欣賞蓉兒工作態度的上司。但身為公司最大主管的他,平日時,依舊是尊重各部門主管對於其各自內部屬下升遷的決定。

 

『蓉兒,不好意思,我離開的這段期間,要妳身兼二職了。』佩如說。

『身兼二職倒是無所謂,能暫時搬來妳的桌子上班工作,我反倒落個輕鬆呢,不用天天看我那死豬頭上司的臉色。』

『妳跟妳上司又槓上啦?』佩如問。

『誰有那麼多閒功夫陪他槓啊?我只不過是要請假個幾天,而且我的工作進度早就已超前,他還碎碎唸,準假準得那麼心不甘情不願的。』

『妳要請假?為什麼呢?』

『唉,還不是要做人去嘛……』蓉兒的臉色轉為黯然。

『喔……』佩如知道這話題是蓉兒的痛點,於是不答話。

『其實生不出小孩這事,我老早就認命了,可是我公婆跟先生卻一直不死心,老是對我施加壓力,要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試人工授孕。』蓉兒話說到後頭,火氣都上來了,『……到底要我試幾次,他們才會接受我就是個生不出小孩的女人呢?』

『蓉兒……』

『生不出小孩也不是我願意的啊,他們真那麼想要孩子的話,不會自己去生嘛!』

…………』

『佩如姐,妳知道嘛,每一次受精卵植入後,我都多麼希望植入的受精卵能穩穩著床、能成功發育成胚胎,最後能長成個胎兒啊……但沒有就是沒有……我心裡頭所承受的失望與悲傷,又有誰為我著想了呢?』

『蓉兒,別放棄,有一天,妳會有孩子的。』

『或許吧……反正我已經下定決心,若這一次再做人沒成功,我便不再試了。』

『咦,蓉兒,我再一兩個禮拜就要出國了,這樣一來,我們兩人交接工作的時間不是剛好卡在妳做植入手續後沒幾天嗎?這樣好嗎?』

『佩如姐,妳別擔心,我請假只是因為公婆跟先生希望我在家躺個幾天,他們心態上認為這樣會讓受精卵容易著床。人家醫生說外國人做完植入手續後就拍拍屁股回家正常過日,生活作息絲毫不受影響,一點也不像我們台灣人這樣忌諱東忌諱西的。』

『蓉兒,要不要我將出國的日期往後挪延,讓妳能多休息個幾天?』

『不用啦,若不是因為我公婆愛緊張的話,我連假都不請呢!妳呀,就放心出國待產去,工作上的事交給我這強人就一切妥當了!』蓉兒一副輕鬆樣的回答,繼又說道,『……對了,妳要提醒妳家老公記得請我吃飯喔,我那豬頭上司已決定這次公司的新廣告要由他來做了!』

『真的?公司已經決定採用建文的提案?蓉兒,真是謝謝妳幫了建文這個大忙。』

『呵呵,不客氣啦,是妳家老公這次的提案比其他廣告公司的好,所以才會被採用的啊。』

『我一定讓建文好好的請妳一番的!』佩如知道建文為了這次的廣告提案花費了許多心血與時間做準備,心裡頭真是等不及要告訴他這個好消息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Y
  • 難道蓉兒就是那個"外婆"嗎
    不會吧
    這樣就有點像台灣的灑狗血連續劇了
    真的很擔心結局是悽涼的說
  • Dear YY

    外婆?哈哈哈,我想了幾秒鐘之後才意會過來,真是有趣的一詞!
    妳在擔心結局會是淒涼的喔?
    免擔心啦,因為作者連結局會是蝦米情況都還不知道 XD
    妳還是幫我擔心一下結局該怎麼寫的問題吧!哈!

    saphi 於 2009/02/09 02:59 回覆

  • 錫安媽媽
  • 我也是一直懷疑老公
    感覺上離結局還有點遠....

    不過或許劇情會直轉而下
    孕婦到國外巧遇第二春等等
    (沙非,不好意思,這種結局好像說出我自己的心聲,哈哈!)

    Looking forward to the last episode!
  • Dear 錫安媽媽

    哦~春天到了,有人在春心蕩漾喔~嘻嘻嘻~
    孕婦到國外巧遇第二春?
    ㄟ.......讓我想想這要怎麼掰才掰得出來, 
    因為我還沒見過有男人會對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感興趣 XD

    saphi 於 2009/02/09 03:05 回覆

  • gina
  • 我倒是想女主角有了另外的異國戀..哈哈哈
  • Dear Gina

    哈哈,怎麼大家都想要女主角有外遇啊?
    哦~難道這是已婚婦女心底深處不可告人的渴望嗎?
    哈!

    saphi 於 2009/02/09 03:06 回覆

  • gina
  • 這表示女主角可以跳脫出固定的印象,來個不同的橋段,這樣才精彩,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