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裡漸漸有秋轉冬的味道。上個禮拜下了幾場驟雨,帶著震耳轟雷聲響的驟雨來得突然,去得快捷,可雨勢其實並不大,若不是一地的溼潤,真會讓人不禁懷疑起,剛剛,雨真的來過嗎?

 

打在樹葉泥地上的雨聲,隨著雨點由小轉大,滴答滴答也變成啪咑啪咑,夾雜著轟轟雷聲,勾起了今夏八八水災的記憶。颱風登陸的那一天,我在房裡幫母親染頭髮,電視上的新聞時況報導著各地的災情,家裡的門窗因應著颶風吹襲而震盪個不停,屋子裡四處擺滿了水桶水盆來接拾漏水。

 

沙漠裡的夏天,是長達數個月的乾旱無雨,是黃沙遍野的乾枝枯草,與台灣有著天南地北的不同。沙漠裡的夏天,再厚重的溼衣物,曬在屋外頭半小時便全乾了。夏天時的沙漠,連雲朵都不來,嫌它旱熱。而晴空無雲,聽起來甚美甚壯碩,則實際上,無雲遮擋的豔陽像是由天而降的黃金箭雨,射灑在身上,不需幾分鐘,皮膚便會發疼。

 

每年,我總在夏天時回台灣,也因此,躲過了沙漠最酷熱的時期。可是,躲得過沙漠的酷熱,卻躲不過台灣豪雨不斷的颱風季。我的夏天,若不是乾旱,就是濕熱,真可謂之非黑即白的選擇啊。

 

這兩天,沙漠裡的驟雨漸漸地變成了珠連不斷的綿綿細雨,滴滴答答從早下到晚。雨勢仍是不大,但一地的溼潤變成泥濘,雨是否曾來過的疑惑不再。雨,確確實實是正下著,深深鑽浸了土壤裡,儲存為明年春天時紅花綠葉的汁淝。

 

兩個禮拜前,遠方傳來友人過逝的消息。消息來得那麼突然,猶如旱熱的沙漠裡驟然下起寒冷冬雨般地讓人錯愕不及,一點準備都沒有。

 

「化療的結果不是很成功嘛,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得知後,我問了其他幾位朋友。

「人生無常啊……」朋友們皆都感嘆道。

「可是……可是……不該是這樣的結果!」一時間,我仍無法接受這噩耗

 

自友人患病這一年來,在我心底裡頭,一直堅信著友人的康復是指日可待,好似我堅信著日出日落、冬去春必來一般,從沒有一刻懷疑過會出現其它不同的結果。

 

我忘了,這天地萬物,一直是依靠著兩股完全不同又相對的力量交互拉扯著,才得以平衡、不失調。「永恆」與「無常」,便是這兩股完全不同又相對的力量,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一句話,「棺材不是老人的專利。」於是,我落下淚,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這無常。

 

年輕驟逝的生命,總讓活著的人有深切的感概。意料之外的天災,也總讓安居的人有覺醒的警惕。珍惜當下,感恩一切,似乎是我們唯一能勉勵自己去做的。只是,要真正做到,真是好難。

 

「媽咪,沙漠冬天的第一個禮拜都會下雨,對不對?」昨天,我接小孩放學時,大兒子望著車外頭的綿綿細雨,突然有此一問。

「對,通常是這樣的……」我回答。

也坐在車後座的小兒子插嘴問道:「為什麼冬天會下雨?」

「冬天下雨的話,植物在來年春天才有水份得以開花結果」大兒子為弟弟做了解答。

「是的,大自然的運作是有其道理的。冬雨會帶來春花,而春花則會帶來夏果。我解釋給孩子們聽。

「夏果是指西瓜嗎?」小兒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童言童語說道,「所以說……冬天若下雨的話,我們夏天就有西瓜可以吃?

 

八歲的小兒子有著非常單純又樂觀的邏輯思考,尚未參雜過多的成人世界的繁複與悲觀。在他的眼中,所有的事情,都會出現一個美好的結果。跌了一跤,挫破皮流血,會換來一只他想要已久的可愛OK繃。生病發燒,吃藥打針,代表不用上學在家休息看電視打電動。媽媽的車子與來車擦撞,這是小頑童逛警局大開眼界的難得機會。

 

「真是超幸運的!」是小兒子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

 

飯後甜點有蛋糕吃,真是超幸運的!第一次打魔王就過關,真是超幸運的!出門上街遇到同學,真是超幸運的!地上撿到一塊錢,真是超幸運的!校園裡看到一隻螳螂,真是超幸運的!麥當勞叔叔多給了一包蕃茄醬,真是超幸運的!

 

即便是走樓梯滑倒,他也會說:「還好只往下滑了兩個階梯,而不是五個,真是超幸運的!」

 

這是一個樣樣事情都往好處看的孩子。

 

「你成天就只想著吃!」聽到弟弟把冬雨和西瓜聯想在一起,大兒子白了弟弟一眼,過了幾秒鐘後,又突發一問,「媽咪,R.I.P.是什麼意思?」

聽到這問題我愣了一下,隨之回答:「Rest In Peace,希望往生者安息的意思……你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

「媽咪,我知道妳的朋友死掉了,但是妳不要難過,因為她的靈魂已到了天堂與耶穌在一起」大兒子以十分輕柔的語調說道。

小兒子聽見哥哥的說法,也搶著要安慰我,說:「對啊,媽咪妳不要難過,妳的朋友現在住在天堂裡,這也算是幸運的了!」

大兒子又白了弟弟一眼,斥道:「你又曉得天堂是什麼了!」

「媽媽說在我們來到她肚子裡之前都是住在天堂裡的……我現在或許記不得天堂長什麼樣子了,因為我的記憶力向來不好,但我相信那一定是個很棒的地方!」小兒子語氣篤定地回答。

「不管天堂棒不棒,若有人死了,他的家人跟朋友會很傷心的。」大兒子直搖頭,覺得弟弟一整個遲鈍到不行。

「我知道他們會傷心,但死掉的人能變成天使,而天使是有超能力的,可以暗中保護他的家人跟朋友,這也算是不錯的結果啊!」小兒子眨著清澈大眼睛說道。

 

當我們在永恆之中遇見了無常,進而產生感慨悲慟時,我的小兒子卻能在無常之中發掘永恆,進而讚頌懷抱它的美好。

 

冬雨仍滴答滴答的在沙漠裡下著,明年春天來臨時,在載孩子上學的路途中,我們將會看到遍野的小黃花開滿在山丘上。而我的小兒子,一定又會高呼:「哇,能一次看到這麼多的花,真是超幸運的!」

 

 

【沙非的文末語】

因為我家小兒子就叫做馬克,所以我將這一篇文章題名為《馬克主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