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記得學生時代唸過這麼一首《敕勒歌》,形容蒙古草原的壯碩遼闊,並由「風吹草低見牛羊」一句來點出草原上的游牧生活。

 

經過一整個暑假之後,我格子所呈現出的深沉夏眠狀態,以及這段時間內格子裡長出的雜草的高度,大抵要颶風吹襲才能稍稍瞄見且喚動潛伏在草叢裡的牛羊駱駝了。

 

前日我家高堂老母打來國際電話視察關心,並強烈暗示(明示?)我該買台除草機來清清部落格裡已達人身高的密麻雜草。「好啦,好啦,等我家小孩開學上課去,我就會寫新文章了啦──」面對本人的新筆電的贊助人的要求,我也只能乖乖屈服,誰叫我回台灣時大人嘸大種(請用閩南語發音)的央求阿母買新筆電給我。

 

昨日我家兒子們開學上課去,被小孩纏了一整個暑假、終夏無休的我終於可以喘口氣,再度享受每日小孩上學後那數小時的清靜時間。我也可以收心將目光從臉書上挪回來,農場魚缸餐城擺給它爛,回歸天天開word檔寫字的部落客日子。

 

話說我今年回台灣做了許多件新鮮事。首先,承蒙台北當代藝術館的邀約,幾近步入中年的人妻人母的我(是幾近,不是已經步入中年<<<刻意強調一下)決定豁出去拋頭露面,獻出我人生中第一次的講座。

 

再來,我攜老帶小去參加了獅子老師的當孩子最好的啟蒙老師》新書簽書會,完完全全地被獅子老師的迷人個性給收服。沒想到,爽朗與纖敏竟是如此絕妙的組合,如同水與蜜一般地調合在一起。單單水則無趣,單單蜜又過膩,但當兩者調合後便成了絕妙好滋味。

 

當然我也做了其它許多新鮮事,認識了幾位新朋友,稍後我會一一寫出來跟大家分享我的2009返台之旅。

 

又,當然,今年我也扛了一堆貢丸肉圓之類的食品上飛機。另外,也買了一堆書,照常以海運郵寄到沙漠裡來。希望這一次不要像去年那樣讓我苦苦等了八個月才拿到書……

 

好,今天先以這篇虎頭蛇尾的雜文來為部落格去除點雜草,讓大家知道草叢裡仍住著幾隻苟延殘喘的牛羊駱駝。改明兒個,我再認真著手寫文章。

SV40264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phi 的頭像
saphi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