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婚姻生活大抵相同,終究不過是男婚女嫁,你情我願的過著柴米油鹽的日子。而床頭吵床尾和的兩人世界裡,還常常發生越是吵架,小孩生得越多的無厘頭事件。

 

若真要說異國婚姻與同國婚姻有何差別處,那應該是由外向內所造成的影響,也就是外界環境對婚姻本身所造成的衝擊力與壓力。舉凡社會習俗,宗教信仰,家庭親友,國情文化等等,皆可泛稱為外界環境。

 

異國婚姻裡,多半是女方搬遷至男方的國家。若有男方願意定居於女方國家,或是夫妻兩人皆居住在第三方國家,那也多半是因為女方國家比男方國家容易濤金賺錢,或是因為工作駐紮地原故而搬至第三方國家。

 

為男人遷徙,似乎是女人的宿命,而遷徙後的外界環境所造成的衝擊力,女人也是當頭第一個承受的人。女人承受這衝擊力的能耐,直接的影響到一段婚姻的品質好壞和長久與否。

 

異國婚姻裡,若硬要分類哪一種外界環境最容易造成離婚下場,依據我小小的粗淺經驗,應當是已開發國家的女性嫁給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的男性,並定居於男方國家。用很白話的白話文來說,就是《ADSL寬頻女人嫁給撥接式數據機男人,婚後又住在整村落只有村長家才有電腦的男方國家裡》,這樣的情況最容易出現離婚的結局。

 

一位朋友的婚姻最近熄燈落幕。十二年的婚姻,在約旦老公鼓吹外籍妻子搬遷至沙漠裡後一年,劃上了休止符。  

 

『我真的不懂,我們的婚姻經歷過許多風雨都能屹立不搖,為什麼現在就突然脆弱得不堪一擊?』電話裡,失望的男人這麼對我說。

我回答:『雖然我很不想跟你說「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但,我真的早就跟你說過了!

 

一年多前,這個男人很興奮地告訴我,他的泰國妻子安妮終於同意搬來這沙漠裡定居。安妮本籍為泰國人,住在瑞士已過二十年,料理名校畢業後,努力往餐飲業發展,最後成為日內瓦某五星級大飯店的主廚。

 

他們兩夫妻便是在日內瓦認識的,婚後也一直都住在日內瓦。三兩年前,男人好不容易向瑞士總公司爭取到派遣至中東半島的職位。他這樣極力爭取調職的舉動,我能理解,男人離家太久,他想落葉歸根了。

 

頭一兩年裡,男人瑞士約旦兩邊飛。再久一點,他便也累了,他想要妻子就在自己身邊。於是,他開始慫恿妻子搬來這沙漠裡。 

 

『你讓她搬來,便是給自己的婚姻下了死咒!』我說。

『為什麼妳會這麼說?』朋友訝異地問。

『因為當她的心靈枯萎時,你們的愛情、你們的婚姻,也將隨之凋零!』

『妳為什麼會認定安妮在這裡會不快樂?』

『唉,無論她過往的成就有多大,在沙漠裡,眾人看到她時,只會聯想到泰國紅燈區裡的廉價妓女。而這種族歧視的問題,將抹殺掉她所有的成就與自信!』

『拜託──約旦現在已經進步很多,對國際文化沒那麼井底之蛙了!再說,安妮也不是個容易被打垮的女人!』朋友對自己的妻子很有信心。

『我看你是在風和日麗的瑞士住太久了,才會忘了你這祖國沙漠特產的人文風暴,尤其是針對亞裔女性的人文風暴!』我冷笑的回答。

 

我知道朋友與安妮的婚姻走過風雨,從一開始男方家因為種族歧視而反對安妮,到婚後多年兩人未生孩子,男方家鼓吹離婚,認為安妮的子宮是塊結不出果子的荒地。但,這一切的一切,兩夫妻能並肩走過,最大的原因是他們住在瑞士。老實說,他們只要關上房門,拔下電話線,便能將沙漠風暴隔離在外。

