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我在懷老大時因為口饞而渴望能吃到台灣的路邊攤,心裡一狠便買了機票,千里迢迢回台灣來大飽口福。就在回程時,很不幸地搭乘中東某家航空公司由曼谷飛往中東的班機;大著一個肚子的我,加上回台灣吃飽撐著了,上機不久後便昏昏欲睡,與周公下棋去了。

 

大約飛了兩三個小時後,空姐很粗魯的把我搖醒,命令式的叫我把椅背豎直並扣緊安全帶;睡眼惺忪的我,看著週遭的旅客跟我一樣全被搖醒,臉上全是一副很不解的表情,不多久我們便聽到機長的廣播,告知大家飛機遇到亂流。

 

……小小亂流,哪嚇得倒常作空中飛人的我?沒過多久,我便在機身晃蕩的韻律中,又再度回頭找周公,把先前那盤棋給下完。

 

睡著後沒一會兒,我被一種像似坐超級震撼雲霄飛車的感覺給搖醒;醒來時,感覺很不真實,耳邊傳來其他旅客的竊竊私語,有人說我們被劫機了,所以飛機才會如此晃動!呵呵呵──笑死人!這些人真是電影看太多了,哪來那麼多恐怖份子閒閒沒事,要來劫機啊?而且機身晃動跟劫機有啥關係?真是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那就應該留在家裡看電視。

 

突然間,機艙後頭一陣騷動,接著便看見空姐匆忙往後頭跑,之後,又急速地往機頭跑回;沒一下子,機長與座艙長也面色凝重的出現,同樣地往後頭方向跑去,然後又腳步很快地回駕駛艙。同時間,一句很大聲的Fire!失火了!從機艙後頭傳了過來。我站起來往後頭看去,只見飛機的右後方窗外一大片橘紅色,原來是引擎著火了。

 

啥?右翼引擎失火?這下事情可大條了!因為我所搭乘的機型為TriStar三星機種,這種機型的特色是左右機翼各單一引擎,再加機尾的一個引擎,而且油漕是在機翼上。也就是說,不單單只是右翼引擎失火會造成飛行不穩,最危險的是火正燒在油槽的正下方,而我們卻位於三萬英尺的高空中。

 

可想而知,那一句失火了瞬間在機艙中造成恐慌,哭聲尖叫聲咒罵聲一下子此起彼落。有些人索性解開安全帶,在機艙走道上做起了回教禮拜,祈求平安,而我眼前的兩個年輕的空姐則互擁而泣。坐在經濟艙第一排的我很眼尖的看到頭等艙的空服員已把救生衣拿出,正一一的幫每位旅客穿上,可是坐經濟艙的旅客卻沒有如此的待遇,沒想到這家航空公司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還是稟持艙等不同,待遇有別的服務態度。

 

就在我深感命賤的時候,機長傳來廣播說是我們將轉向印度孟買做緊急迫降,並將把右翼引擎關閉,以策安全。在大家還在消化機長剛通知的訊息時,他卻又再度廣播說:各位旅客,由於機型的關係,我們將把右翼油槽的油射出,以免火燒及油槽引起爆炸。請大家保持冷靜,不要慌張,謝謝你們的合作。

 

爆炸?過了幾秒後,整班機旅客終於因為爆炸這兩個字而完全失去理智,於是有更多的旅客在走道上做起了禮拜,或是互道珍重永別,當時我卻毫無反應地看著週遭人們過度氾濫的淚水與瘋狂的情緒。其實那時我真的一點也沒有感到害怕,並不是我不怕死,而是腦神經線太大條,反應過度遲鈍,一點都沒了解到自己身處的危境。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沒近看過飛機油在三萬英尺高空中被射出油槽的景觀,那一道水柱般的液體,在空中迅速結成冰柱,長達數百公尺,只有剛射出的前幾公尺還是液態狀。每位旅客都看呆了,一時間讚嘆聲四起彼落,而大家也全都忘了引擎仍在失火中。

 

待飛機油排出後,我們機長又說了:各位旅客,由於右翼機油已完全排空,加上右翼引擎仍然無法熄火,我們可能無法撐到印度孟買,因此我們將尋求最近的機場迫降

 

天啊──老兄,你做機長是做假的喔?難道把油排光前,沒先想到這樣一來飛機就不夠油飛了嗎?本來對此家航空公司就印象不好的我,現在更是覺得超不爽;而且一開始時引擎失火還不知道,這位機長是在駕駛艙睡覺嗎?

 

就在我們終於要迫降在印度中部某國內小機場前,機長開始唸起可蘭經,並要求大家與他一起禱告。我心想:天啊!機長大哥,這時候請你專心迫降好嗎?!連你都禱告了,那我們旅客不就死定了!

 

禱告完後的機長通知大家由於引擎火勢未減,我們將迫降在機場的邊緣跑道,以策機場建築物與人員安全。慢慢地,飛機便在劇烈搖晃中,接近了跑道,而在跑道一旁待命的消防車,救護車與警車,那車頂閃爍的紅藍燈,竟然比機場跑道燈還要多。最後當輪胎著地,飛機沿著跑道緩緩停住,一輛輛的消防車有如紅色噴水龍般地把我們的飛機包圍住,一道又一道的水柱噴湧而上。

 

大家一定覺得故事到此應該已是尾聲,且慢──我的空中驚魂記,才剛剛轉為陸上求生記

 

《本文刊登於皇冠雜誌第641期2007年7月號 by 沙非》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城綾子
  • 哇!好精采!像在看電影一樣~
    ﹝說好精采怎麼感覺像在歡呼吶喊?我應該說好驚險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