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底的台北,天氣宜爽了起來,夏日的潮溼炎熱漸漸消去,家家戶戶陽台上的空調機也不再轟轟做響。秋天的台北,是最美的。傍晚氣溫清涼時,都市裡的人們,似乎也放慢了些腳步,悠閒地走在紅澄澄的彩霞之下。

 

孕程進入第六個月的佩如,肚子儼然可見攏起的幅度,只是四肢仍消瘦的她,看起來比較像是個中圍微微發福的女人,而不像是個孕婦。平日常穿的裙褲已穿不下了,佩如買了幾件腰頭帶有鬆緊帶設計的長褲來替代,孕婦裝對她來說還是太大件了。 

 

好不容易熬過懷孕初期的不適,如今已是懷孕中期的佩如不再孕吐或胃口不佳,蒼白的臉頰終於有了粉嫩的顏色,臉上也常隱隱帶著一抹溫柔的笑意,建文說她看起來像是帶著神秘微笑的蒙娜麗沙。

 

之前李醫師建議的羊膜穿刺術,佩如與建文商量後決定去做,檢查結果出來顯示胎兒正常,而高層超音波掃瞄的結果,也確定了佩如肚中的新生命是個健康的女娃娃。現在,他們一家人放心地、愉悅地等待著這個新生命的到來與加入。

 

『喂──』一天中午午休時間,建文打電話來佩如的辦公室。

接聽了電話,佩如驚訝地問:『咦?你怎麼突然打電話來?』

『聽著,小如,我跟妳說……』建文以迫不及待的口吻說話,『今天財務部的王經理跟我提了一個建議……』

『什麼建議?』

『妳記得王經理他太太嗎?就是跑去國外生小孩的那個……』

『我記得。哎呦,你快說啦,到底他是跟你提了什麼建議?跟工作有關的嗎?』

『不是,是跟我們女兒有關的建議!』

『跟婷婷有關的建議?』

『不是婷婷,是妳肚中未生的小貝比寶寶。』

『跟她有關?跟她有關的什麼建議?』

『王經理他建議我們也去國外待產,生小孩。』

『在台灣生就好了,幹嘛去國外生?』

『哎,這是對寶寶好呀!去國外生,寶寶就可以拿外國護照了啊!』

『幹嘛要拿外國護照?』

『小如,我們不是談過將來要給詠承跟婷婷出國唸大學嗎?』

『這跟去國外生寶寶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自從爸過逝後,媽把老家的田地賣了,那筆錢幫我們繳清房屋貸款,雖然我們現在收入穩定,也沒有了貸款的壓力,存個幾年錢後,勉強能供得起詠承跟婷婷出國唸書的錢。可是,等到這個寶寶出生長大到唸大學時,我們倆都差不多退休了,哪裡會有錢再給她出國唸書?』

『這種事不必這麼早就開始擔心吧?』

『早點計劃,以後才不會臨到頭時無計可施啊!』

『出國生產這事,我們再仔細商量過吧……』佩如回道。

似乎是沒聽出佩如聲音中的遲疑,建文依然一頭熱地繼續說著:『王經理還說,他老婆在國外待產時是住在台灣人開的坐月子中心裡,產檢接送與三餐都有人照顧,很方便的。』

『再看看吧……』

『小如,趁現在妳肚子還沒大到很明顯,妳先去申請國外簽證,等簽證發下來了,如果妳真的還是不想去,那就不去。妳覺得這樣好嗎?』

…………』

『小如?』

……我們晚上回家後再討論這事,好嗎?』

 

掛上電話後,佩如仔細回想建文所提的主意。出國生產是她從沒想過的事,以前懷詠承與婷婷時沒想過,現在懷這個寶寶也沒想過,在台灣由李醫師協助生產,彷彿已成定型公式。現在,建文乍然說出這樣驚人的提議,佩如的心中,一剎那間,著實不知該如何做出反應。

 

近幾年來,隨著出國旅遊的盛行,家庭收入的提高,出國生產似乎已不是權貴人士的專利,許多如建文和佩如這般的中產階級也開始流行。『真的有出國生產的必要嗎?一本外國護照真的對小孩的未來比較好嗎?』,掛完電話後的一整個下午,佩如心裡一直來來回回這樣地想著。

 

『佩如姐,妳在發什麼呆呀?我人都站到妳面前了,妳卻還沒注意到!』佩如辦公桌前突然傳來蓉兒的聲音。

『喔,沒什麼……』佩如猛然發覺自己居然想著想著,陷入了沉思,抬起頭來時,蓉兒就倚站在她桌前邊把玩著筆筒裡的筆,於是對蓉兒問道,『蓉兒……妳對出國生產有什麼想法?』

