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寫了幾年之後,認識了許多位網友格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在學的有待職的有當家的有上班的,其中有些網友更與我成了真實世界的朋友。

 

脫離虛擬網路,跨進真實世界,首先第一步便是相約見面。

 

「妳跟我想像中不一樣耶」與網友第一次碰面,如此評語最是常出現。

「不然我該是怎麼一個樣子呢?」我好奇問道。

「我以為妳會是很有氣質。」直爽型的網友一根腸子通到底,沒遮攔的。

「妳比我想像中…………還年輕。」善良型的網友有著為他人著想的美德,但找稱讚詞找得有點久。

「哎呦,我也不會說啦,總之就是不一樣咩。」幹練型的網友社會經驗豐富,懂得多美言少醜話的處事之道。

 

對於自己的外表給他人的第一印象,我其實是蠻清楚的,不過就是屎面一個。我家阿母常常提醒我要多笑些,不要老是臉臭臭的,好像便秘了一個星期ㄡ不出屎來。因此,與網友碰面時,我都會刻意將嘴角揚高十五度,讓自己看起來和藹可親些。

 

不過,也不知是我嘴角揚高角度沒抓好,還是臉上妝粉太厚,網友們似乎從沒能感受到我所散發出的和藹可親……(嘆)

 

至於「氣質」這最常出現在網友嘴裡的字詞,說正格的,我還真是不知道為什麼網友會把我跟氣質聯想在一起,明明我就沒在部落格裡說過自己是氣質型的人!我最常說的應該是自己少根筋、粗線條、神經腺大了點,外加懶惰和脾氣暴躁。

 

套句好友形容我的話,除了那一頭直長髮跟氣質有極遠的遠親關係之外,沙非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沒一丁點兒跟氣質扯得上關係的原素。

 

「可能是因為妳寫過幾篇抒情文章,讓人因此以為妳是氣質型的部落客。」好友分析。

 

抒情文章竟是與氣質劃上等號,這一點我倒是沒想到過,我一直以為抒情文章跟心思細膩比較有關係。而若是說到心思細膩的話,那我倒是有的。雖然我常常少根筋,但偶爾也會曇花一現地心思細膩。真的,我家阿母可以作證。每年由台灣返回沙漠時,雖說我總會忘記帶走前一夜先行冰放在冰箱裡的瓶瓶罐罐,但我從沒忘記過我家兩個兒子也是要與我一道搭機的。

 

本人小時候曾經被我家高堂老母在機場忘記過,還好英明的機場人員很快地找到我家阿母,不然的話,《The Terminal航站情緣》之小孤女中正機場版就會由我為大家演出了。

 

也不知是因為我小時候太乖太聽話太安靜,導致大人們常忘記我,連我家阿爸也曾帶我出門卻忘了帶我回家。那時我才兩三歲,步伐仍搖搖擺擺,找不到阿爸,小娃兒一個人在街上胡亂走著。數個小時後,等家裡大人們滿街搜尋找到我時,我已距離被阿爸放鴿子的地方許遠,差點兒就被陌生歐巴桑給抱進她宅裡,撿回去做童養媳了。

 

總而言之,若以帶小孩出門也會記得帶回家這一點來評分的話,我可算是心思細膩的。至於有氣質這件事……所謂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在我「屁」字連連脫口而出後,網友們對於我該是很有氣質的預設想像也隨之聞屁而亡了。

 

除開讀了抒情文後以為我該是有氣質的網友們之外,讀了搞笑文後覺得我該是很幽默的網友們也不在少數。網聚時,他們總張著閃閃大眼睛,期待著我說出些什麼好笑的話來討得老爺歡喜夫人快樂。可惜,我有時也會排便不順,生理影響心理,無法能說出讓人哄堂大笑的幽默話來。

 

史瑞克說:「食人怪物就像是洋蔥,是有多層面的。」其實,每個人都是如此,像洋蔥般的多層面,不能以偏蓋全。一個人可以是冷漠又熱情,可以是勇敢又怯懦,可以是樂觀又悲情,可以是冷靜又急燥,可以是多話又沉默,可以是溫柔又強悍,可以是聰明又愚蠢,可以是很多東西再搭配上完全相反的另一堆東西。

 

每個人在不同的心境下,不同的時間裡,不同的位置點,面對不同的人事物,會呈現自我性格中的不同層面。寫文章亦是如此。每一篇文章,所顯示的,僅只是作者在提筆當下時的心境映照,是凝住不動的一刻,是眾多層面性格中的單一層面切片。

 

話說回來,讀者經由作品而對作者產生一相情願的預設想像確實是難免的,更也是人之常情的,我不但能夠理解這樣的心態,自己也會這樣。熟齡人妻的我對波斯男(Pierce Brosnan)就有非常多的狂野想像。<<<<<扯真遠

 

終歸一句話,作者亦或是部落客皆都是有著七情六慾會吃喝拉撒睡、抓狂時EQ跟狒狒差不多等級的活物。所以說,文章看看讀讀就好了,不必執著認真,若是有啥麼啟發或感動就當做是額外紅利,好比買一個大比薩送一份烤雞翅,如此而已。

 

落差只存在於有預設想像在先。預設想像有多大,落差就有多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