 

任何一個對自己人生有抱負有理想的女人,尤其是像安妮這樣已爬到某個事業高峰點的女人,在習慣了先進國家的人文環境後,讓她搬來這洪荒猶存的男尊女卑沙漠裡從新開始,無疑是扼殺她的最好方法。在整個外界環境的限制之下,她將怨天尤人,她將愁眉不展,她將哭泣不止,最後,她將質疑一切,包括自己與這段婚姻在內。

 

一次次的爭吵,一次次的和好,有一天,夫妻兩人都會感到疲憊。男人開始後悔娶了外籍太太,女人開始後悔搬來這沙漠裡。離婚,似乎成了最好的出路。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安妮不能,但妳就能在這沙漠裡待下來?』朋友嘆氣道。

『你以為我沒走過這段掙扎的日子嗎?你以為我跟我老公沒因此而吵過架、後悔過嗎?』我大聲的頂回去,『……唉,當初我勸你不要讓安妮搬來,就是因為我深嚐過這苦澀難嚥的滋味啊!』

我繼續說著:『除了爭吵讓愛情變成怨情之外,你知道那種對自己人生無力的感覺嗎?當所有的夢想,所有的抱負,都成了搖不可及的東西的無力感嗎?』

 

說到最後,我自己都哽咽了起來。我想起了搬進沙漠裡後的那段適應期,想起了夜裡醒來掩面痛哭,哭到無力再哭,卻又仍是只能哭著的慘淡日子。因為除了哭,在成為沙漠新嫁娘後,自己人生裡的每一件事,好像都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

 

現在,雖然我已習慣這裡的生活,也開墾出屬於自己的小小綠洲,但這股無力感依舊纏繞著我。為了成就我的愛情、我的婚姻,我放棄了許多的東西,留在沙漠裡。

 

若真要比較為何我能待下來、而安妮無法待下的原因,那大概只是因為我搬來時年紀還年輕,我的工作與事業都仍只是在起步階段,沒有像安妮那樣已達到某種成就。她需要放棄的東西比我多太多出來了,因此,心態調整上,安妮會比我更加的辛苦。

 

撇開人生壯志未伸的無力感或惆悵感不談,因為有些女人真的就是喜性居家,她們享受在家洗衣燒飯帶小孩的單純人生,但無論如何,人在異鄉的孤寂感是一樣的。那是一種可怕的、蠶食性的孤寂感,知道自己將在異鄉裡終老、至死也無法落葉歸根的孤寂感。

 

任誰也不想,連死後,都得做個漂泊異鄉的孤魂啊! 

 

沙漠裡的浪漫,只存在於『短暫性的流浪』。當『短暫性』變成了『永久性』之後,沙漠還會浪漫嗎?你來告訴我吧。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ohlala
  • 你的文章很有意思喔

    要繼續加油喔~沙漠的女子^^
  • Jane
  • 無意間在首頁看到你的文章,就點進來看看了。

    說真的,成為沙漠新娘的妳真的很不容易。種族歧視和宗教的極度差異在中東
    國家真的是處處皆是。對丈夫與小孩的
    愛,真的很偉大...偉大!

    同樣身在國外,我可以感受那種每個夜晚
    的無力與孤獨感。祝福妳,好好經營小綠
    州下去,要給自己過得快樂幸福喔:)
  • Dear Jane

    謝謝妳的祝福。

    可以給我妳的部落格連結嗎?讓我有機會也能多認識妳些。^_^

    saphi 於 2008/01/23 15:25 回覆

  • 悄悄話
  • muffinlo
  • 雖然我不在沙漠中,但同樣隻身在異地,只擁有著另外一半,也能理會那種孤寂感。您的連結可以放在我的blog裡面嗎?感謝您喔^_^
  • Sweet Muffin

    歡迎妳放我的連結,我還得謝謝妳閱讀我的部落格呢!

