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民族,有著不同的宗教,信奉著不同的神祇。有人相信,天地之大,何物不是神。也有人堅持,天地之大,必只有一神。更有人認為,天地之大,唯有科學才是王道。

 

在佛道教的台灣生長,在基督天主教的歐洲就學,在伊斯蘭教的中東定居,我對於宗教,對於信仰,已是以不變應萬變了。終歸說來,你信你的我信我的,只要尊重彼此的不同便夠了。至於,我信什麼神,或是願意為神去做些什麼,那是神與我之間的私事,與他人無關。

 

喜歡干涉別人信仰的人,就好比別人家夫妻關起房門來辦事,他卻在門外猛敲打還發表意見糾正姿勢。「干卿底事」這句話,不是每個人都懂的。

 

在政教分離的國家中,人民對於信仰自由的尊重程度是較為高度的,但在政教合一的中東國家裡,宗教信仰則不是人與神之間的私事了。

 

「教務主任,請問我家小孩的課表上頭為什麼會出現『宗教課』?」我家大兒子豆豆唸小學一年級時的第一天,學校發了課表給小朋友帶回家,上頭清楚印著「宗教課」,隔天我去了學校詢問教務主任。

「不是只有妳家的小孩,是所有的孩子都得上『宗教課』的。」教務主任回答我。

 

在中東的學校教育課程中有一個科目是相當的特別,對於台灣人與世界其他國家的人來說都是很令人錯愕的一個科目。這一科目,是宗教課。從小一到高三整整十二年,宗教課不但是必修課,更也還是大學聯考裡的主考科之一。

 

這裡的小朋友在年滿六歲時唸小學一年級,上宗教課的時候,學校會依小孩父親的宗教來分開上課。穆斯林的小朋友上伊斯蘭教課,基督徒的孩子則上基督教課。

 

是的,這是一個「信不信,不由你」的地區。誰是基督徒,誰是穆斯林,從六歲時起小朋友就開始接受這樣的教育。長大後,身分證上也會清楚地標示著其所歸屬的宗教信仰。

 

我家小孩唸的這所學校,只出現過一位沒上宗教課的小朋友,因為他是派駐到中東的韓國外商人員的小孩。父母親認為自己的孩子只會在中東短暫居住停留,而且由於家裡篤信佛教,但學校裡的宗教課並沒提供佛教這一項目,因此決定不讓小孩上宗教課。當其他孩子上宗教課時,學校安排這位韓國小孩自由活動。換句話說,就是放牛吃草去。

 

「你的意思是說,除了這個特殊例子之外,其他所有的小孩都上宗教課?」我問。

英國籍的教務主任對我說道:「我知道這對妳我來說是件奇怪的事情,但沙漠裡的教育部是這樣規定的。」

「若我堅持不讓我的孩子上宗教課呢?」

「妳的孩子若不上宗教課,那末,他將來畢業時會缺少宗教課的學分,沒辦法參加沙漠裡的大學聯考。」

 

十幾年前,我與先生的交往因為彼此宗教信仰不同的關係,一開始便受到我公婆猛烈強勢的反對。好不容易排除萬難得到雙方父母的認可之後,我與先生在沙漠裡舉行婚禮之前,又愕然發現依據這裡的民事婚姻法規定,佛教徒的我若與基督徒的先生結婚是為無效。除非我在婚禮前受洗為基督徒,此段婚姻才能在沙漠裡註冊成為有效的合法婚姻。

 

原來,政教合一的中東國家所設立的婚姻法,還真是別人家夫妻關起房門來辦事,他卻在門外猛敲打還發表意見糾正姿勢。

 

有過這麼一段宗教干涉愛情婚姻的惡劣經驗,我很掙扎地思考著是否要讓我的孩子上宗教課。若不上課,孩子高中畢業後便無法參加大學聯考,只能到國外唸大學。想了又想之後,我點頭同意讓孩子上宗教課。因為,孩子何苦要為了我個人的觀念與想法,而狹隘了他的選擇呢?