『出國生產?……沒想過耶……』蓉兒偏著頭想了一會兒,『等我能先懷孕後,再來想出國生產的事情吧……』

 

佩如靜了下來,她知道這個小她好幾歲的同事已結婚近六年,卻一直未能懷孕,蓉兒與她先生都非常渴望著有一天能有自己的孩子。只是,這對夫妻花費了多年的積蓄,試了幾次ICSI顯微受精,仍是『做人』失敗,受精卵常是殖入後不久,便無故地萎縮。個性好強的蓉兒雖不在旁人前顯露些什麼,但私底下在佩如面前,她有時會自嘲地說自己的子宮像似一塊死寂的荒漠,不但種不出東西,就連移植物也會枯沒。

 

『蓉兒……』佩如不知道該說什麼,同事工作了幾年,安慰的話似已說盡。

『沒關係啦,我沒傷心啦。反正……該我的,就會是我的。不該是我的……怎麼也強求不到啊!』蓉兒聳了聳肩說道,臉上裝起的笑容,帶著一絲苦澀。

深吸一口氣後緩緩吐出,蓉兒恢復正常的語調問道:『對了,妳為什麼突然問我有關出國生產的事?』

『喔,也沒什麼啦。中午時,我老公打電話來跟我提了出國生產這件事。』

『妳老公希望妳出國去生小孩?』

『嗯,他覺得這對小孩的未來會有幫助。』

『那妳覺得呢?』

『我覺得……其實我並不知道我該有什麼感覺,因為我從沒想過這種事。』

『要是我有小孩、手上又有餘錢的話,我可能會考慮出國生產。』

『真的?為什麼?』

『姑且不論小孩將來是否真會用到,但是起碼若有需要用到時,那本外國護照可以給小孩人生另外的一條出路或選擇。』

『另外的一條出路或選擇……我從未這樣想過……』

『對啊,譬如說要是有戰事發生的話,沒有外國護照的人要往哪兒逃?跳太平洋嗎?那就真成了死老百姓了!』

『拜託──別提這種未知的遙遠事!拿本外國護照難道是為了將來或許會但或許也不會發生的戰事嗎?』

『這叫做未雨綢繆啊!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我覺得台灣很好,國外有的,台灣也都有,一點兒也不比別人差。而且,大家都是在這裡出生長大,將來也將在這裡年老死去,我不認為我的孩子該為了一個未知的未來而在異國出生,將來又去異國裡當二等公民!』

『這就是妳跟我個性上的不同啦……』蓉兒不以為然地說,『誰說去異國就一定會變成二等公民?只有瞧不起自己的人,才會變成二等公民!』

『哎,瞧得起自己,並不代表別人也瞧得起你啊!去了別人的國家,行事做事都得看人臉色,加上語言文化的不同,想要不成為二等公民都很難啊……』

『妳聽聽妳說的話,真是未上陣,便先自慚不如,敗陣下來了!』

佩如搖頭笑了一聲:『呵,我們兩個幹嘛為了這事槓起來呢?真是發神經。』

『反正啊,我覺得要是妳跟妳老公經濟上負擔得起的話,出國生產是個不錯的選擇。』蓉兒點頭說著,一手舉起大姆指強調她的贊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沙漠裡的夜空

sap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Y
  • 一看就知道
    這是小如老公的奸計
    要把小如騙出國然後讓外面的小老婆駐進

    電視劇不是都這樣演的
  • Dear YY

    呵呵,我都還沒寫到後續發展的情節,妳卻已幫我想好了該怎麼寫。(ㄟ,到底要不要讓男主角做劈腿男呢?.....內心掙扎中)

    saphi 於 2009/01/15 15:30 回覆

  • Sisi
  • 傷腦筋

    『反正啊,我覺得要是妳跟妳老公經濟上負擔得起的話,出國生產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那﹐那﹐將來這個娃娃不就喪失了當立法委員的資格了嗎﹖
    而且﹐如果建文要選總統﹐有美國人小孩﹐豈不是會有點麻煩嗎﹖
    這些問題還真是讓人傷腦筋呢。
  • Dear Sisi

    As usual, ur message always manage to make me laugh!哈哈哈!

    不過ㄋㄟ,這個雙重國籍的問題,就留給以後立法院跟政客們去炮轟吧。目前,先讓女主角生小孩去先,我可不想她在這篇小說裡從頭到尾都是懷孕中.......哈哈哈。  

    saphi 於 2009/01/15 15:35 回覆

  • lincyi
  • 對ㄚ 呵呵,歡迎來我的部落格參觀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