    以後,也希望我們兩個身在異地的女人能多多交流喔!^_^

    saphi 於 2008/01/24 15:59 回覆

  • 北非的台灣媳婦
  • 心有同感~~

    Hi!沙非,

    讀了妳的文章後,真覺得字字說入了我的心底,且完全反映了我自身的經壢...我也是選擇嫁作外人妻的台灣新娘,雖然定居的地方離沙漠不近,但也不是那麼的遙遠~~~就在北非的摩洛哥^_^...
    偶然的情況下,接觸到妳的部落格,自此一有空閒時間,總會進來逛一逛,對於妳所抒寫的一些文章,我真的是感同身受ㄋ....
    B.L.
  • Dear Baoling

    很抱歉現在才看到妳的留言,因為痞客邦的設計我一直沒搞得很懂,所以我不知從何才能看到較舊且尚未回覆的網友留言,在這裡跟妳說聲抱歉。

    Baoling現在住在摩洛哥的哪裡呢?結婚幾年了呢?

    真高興能多認識一位與我一樣嫁到阿拉伯世界的台灣太太呢!希望以後能多交流。^^

    saphi 於 2008/11/05 16:20 回覆

  • 悄悄話
  • 曉晰
  • 啊,為了萬一妳要回我的留言,
    所以公開再留言一次,嘿嘿。
  • Dear 曉晰

    呵呵,妳好可愛喔,連回覆的方法都幫我想到了!(You are sooooo cute, girl!)

    其實呢,每個女人心中應該多少都會有份相同的遺憾,無論造成遺憾的原因(人事物)是什麼。即便我已結婚十一年多,但有時候我跟我老公吵架,我偶而還是會想起以前。因為我與前男友從沒吵過架,連互相大聲過都沒有(真是奇蹟一樁XD)。不過啦,心裡想的當然也不能說出口,會傷老公心的(唉,做個體貼的人妻還真是辛苦啊)。我們只能祝福過去的人,希望他們現在是過得很幸福。   

    saphi 於 2008/11/05 16:38 回覆

  • Baoling(定居於北非摩洛哥的台灣媳婦)
  • 沒關係^_*

    Dear Saphi,

    我很高興接到妳的回覆 回覆晚沒關係的^_* 我住在摩洛哥的坦吉爾 有機會經過這裡的話 記得通知我一聲ㄛ^_^...結婚剛滿十週年呢~~~
  • Dear Baoling

    哇,結婚十周年,恭喜妳呢!我知道這一路走來,一定辛苦妳了,可敬的女人!(灑花)

    P.S. 妳的部落格新開幕不久?恭喜恭喜。

    saphi 於 2008/11/09 16:19 回覆

  • emily01005h
  • 《ADSL寬頻女人嫁給撥接式數據機男人寫的真好阿, 我想這不只說現實環境, 也包括腦袋思想吧
  • Emily真是一點即通的聰明人吶!

    saphi 於 2009/03/18 03:33 回覆

  • Bubblegirlyu
  • DEAR 莎菲:
    看你的文章許久~你講的非常中肯!
    很多美麗的異國婚姻 有著浪慢的詩篇
    但往往人們忘記了人生應有的起起伏伏~
    看你這麼成功地經營事業&部落格
    真是一位偉大的女性!

    粉絲留
  • Dear Bubblegirl

    千萬不要這麼說,我絕絕對對是個跟"偉大"二字完全扯不上關係的人。(偉大比較適合用在國父身上 XD)

    我覺得婚姻很像是哈利波特裡的柏蒂全口味糖豆,我們永遠不知道拿到的糖豆是何種口味,直到我們將它放進口中咀嚼,而每一顆都是不同口味的。婚姻是分分秒秒都不同口味,而且是包含了所有我們想像與無法想像的口味。人生,亦是如此。^_^

    saphi 於 2009/11/14 06:55 回覆

  • 悄悄話
  • polly0129
  • HI 莎菲 我是寶莉 這樣你是不是比較方便回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