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佩如的父母親到達台北。叮咚叮咚的門鈴聲響起,客廳裡傳來詠承與婷婷嘴喊『阿公阿嬤──』以及婆婆語道『親家,好久不見了。』的問候聲音。佩如正在廚房裡洗菜洗到一半,將溼答答的雙手往圍裙上來回抹擦乾後走出。

 

佩如走到客廳時,看到自己的父母親正在玄關處脫鞋,婆婆站在一旁手裡拎著一大袋看似沉沉重物的東西。婆婆看見佩如走近,對佩如說:『佩如啊,妳先來招待妳阿爸阿母,我去廚房弄一下這些妳阿爸阿母帶來的魚產。他們說這是今天在漁港買的新鮮貨,我去煮一些來加菜當晚餐。』

佩如的媽媽聽到後,連忙說道:『親家母,我也來給妳幫忙。』

『不用啦,親家母,你們是客人,哪還有叫客人幫忙的道理!』婆婆回答,退身走向廚房前又再對佩如交代,說道,『佩如啊,妳幫媽先招待一下妳阿爸阿母喔。』

 

佩如的父母親比婆婆小了幾歲,但外貌保養上卻看起來年輕更多。或許是商家人豐潤白脂的體態與新潮些的衣著,佩如的父母親怎麼看都彷彿才六十歲出頭罷了,不似婆婆這般種田人家風吹日曬了一輩子後特有的黝黑精瘦。   

 

『媽,你們人來就好了,何必還提了那麼重的漁產來呢?』佩如走近母親,接過她手中提拿的皮包與外套。

佩如的父親已脫擺好鞋子,換上室內拖鞋,緩步走向客廳,聽見佩如的話後說道:『妳在大肚子,妳阿母想說買些新鮮的海魚來給妳進補。』

『佩如啊,妳的肚子怎麼還是這麼小一個啊?妳懷這胎都沒在吃嗎?』佩如的母親一個多月沒見到佩如,拉著她的手仔仔細細上下盯瞧著。 

『阿母,我有吃啦,妳免煩憂。來,我們去客廳坐。』佩如回答。

兩母女親蜜牽手走向客廳時,已舒適地坐在沙發上的父親問道:『建文呢?下班回家了嗎?』

佩如說:『建文早下班了,不過在你們來之前,他下樓去附近的餐廳叫兩道菜來,想說要孝敬你們……等等他就會回來了。』

佩如的父親點了點頭沒表示意見,佩如的母親反說道:『哎呦,建文何必這麼多禮,我們隨便吃吃就好了,都是一家人,又沒外人在這裡……哎,我還是去廚房看看親家母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好了。』

 

佩如的母親進門後還未坐下過,這一會兒又忙不及地走到廚房去。

 

『爸,我去倒茶來給你喝,你先坐一下。』佩如對父親說,繼又轉頭對自己兒子吩咐說道,『……詠承,你把電視轉到新聞台給阿公看新聞。』

婷婷聽到後搶著說:『我來做!我來做!阿公,我轉新聞台給你看!』

『妳很煩耶,連這也要搶,真幼稚!』詠承擺出一臉厭煩樣,看得出他很受不了妹妹老爭著討好大人的諂媚。

『你才幼稚!』婷婷回嘴。

佩如離開客廳步入廚房時大聲斥道:『你們兩個不要吵架!』

 

不多久,建文外出叫菜回到家,將手上拎著的一袋方盒子所裝著的熱食交到廚房去後便往客廳坐去,與佩如的父親一同看電視。

 

『爸,你們來多久了?』建文坐下後問道。

『剛來沒多久。』佩如父親回答,隨後問道,「……建文,你跟佩如在國外生產的費用有準備夠嗎?」

『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是夠用。』

佩如的父親聽了建文的回答後,目光從電視螢幕上移開,轉向建文問道:『譬如說像是哪些意外?』

對於岳父的詢問,建文僅是淡淡地回答:『我們準備好的是一般正常生產的費用……要是到時佩如需要剖腹產,或是胎兒需要住保溫箱等等的話,那我們準備的現金可能就不夠支付這些額外的費用了。』