 

我的父母讓我自由選擇我自己的人生道路。我的孩子,也該有同等的寬廣機會。

 

上了宗教課一兩個月後,我的大兒子出現了我心頭一直暗暗擔憂的情況。他對聖經上的故事倒背如流,做禮拜的程序與祝禱文也記得一清二楚,深深以身為基督徒為榮。而他,也開始對其他宗教有了不同的眼光。

 

「媽咪,那是一年二班的阿里,他是穆斯林,信伊斯蘭教的。」一天,我接大兒子下課時,他手比向一位行經我們身邊的小男生。

我斥道:「誰教你這些有的沒有的區別法?」

「我們宗教課老師說的啊!她說我們是基督徒,唸聖經的,而沒跟我們在同一個宗教課教室的小朋友是去上伊斯蘭教課,唸可蘭經的。」

……你們老師還說了什麼?」

「老師說基督徒跟穆斯林是不可以結婚的,因為我們信不同教。」

「兒子,我相信,在神的眼裡,每一個生命都是相同平等的,只有人類才會去分你我不同!」

……可是……可是我們老師說……」

我截斷兒子的話語,動了肝火怒言道:「你們老師說的不一定正確!」

 

兒子靜默了下來,嘟著嘴滿臉委屈地垂眼看著地上,他不懂母親為什麼突然發火。

 

「非我族類」劃清界線,進而互相撕殺鬥爭,本是生物界鞏固與增加自身存活率的本能。但,會將「非我族類」分門別類到如此複雜繁瑣,大概也只有人類才會有。當一切的一切皆被切割細分之後,我們的心是否也會因為剩餘的空間過於狹小,而無法寬暢的跳動呢?

 

「唉……對不起,媽媽不該對你發脾氣。」我推拉了兒子的肩膀,將他轉向我,說道,「……你記不記有些小朋友老愛嘲笑你?他們故意拉細眼睛做著鬼臉說你是中國人?」

「嗯……。」

「這些小朋友就是因為排外的心態,才會有那樣的行為出現。今天,你若也因他人的宗教信仰與你不同,而區別你我之分,那你是不是跟那些嘲弄你的小朋友一樣呢?」

「可是我沒有因為他們跟我信不同教而欺負或嘲笑他們啊!」

「兒子,錯誤的行為,最初都是從錯誤或狹隘的想法開始的。媽媽不希望這樣狹隘的想法像種子般地在你心裡生根發芽,將來長成一株恐怖巨大的魔樹。」

 

大兒子歪著頭聽我解釋,眼中明顯流露出完全聽不懂媽媽在說些蝦米碗糕的神情。他還太小了,也難怪他有聽沒有懂。我決定這件事情得找主事人宗教課老師去談。

 

教導低年級宗教課的老師是位年齡稍長笑容滿面的大嗓門女老師,對待學生有著媽媽般的耐心與嘮叨。但有時,無心害人的人所造成的損害後座力才是可怕。這好比街坊間的三姑六婆所說的流言流語,其以訛傳訛的漣漪常是一發不可收拾。

 

「老師,請留步,我有事想跟妳談談。」幾天後,我在校園裡碰到宗教課老師,於是攔住她,說道,「我家豆豆近日來似乎是對於同校的小朋友有了不同的區別方法,以宗教信仰來區分……而且他還認為不同宗教間的信徒是不可以通婚的。」

老師以她一貫的大嗓門回答:「哎,豆豆的媽,妳的兒子這樣的想法才是正確的、對他有益的!或許因為妳不是阿拉伯人,所以妳不了解我們的社會民情。在這裡,基督徒與穆斯林間基本上是相互不通婚的。若是有人通婚的話,非但社會的接受度極低,而且還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我知道這項民情,我也知道對一些宗教激進份子來說,他們寧可殺死自己的信徒,也不肯她或他嫁娶不同宗教信仰的對象。」

「既然妳知道,那妳應該認同,小孩從小若有不同信仰不通婚的觀念,是對他較好的。」

「不,我不認同將這種狹隘觀念傳授給下一代。老師,妳若要在課堂上提醒孩子們有關不同教教徒之間通婚該注意的事項,那末,我舉雙手贊成。但除此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偏頗觀念被參雜進教學中。」

宗教課老師十分訝異我如此直言,臉色變得僵硬略帶怒氣,說道:「好,我會將妳的意見納入考量的。」 

 

生命,該是充滿讚頌的。生命,該是無限可能的。因為生命本身,便是個恩典,是個奇蹟。但在沙漠裡居住了十一年後,我常深感生命這一奇蹟恩典,在這一地區,被添加了許多的人造限制。彷彿生命是充滿教條的,是處處受限的。

 

呵呵,不過,我這個被兒子們稱為「可怕的媽媽」,當然絕非浪得虛名。老師,妳若再教我家小孩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我會持續不斷地去問候妳的。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62期2009年4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