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看,我老婆這些天來整個人快樂得走起路來都是小跳步地浮在空中。」自從好友艾莉可決定要來沙漠裡共渡耶誕節之後,我家沙漠老公逢人便這麼形容我。

 

說我「走起路來是小跳步地浮在空中」這未免太誇張,我又沒練過輕功,也沒吊鋼絲拍過《臥虎藏龍》,怎可能那麼容易地就擺脫掉地心引力的神魔大爪!但對於好友的來訪,我確實是極為興奮的,家事懶人的我甚至是黎明即起,洒掃庭除,就為了讓遠道而來的客人能有個乾淨整齊的歇身之處。 

 

定居在沙漠裡近十三年之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的朋友們對於造訪沙漠並沒有多大的興趣。這過去十三年來,我哀哀呼喚多次,也只喚來了兩個朋友。而我的家人最後一次到沙漠裡來看望我,是六年前的事。

 

我的孤單寂寞,是可想而知的。

 

有幸的是,我的個性能人來瘋,也能自己瘋。(還好沒有羊癲瘋)

 

這一次艾莉可來訪只短短停留四天四夜,剛好正值耶誕節假期。我在既定的忙碌耶誕家庭聚會與親友拜訪行程中,擠出時間,帶著艾莉可上山下海,四處遊玩採買,滿足她對沙漠所有的想像。

                                       

身穿貝都因傳統服飾的老人拉奏羊皮琴

                                                  

這四天之中,我無法能以言語來表達我對老公的感謝之意。充當司機的他,夜半時分陪我到機場接人,之後每日開車數個鐘頭載著我們到處趴趴走,四天後在凌晨天未亮時又疲憊地撐起身子,載著艾莉可去搭機。

 

老公累得眼眶冒出一圈的熊貓妝與沾枕即眠的沉沉鼾聲,我知道自己在沙漠裡是有人可依靠的。

 

2009年已到了尾聲,去年這個時候我人在阿曼王國與公婆及大姑一家人共渡假期。那時,我心有所困也心有所感,有些事情想通了,有些事情卻還沒有。今年,我很高興,想通的事情又多了一些,也因此,想不通的事情便少了一些。生命與心靈的成長,或許就是如此吧。緩慢的,急不了的,有時序性的。

 

喜怒哀樂,僅在一念之間。

 

十二年前,我曾有次搭機發生意外事故,有幸地,最後不但一切平安無事,而且還為我帶來一場免費的印度之旅。

 

在印度的那些時日,我仍記得自己是多麼地想念沙漠,恨不得能瞬間便縱身飛回沙漠的懷抱。奇怪的是,當時我的腦海裡居然一丁點兒也沒有想到台灣……

 

十二年後,當我與艾莉可一同走在沙漠的土地上時,我帶著她經由我的眼來認識這片遼闊寂靜的黃沙大地,艾莉可連連驚訝地說道:「沙非,妳為何會如此地了解這片沙漠,彷彿是自己的國家一般?」那時,我才知道,沙漠早已深深地扎根在自己的心裡頭了。

 

這些年來,無論我怎麼厭惡沙漠裡的男女不平等,無論我怎麼抱怨沙漠裡的律法古板不公,但沙漠確確實實已是我的家了,癩痢頭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好。既然是我的家,住在自己家裡頭又何來之孤單寂寞呢?

 

喜怒哀樂,僅在一念之間。想通了,即是海闊天空啊!

                                         

沙漠一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