『那這樣的情況要是發生的話,你們人又在國外,要怎麼處理?』佩如的父親想得比較仔細,擔憂的問題也比較實際,說道,『……建文,我聽人家說在國外若沒有保險的話,一切的醫療費用都是非常昂貴的,你跟佩如可要萬事都先想周全來,別臨到頭才慌了手腳。』

建文說道:『還好啦,佩如這一胎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正常……生產時應該是不會有什麼意外的啦。』

 

不久後,一道道熱騰騰的菜色端上桌,一家人全圍坐下來享用晚餐。晚餐過後,詠承與婷婷陪著大人們在客廳裡吃水果看電視,佩如的母親說想看看佩如為出國生產準備了些什麼行李,兩母女便一同進了主臥室去。 

 

主臥室裡比平常時候顯得擁擠些,靠窗的書桌上除了電腦以外,還堆滿了建文這一陣子為了工作而帶回家的文件與紙箱,而佩如床腳邊的走道上也擺放著一只行李箱。佩如的母親看到臥室內擁塞的狀況,直搖頭覺得危險,擔心懷孕中的佩如容易因此而絆倒。

 

『沒辦法,台北的公寓都是這麼小小一間,一旦多擺些東西就會變得很擠。』佩如解釋著,說道,『……阿母,你們是住慣了鄉下房子的寬大,所以來台北會不習慣。』

佩如說話的時候,她的母親似乎沒認真在聽,只見母親臉色神秘地往房門外張望了一眼後關起房門,走到床沿邊上坐下,對佩如朝手說道:『佩如啊,妳來,阿母有東西要給妳。』

『嗯?什麼東西?』佩如也走向床邊,坐到母親身旁,好奇問道。

母親打開自己的手提包,從裡頭拿出了一個紅包袋遞給佩如,說道:『這給妳。』

佩如接過紅包袋,捏在手裡感覺頗厚的,打開一看,訝異地發現竟是一小疊的外幣現鈔,於是對母親說:『媽──這錢我不能拿!』

『佩如,我跟妳阿爸擔心妳要到國外生小孩,想說給妳錢多帶一點在身上,這樣妳阿爸跟我心裡才會比較安心。』

『阿母,不用啦,我跟建文有準備夠錢啦。』佩如把紅包袋塞回母親手中 

『哎,拿去啦,這次過年期間妳人將會是在國外,這紅包就當做是阿爸跟阿母給這個快出生的外孫的見面禮,祝她平安出生,也祝妳生產順事。』佩如的母親握起女兒的手,將紅包袋又塞回佩如的手中,既而說道,『佩如啊,妳這錢要是到時沒用到的話,就自己留起來,免跟建文說……女人家要有自己的私房錢,知道嘛,不要老是傻呼呼地把錢全拿出來公用。』

 

佩如被母親的叮嚀語給呵呵逗笑,兩母女在臥室裡又交談了一會兒才出房門,走去客廳加入其他正在觀看電視的家人們。

 

隔天下午,佩如的父母親搭車回家,離開台北前,佩如的母親又再左叮嚀一句、右叮嚀一句,就擔心著佩如自己一個人出國生產去。

 

『媽,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妳免煩憂啦,反而是詠承跟婷婷要麻煩阿母常幫我打電話來查看一下。』佩如拜託著母親。

『好啦,阿母會常常打電話啦。妳出國後萬事要小心,身體要照顧好來。』佩如的母親說完這話後才同丈夫一起坐入計程車,對佩如揮揮手告別,前往火車站去搭車回家。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YY
  • 真的是歐巴桑疑神疑鬼的個性ㄟ
    我就差沒拿放大鏡檢查指紋了
    可是看不出來稀翹ㄟ
    心裡卻又一直想著
    一定有舖梗在裡面
  • Dear YY

    其實,也並不一定每一篇都有梗或是地雷啦,
    我寫作的創作程度還沒高超到每一篇都能鋪梗進去。哈。

    saphi 於 2009/03/05 14: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