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想不想要一個妹妹?叫妳媽媽生一個給妳好不好?」小時候,大人們常逗問我這樣的問題。

「不要,我已經有妹妹了。」這是我一貫的回答。

「有妹妹了?妳不是獨生女嗎?」我的回答讓大人們摸不著頭緒。

 

若單就同父同母出身而言,我確實是爸媽的獨生女,但自幼在三代同堂的環境裡長大,我並非家中唯一的女娃兒,在我下頭還有十一位堂妹妹們。十一位堂妹妹們,再配搭上我,剛好湊足十二金釵。

 

三代同堂的生活模式,或許對媳婦兒們很是辛苦,妯娌間的相處是一門大學問,可是對孫子女輩來說,卻是滿堂歡樂滿堂春,天天都是遊戲天。我們家我這一輩共十七人,基本上,小時候的我們根本不需要往外找朋友,自家小孩就已多到天天開趴踢玩瘋了。

 

堂妹們跟我,是從早到晚吃喝玩樂全在一起,到了睡覺時才會分開。這,跟親姐妹關係相比,實在是沒啥多大差異。因此心態上,我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媽媽去生個妹妹給我相作伴。

 

高中畢業後我出國唸書去,至今渡過了二十個在異鄉居住的年頭。二十年之後,我的十一個堂妹們當然也全長大了。只不過,我對她們的記憶仍停留在孩提時代,二十年的光陰似乎沒讓那份記憶退色泛黃。

 

「堂小妹,妳要考大學了沒有?」早幾年前返台時,見到家裡最小的堂妹,我於是問道。

堂小妹露出一付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說道:「姐,我已經要升大三了耶……而且,妳去年見到我時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我已經回答過妳了。

「何止只有去年,姐前年也問了妳同樣的問題姐的腦袋好像壞掉卡住的CD,一直在重複播放著同一首歌。」在一旁的堂三妹揶揄著我。

聳了聳肩,我感嘆說道:「沒辦法咩,印象中我一直覺得妳們還很小,沒能去想及現在的妳們其實都已經長大了……

 

家裡的十二金釵,經過了二十年,有人移居海外,有人出國唸書,有人留在台灣。大家的居住地點都不同,以至於我們很難全聚在一起,每年返台時我也只能見到其中的幾個。有幸的是,人雖離散了,但心還是在一起的。三年多前,當阿嬤由醫院送回家裡過終時,我們子孫輩是全球跨洲連線,在阿嬷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與她心靈同在。

 

這份親似手足的情誼,不因時空而阻隔或消減。

 

「姐,妳看看這些夠不夠?」今年返台時,堂七妹拿了一大袋狗零食給我,準備讓我帶回沙漠裡來。

「哇,太多了啦!我只需要這的一半就好了。」瞧著那麼一大袋狗零食,我回道。

「沒關係啦,妳全拿啦。我算了算份量,應該夠妳家小狗吃上一年。」

「拜託,我家小狗沒可愛到會讓我願意捨去一皮箱的空間,為牠扛一整年份的狗零食回沙漠去。」一年才回台灣一次、行李空間多拿來裝貢丸米粉的我說,繼而又問道,「……對了,晚上我們去唱歌好不好?」

「嗯,好啊!我們也找其他姐妹一起去!」堂七妹爽快地回答。

 

那日晚上,我們幾個女孩子再加上我哥與弟媳,嘩啦嘩啦地在KTV唱著歌。離開台灣太久,現行的熱門歌曲亦或是歌手我皆不熟悉,於是,大半時間我都坐著聽歌或是吃東西聊天。

 

幾首歌曲的時間過去後,我發覺這些妹妹們的歌喉都不錯,一個比另一個還了得,於是說道:「哇賽,妳們都好會唱歌喔!」

「姐,妳要唱什麼歌我幫妳點。」堂六妹怕我坐在一旁無聊,貼心地提供服務。

「嗯……我想想看有哪些歌是我會唱的……」我翻了翻歌單本子。

「姐會唱的歌在歌單上應該都找不到了吧!」堂七妹哈哈笑著。

「吼,真討厭,講這種話……」我假裝生氣地瞪了一眼,接著問道,「對了,妳妹何時要回台灣?」

「不知道,要看我姐的決定。」堂六妹回答。

「妳姐的決定?為什麼是妳姐做決定而不是妳媽?」我好奇問道。

「因為我姐地位最大,我們全家都聽她的,包括我媽在內。」堂六妹露出十分尊敬的表情。

 

堂六妹與堂七妹是四叔的女兒。二十多年前,四叔在大約我現在這個年紀時因心臟病過逝,遺留下嬸嬸與四個女兒。四叔過逝那一年,我還在唸國中,他的四個女兒仍非常年幼,不懂為什麼爸爸再也不動一動,而媽媽一直哭得昏厥過去。

 

我記得與四叔的大女兒坐在幾階高的樓梯上,才唸小學的她很天真地問我:「姐姐,我爸爸是不是在棺材裡練功?他什麼時候才會出來?」我無言以對,不知該如何回答。

 

當年天真的女娃兒現在已經長大了,代替父職,成了嬸嬸與妹妹們的依靠。但我從沒忘記過那一天坐在樓梯上,她眨著眼睛望著我希望我能回答她問題的模樣。

 

凌晨一點,我們唱完KTV打道回府。我與我哥都喝了點酒,於是改由堂六妹與堂小妹開車,兩輛車開往住所。堂小妹剛拿到駕照不久,駕駛技術仍留有進步空間,還好小鎮上午夜這個時候街上沒啥車輛行人,得以容許她以龜速緩緩行進。

 

指著前方堂小妹所駕駛的車輛,我對身旁開車的堂六妹說道:「妳猜我們若用走的會不會比她的車早到家?」

「哎呦,不要笑她啦,依新手駕駛來說,她算是不錯的了。」堂六妹護衛著這家族裡最小的堂妹妹,但停了幾秒後,突然爆料說道,「不過勒,我們上禮拜出去玩,由她開車……結果,居然還被騎摩托車的老阿嬷超車!」

 

聽到這絕妙爆料,我們一車子的人全都笑得東倒西歪,無法停止。我抱著肚,笑得最大聲,在這寂靜明月的夜裡,心想我真是好福氣,擁有比誰都還多個妹妹們。而她們,全都超級無敵可愛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