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部落格,可以很輕鬆,可以很隨意,也可以是很無聊或是很認真,全憑寫的那個人對於書寫部落格所抱持的心態。

 

心態上的不同,讓書寫人也分成了好幾種不同的類型。有人是日日新又日新派的,天天更新部落格,時時都有話題可說可寫。有人是有空才寫派,白天老闆操,晚上小孩鬧,因此難得有空才張貼一篇新文章出來。有人是『定時定量』派,無論繁忙閒暇,無論春夏秋冬,無論阿扁小馬,他就是固定時間固定貼文,風雨不變。更也有許多人,同我一般,屬於『逍遙海太郎』派,有時遠洋捕魚久久回家一次,有時近海打撈當天來回,部落格的發文量與發文時間總是很隨性的。

 

一直以來,我就是這麼自寫自爽著,想寫時便寫,不想寫時便不寫。不過,這大半年來,我的親友團對於我的部落格卻有了不同的閱讀心態轉變。

 

『我跟你說喔,我昨晚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在夢裡……』有天,我對朋友說。

朋友打斷我的話語,說道:『妳不要跟我說,妳去寫在部落格上,我再去讀。』  

 

『我今天開車時遇到大塞車,堵在車陣裡一個多小時,結果……你猜猜看造成這大塞車的原因是什麼?包你想破頭也猜不到答案的!』有天,我跟親人說。

親人毫無意思想玩猜謎遊戲,說道:『我不要猜,妳也不要跟我說答案,妳去寫在部落格上,我再去讀。』

 

親友團裡沒人想聽我說話的奇怪現象越來越明顯,由最初的一兩人變成現在的多人,而且,情況也發展到讓我覺得似乎是親友們認為我的部落格比我本人來得有趣多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想我從小到大,雖沒考過第一名,也沒做過班長,但最起碼,我曾是演講或朗讀比賽的常勝軍,得到的獎狀足以貼滿我家客廳跟廁所。演說中該有的口齒清晰、段落分明,或是該搭配的肢體表情、音調起伏,我自認都做得不錯。所以說,聽我講話,應該不會是件無聊透頂之事啊?

 

『沙非,妳有空閒時間來跟我煲電話粥,為何不拿這些空閒時間去做些有意義的事呢?比如說……寫文章?妳部落格好幾天沒更新了吧?』昨天,一位常常沒空聽我講電話、卻有空上網看我部落格的女友對我說道。

 

聽到女友的建言後,我在心裡頭暗暗地給了她一記飛踢。死命用力蹬腿踹去的那種飛踢。被踢中後會『啊──』地騰空飛起然後跌落遠處的那種飛踢。

 

水庫的作用除了蓄水之外,還有調節的功能。蓄儲的水量過多時,水庫便會開閘洩洪,以免堤壩有破裂之虞。我這個人從小就善盡老天爺給我一張嘴巴的功能,家裡長輩對我的評語是『沙非是個從早到晚嘴巴沒停過的小孩,她若不是在說話,就是在吃東西,再不然就是在唱歌。』看吧,對於能有一張嘴巴,我是很感恩的、很物盡其用的!

 

所以說,若叫我閉嘴不說話,改成僅以文字書寫來表達,對我而言是項違反天性的事情。未免不遠的將來,我的話越積越多,恐有潰堤之虞,我得趕緊另外找個洩洪點。

 

『嗯……喔……嗚……嗯……』下班後,埋在報紙後頭的老公囈語似的做聲。

我抱怨道:『我在說話,你都沒認真聽!』

『我有啊。』

『你有認真聽嗎?那我最後一句話說了什麼?』

『妳說:「我最後一句話說了什麼?」!』老公說完後見我狠狠瞪著他,知道自己的笑話未獲認同,改問道,『……老婆,妳最近怎麼話變這麼多啊?』

『因為我一整天待在家沒人陪我說話,只能等你下班回家來才有伴聊天……』

『沒人陪妳說話?妳跟朋友吵架了嗎?』

『沒。』

『我們家網路壞了無法上網嗎?』

『也沒。』

『那……妳為什麼會找不到人說話呢?』

『因為大家都一直叫我寫寫寫,沒人要聽我用說的!』

老公從認識我的第一天開始,就知道我是個聒噪的人,一天不說話便會情緒鬱悶,為了克盡夫職,他只好放下報紙,認命地對我說道:『唉,好吧,那妳說吧,我聽著……』

『我跟你說,今天我去學校接小孩放學時……(以下省略兩千字)』我開始很快樂地嘰哩聒啦說著,『喔,還有,我前幾天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以下再省略兩千字)』

 

寫作之於我,是個很愉悅的興趣。它讓我能回過頭去,以不同的角度來重新思考我在某個階段時的情緒感受,並紀錄下來。而說話之於我,是個無法壓抑的天性。開口容易閉嘴難的我,非常享受與人對話時的即時性,且這即時性常能啟動我時而罷工的腦袋,進而咕嚕咕嚕地運轉聯想到其他的事物,增加自己在寫作上的話題內容與用詞用字上的靈活度。

 

倘若過份壓抑我愛說話的天性,我想,我大概無法寫出蝦米文章來的。

 

感謝我家老公,若不是他昨晚讓我緊緊尾隨一兩個小時喋喋不休,連他進了廁所,我也站在門外不停地說著,那末,今天,我便寫不出這篇文章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